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初阶嘛,就找家气氛佳的餐厅两相放电,放到眼冒金星、电池没电时,就来个绅士颊吻,互道晚安各自回家。进阶则是找家隐密些的餐厅,最好是包厢或是有区隔的,可以舌吻加爱抚,这时化身半人半狼状态,但记得守住最后一道防线!至于高处不胜寒版嘛……

  ”

  “停,你可以不用说了!”算他没问。

  “怎能不说!不说的话前面就白说了,就像点了牛排,餐前酒、沙拉、浓汤、饭后水果、饮料咖啡都出现了,独独主菜被跳过。”

  “好吧,你说。”

  “所谓的高处不胜寒版就是约会地点、时间不重要,能滚得舒服的地方就是好地方。”

  “韦恩,你真是个禽兽!”

  “不听我的话你会吃亏的。”

  “所谓的吃亏是变不了禽兽吗?感谢天!”懒得理他,他拿起列印出来的资料就往外走。反正他没约过会,罗云萝对美国也不熟,只要能玩得愉快,彼此开开心心的,就算在公园里喂松鼠,啃土司都好。

  事实上,他们还真的这样约会过,因为她很容易取悦,一点点小惊喜就足以让她开心好久。

  韦恩说的步骤,他们也不全然是留在初阶。前天他送她回饭店,东西多了些,他帮她提上去,为了表达谢意她在他脸上一吻,那有些害羞的神情撩得他好心动,不禁拉过她,轻轻吻着她的额、颊、鼻尖……在她玫瑰色的唇上停了好久,停到自制力快瓦解,以为自己

  会更贪心,可终究因为她的害怕而打住。

  她紧张或害伯时,双手会做祷告状的搁在胸口,而他吻她时,她就是这样。毕竟还太年轻,彼此相处的时日还太短,这种事可以再等些时候。

  其实他很感激,未来要共度一生的人是她。

  大后天她要回去了,他想带她到远一点的地方,加上正逢周末,他打算到那个以产玻璃艺品出名的小镇走走。她对他送的那组对杯爱不释手,而那组杯子就是在那里订制的。

  这个计划直到昨晚通电话时他都保密,想等她上车后再给她惊喜。

  上了车之后,颜德君打电话给她,响了很久都没人接,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连续又拨了三通,电话才被接起。

  “云萝吗?”

  “嗯。”她天人交战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接听。她想过很多种和颜德君分离的场面,却独漏了今天这种状况—

  罗云萝发生车祸,重度昏迷,情况很不乐观。

  所以罗氏夫妇急召她回去。她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打算让这场李代桃僵的交易就到此为止。

  如果这场婚约以罗云萝车祸昏迷或身亡作为结局,颜家人基于人道立场不会撤资。可是,如果让她继续李代桃僵,难保哪天不会东窗事发,届时颜家觉得受骗,一怒之下不知道会对罗家做出什么报复或惩罚。

  “为什么不接电话?算了!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颜德君……”

  她人在哪里?背景有点吵,隐约还能听到似乎有广播声。“你怎么了?”她唤看他名字的嗓音带着笑,可是他觉得十分不对劲。

  “嘿!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喜欢你……真的。”有些话不说,以后她怕没机会说了。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终于,他听清楚背景音了,那是在机场吧?!“云萝,你在机场吗?”

  “你没有唤过我的英文名字,我叫Maya。”她不想到了最后,他还是唤看别人的名字,可不可以让她贪那么一次,就算只唤她的英文名字都好,起码这名字代表她。

  “云萝?”

  “Maya。”

  “Maya!为什么在机场,你要去哪里吗?”

  “嗯,我要回去了。”

  “回去?怎么这么突然?为什么?”

  人来人往的航站大厅,有不少赶时间的冒失鬼,罗泽香拿看手机的手被狠狠擦撞一下,手机飞脱了出去,待她再捡回来时,手机己经故障,没有任何回应了。

  连解释也不必了,相信颜德君联络不上她,一定会找上罗氏夫妇,他们自有一套急召女儿回国的说辞。

  她和颜德君的最后一通电话居然是以“为什么”作结……他将永远也得不到真正的答案,而她则永远也没有办法说出真正的原因。

  罗泽香这一趟美国行是哭着回台湾的。

  一个星期后罗云萝和死神的拔河终告一段落,她走了,在最青春如花般的十九岁。

  颜德君亲自飞往台湾捻香,没惊动任何长辈。

  不喜欢他的人,他也不要喜欢她!真的喜欢不会不守承诺的扔下他。

  在一个下看雨的傍晚,他捻完最后一次香,便将她赠予的平安结丢弃。

  雨越下越大了。

  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夜,罗泽香和颜德君再度遇见了。

  一场轻微的车祸,除了肇事者伤势较严重外,计程车内的三人,并没有人真的需要进医院。

  赶来的颜德君那方的亲友坚持将他送医检查,罗泽香则在婉拒后逃之夭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