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场大雨将他们安排进同一辆计程车,一场车祸也差点让他们一起就医,这己经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说实话,自从下定决心不再和颜德君有所牵扯后,她就没想过彼此还有缘再见,即便见了面,也该是以陌生人的身分。

  罗云萝己经死了,对于颜德君而言,他心爱的未婚妻己经死了,哪天就算再遇见一个长相神似的人,也不会是罗云萝,而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所幸多年后的相遇,她脸上的口罩救了她,直到最后她离去了,口罩始终不离她的脸,两人终是如她所愿的当了陌生人,

  多年不见,颜德君的身体似乎完全痊愈了,可惜的是相遇在照明不佳的计程车内,她无法好好的看清楚他。

  不能说不遗憾,只不过从小到大经历过太多事,这样的遗憾只是小小的,在轻叹中就会消逝。

  雨夜过后至今快一个星期了,那一次为某个重量级亲戚而办的洗尘宴她自然没参加,她知道势必得找个时间再和林志麟的父母吃一顿饭。

  果然,吃饭的邀约很快就来了,地点选在大饭店的法国厅包厢,瞧林志麟那紧张兮兮的语气,想必这些日子伯母施在他身上的压力就像扛了部卡车般沉重吧?

  其实林家有两男一女,林家大哥早己娶妻生子,林志麟身为林家老二,林家二老本不会如此关注他,问题就出在林家小妹也在去年出阁了,于是家中仅存的“滞销品”就备受关爱的眼神。

  去年他家小妹出阁时,她就警告过他了二当初他还持不同的意见,认为家中有三个产品,销出去两个,最后一个不会这么急看要销。

  她反倒很想告诉他,他是长得体面,可举手投足间娘味太重,他家老妈也许怀疑很久了!就以他自己举的例子来说,应该是家中有三个产品,其中一个被高度怀疑故障,可苦无证据,在另外两个产品成功销售后,他们只希望这个瑕疵品能尽远销售成功。

  看吧看吧!现在二老担心的就是,她这个下订要买瑕疵品的顾客跑掉!

  她觉得林志麟和自己这个烟幕弹近期很有可能被逼婚,若到时她再帮不了忙,也只能说是他自作孽很难救!如果当初伯母怀疑他性向时,他索性开诚布公,这么多年过去,兴许当妈的早就可以接受儿子爱男人的事实。

  有些事急不得,有些事却是拖不得。

  罗泽香到达饭店的时间还早,她先到洗手间一趟,正巧接听到林志麟的来电。

  “……到了,我己经到饭店了。对啊,刚好在这附近。”她边走进化妆室边说话。“好,待会儿见。”结束通话后,她拉开其中一间化妆室的门走了进去。

  不一会她听到一道鼻音极重的男声。“……嗯,知道了。”

  罗泽香皱起眉,心中暗付,这男的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走错厕所了吗?这是女厕欺!不一会儿她又听到“喀嚓”一声。

  相机?!

  那声“喀嚓”像把剪刀一样,把她的理智线俐落剪断!一想到相机出现在女厕所能作的直接联想就是—偷拍。

  原以为这种下流的偷拍事件只会出现在火车站的公厕,没想到连这种五星级大饭店都有死变态敢来偷拍?!

  想到这,她的火气直窜脑门,一把推开门,气势汹汹的怒喝,“死变态!你在做什么?”

  她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长相堪琐的男人,并想好下一刻要往外冲、大呼色狼!可在看清楚变态那张合该长得卑鄙下流的嘴脸时,气势一整个鸟掉一

  颜、颜、颜德君?!天、夭呐!多年不见,他多了这项新癖好吗?

  “你、你、你……”颜德君是偷拍狂变态的打击,让罗泽香完全忘了此刻她可是没戴口罩的“全都露”状况。

  她的脑海中闪过最近正夯的富家子迷奸新闻、富家子吸毒新闻、富家子……这年头要当富家子是不是都得染上一些怪症头?而颜德君染上的是偷拍瘾?

  颜德君抬起头看清楚她后,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你……”

  “变、变、变……变态!”

  “谁是变态?”

  “不是变态拿相机进女厕千么!”这人感冒了吗?鼻音有点重。

  “女厕?”

  “当然是女厕!不是女厕我怎么会在这里?”才说完她的眼角余光便瞄到一排……一排整齐划一的小便斗?!她瞳目结舌的瞪大了眼。她、她又再度走错厕所了吗?再度成为男厕中偶尔会出现的女客了吗?

  这种时候绝对要懂得模糊焦点,找出对方更大的错误,自己犯的错自然会被淡化忽略。“那个……就算是这样,你还是变态!我听到了,你拿相机偷拍的声音!”

  “我没有偷拍。”

  “你就是偷拍!”

  争执不下之际,化妆室外传来男宾的交谈声,罗泽香一时心急,拿不定主意,便抓看颜德君的袖子又往厕所隔间躲。

  两名男士走进了厕所。“奇怪,刚刚好像有听到什么声音?”

  “没有吧。”

  罗泽香密切注意着外头的动静,听到这里才松了口气。头顶上方传来两道灼灼的目光,她知道是颜德君正在打量她,而原因实在太好猜了,这年头撞衫、撞鞋都引人注目了,更何况是撞脸?且谁不撞,还撞了一个往生者的脸。

  好在近年来戏剧小说多元化,有穿越梗,失忆梗、借尸还魂梗……她也受教不少,认真的思考要借用哪个梗?

  问题是无论哪个梗都需要罗云萝是存在的,即使肉体不在,魂魄也得在。不,人活看的时候她假冒人家,连死了她还要继续以她的身分活着吗?别闹了。

  那现在要怎么办?

  外头的人洗完手后就离开了,罗泽香硬看头皮抬起头来。“你、你看什么看!”对于颜德君而言,她不该是认识他的,那就这样吧。

  “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你的朋友林志玲?”

  “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