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罗泽香狐疑的看了司机一眼。没办法,和她想像的落差太大,这感觉就像死刑犯被押解往刑场,都作好必死的准备了,忽然有人高喊刀下留人!

  走入了气派的大厅,一名褐发的着英人士走向她。“云萝小姐吗?”

  罗泽香讶异,他怎么一眼就认出她是“罗云萝”?也对,大厅里就只有她一个东方人,但更教她讶异的是,老外的中文发音少有这么标准的。

  不过她的英文能力也己非昔日吴下阿蒙!以前在台湾看到老外,她会闪得远远的,生怕他们问了什么,她完全爱莫能助,只能以“Oh,No No No~”惊恐逃离。

  现在不同了,看到老外她会微笑示好,然后大方攀谈,藉此免费学英文,能缠住一分钟就赚一分钟,当作一堂要千把大洋的一对一教学课程,她最高纪录曾省下三千大洋!

  为了颜德君当年的一句话,她可是准备了三年的英文,本想好好的秀一下,不过人家老外也许是拿她来练习中文,她也是OK的啦!

  “是的。”

  “我是协助颜先生的秘书,叫我韦恩就可以了。”

  罗泽香笑看点点头。颜德君的秘书?那个身体差到随时会倒下的颜德君真的可以工作了吗?这是真的吗?

  大楼的电梯一开,左右各有长廊,长廊又将办公室分两边,西装笔挺的善英们在各间办公室里忙碌穿梭。

  韦恩带着她往右走,每向前走一步她的心跳就加速些,最后他们停在某间办公室前,韦恩抡起拳即了几下门,接着替她推开门,自己则转身离开。

  罗泽香的步伐有些迟疑,顺看门板往内推开,她缓缓往前迈开。

  里头空无一人,不,在大桌子后方有张高背皮椅是背对看自己的,坐在上头的人是颜德君吗?

  椅子转了个角度,原先背对她的人露了脸。

  颜德君!果然是他!他看起来很健康,超乎她三年前要离开美国时的想像!也许是未见着他时想了太多,心情太沉重,如今见他一切安好,心上大石落了地,她的眼眶热了起来,情绪跟看狠狠翻腾。

  颜德君一脸兴味的看看她。“罗云萝,好久不见了。”

  罗泽香努力的“弄”住情绪,怕一说话就破功,她只点了点头。

  “千么不说话?我用的是中文而不是英文,有这么难回答吗?”

  她横了他一眼,只是越瞪他,心情就越激动,深吸了几口气后,她用流利的英文说。“颜先生,有几句话从见到你开始,我就很想说。”

  他扬眉。“请说。”

  “你真是恶质的王八蛋、坏胚子!”

  “……”

  “这样很好玩吗?平时不联络,也不许人家联络,每年就死板板的两张卡片,死板板的两句“平安。新年快乐”、“平安,生日快乐”,你当我这么好讨好吗?一年两张卡片就可以哄得我乖乖等你?!告诉你,我今年才十九岁,我要谈一场正常的恋爱,就算没人要,我也不要再等那每年两张卡片的问候!”真是!这些话明明不是她该说的,可颜德君就在面前,她就是常常忘了自己是罗云萝,直接反应出罗泽香的情绪,她是个失败的替身。

  颜德君凝视看她,一语不发。

  “你、你看什么?”

  “对你刮目相看,你的英文说得很不错。”

  “学来骂欺负我的人。”

  他站了起来,来到她面前,两人相差二十六、七公分左右,他得俯视她,“记得三年前,你曾经希望我在订婚时能穿上正式西装,其实三年前我穿了,但单薄如纸片的身材穿上西装,气势根本撑不起来,更显得病态狼狈,而那是我第一次在意起自己的外貌。”他当时还大大的发了一顿脾气。

  听了他的解释,罗泽香的心跳莫名加速!

  “我接受了治疗,花了三年的时间把西装撑起来。”他进公司工作是近半年的事,目前仍享有一些特权。早上十点前进公司,下午三点之后就可离去。

  他的体力还是不如正常人,可一直在进步中,且经过会诊评估,医师己停止对他用药,目前以营养和运动双管齐下的方式渐次改善他的身体。

  他果然很适合西装,给人气字轩昂、气势不凡的感觉。

  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三年前身材不好才不肯穿西装吗?为什么会在意起自己的外貌?是因为在意她,所以想呈现最好的一面给她看吗?

  她能这样想吗?还是她想太多了?

  “你、你完全好了吗?”眼前颜德君的状态己经是当年无法想像的好,可还是看得出些许病态。

  “目前这样的状态,有可能会持续进步,也有可能这就是极限了。”他的主冶医生、美国首届一指的免疫系统疾病权威对他抱持着相当的信心,可他一向不是个过度乐观的人,凡事持保留态度。

  “恭喜了。”

  “你还没告诉我,我穿西装和你当年的想像比起来如何?”

  她煞有其事的绕着他走了一圈,上上下下的打量,像是十分吹毛求疵的样子,接着回到他面前看着等待评价的他。“差了点,再胖个五公斤应该就完美了,下次见面我再评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