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颜德君似笑非笑的看看她。“这些话就你敢说!亏我准备了东西要送你。”转身回座位,他拿出两个包看层层厚纸的东西,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那是两只厚玻璃杯,插画以镂刻方式呈现,再施以颜色线条。两个杯子合起来是一幅画,一棵大树下有一名男子倚看树千看书,有一名女子则在树下捡拾红色豆子。杯子分开还是一幅画,分别为男生女生各自在树下的休憩图。

  罗泽香讶异的看看那对杯子,眼眶红了。那个倚在树下看书的插画是她当年无聊时的涂鸦,不过杯子上的画技更成熟,而且她画的背景是书房而不是树下。

  “这图画是?”

  “就看你的随手涂鸦,请一个插画家完成的。如何?喜欢吗?”

  图中的男生部分是她画的,那女生呢?颜德君该如何向插画老师描述她?绑看马尾的十六岁女生,大大的眼晴,嘴巴小小的,穿看样式简单的洋装和娃娃鞋……她依稀记得,那天自己就是这样的穿看。

  她来对了!如果她拒绝了罗氏夫妇就看不到颜德君为她准备的礼物!从小到大,这是第一次有人送礼物给她,而且是订制品,全世界就只有这一对!

  “……喜欢!”她的情绪不禁激动起来。

  “这是第一年的生日礼物,第二年是一套洋装,第三年是一只镶着红色豆子和蓝宝石的银色手环。”

  罗泽香讶异于他变出来的这些礼物,“既然准备了礼物,为什么不寄给我?”生日礼物原来每年都有,他却都没有送出。

  “有些东西要确定能累积美好的回忆才送,如果只是徒增伤感,还不如作废罢了。”

  她听懂了他的话。“这些礼物,你花了三年才能送出。”

  那些礼物就像是他的心意,在对未来仍没任何把握时,他选择了不让她知道,和她维持淡淡的情分、安全的距离,直到身体情况逐渐好转,才安排了这次的见面。

  她心想,如果、如果他状况没好转呢?他似乎就不打算让她知道他的心意,这男人,真的让人很心疼!

  他什么都没说,她却听到最美丽、最深情的情话。

  “那你呢?打算送我什么?”

  罗泽香本来眼眶都红了,听到这实际的问题,有几秒反应不过来,然后她顿了一下,开始搜刮自己的全身上下,掏出任何可能当礼物的东西—平安结一条、相思豆长项链一条、蕾丝花边手帕一条、发带一条、随身携带的折叠式小镜、美金八十块。

  “那个……你喜欢什么都可以挑走,我不会介意的。”

  颜德君今夭算开了眼界了,第一次看到人家礼物是这样送的,但他还是将那条平安结挑走。“就这个吧。”

  “好。”上一次他也要了同一种礼物。

  “另外……”

  “还要挑什么吗?别客气!”

  “三年前你说过,如果对这桩婚事有意见,你会来拒绝,现在我要你的答案。”

  罗泽香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可罗云萝摆明要拒绝,才会在明知道订了婚的情况下跟别人私奔,那现在她要如何回答?

  “怎么?不愿意?”

  她摇了摇头。“在给答案前,我忽然想起之前才和朋友讨论过的问题,正好也想听听你的见解。”

  见他没反应,她继续说。“当你喜欢上一个可能不会喜欢你的人时,你会怎么做?”

  颜德君高深莫测的看着她,“你在暗示我自作多情?”

  她叹了口气,打开折叠小镜让他照。“来,要对自己的长相有信心一点。”

  “不过就一道题目各抒己见罢了。”

  “不怎么做。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要喜欢她。”

  “有时候也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喜欢。”

  “既然知道不能喜欢就不要去喜欢,喜欢了就别再说什么不能喜欢,明明是简单的是非题,为何非得弄成申论题。现在可以给我答案了吗?”

  颜德君做事果断,他不会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失意太久,有朝一日当他发现罗云萝不爱自己时,相信他能抽身。

  那她呢?当心仪男人要她罗泽香许下承诺时,她该不该给……

  “我愿意。”

  罗泽香在美国的那十天,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颜德君要上班,可一有时间两人便常常腻在一起。以前他身体不好,少有机会往外跑,如今要和未婚妻约会,他可是很认真的查资料、爬文,很努力利用周遭可利用的资源,例如一韦恩。

  颜德君收集了一些资料,还是不放心,他状似随口问问。“韦恩,和女孩约会,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你要初阶版、进阶版,还是高处不胜寒版?”

  颜德君扬眉,这些资讯好像Google不到。“说说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