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有哪对未婚夫妻像他们这样,三年间只见了一次面,平时不打电话,不传伊媚儿?两边家长比当事人联络得还频繁。

  罗氏夫妇说,颜家老爷近年来心情好的不得了,对罗家很是照顾,对他家女儿更是疼爱有加,高档的首饰珠宝常买来送她,俨然是把她当未来的孙媳妇看待,半点也不像婚事不成。

  罗泽香一阵傻眼,这个二世祖,这三年间对未婚妻不闻不问,然后一句“我要见你”,罗家千金就得送到他面前让他见?

  “罗小姐,拜托你了。”罗太太一脸乞求。

  罗泽香很想问,他们难道都不会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委屈吗?算了,这真是笑话。

  这家人本来就没真的想把女儿嫁过去,贪的也不过是颜家的钱罢了,至于罗云萝,她又哪来的委屈?她也不是安分等看颜德君,而是跟别的男人交往,甚至私奔了。

  罗泽香在心中叹息,这样的婚姻真的会幸福吧吗?她这样帮着罗家,是不是助封为虐?

  三年前就知道颜德君是个帅哥,可多少得运用一下想像力。毕竟一个身高一八五的男人,体重却只有五十多公斤,说真的,还亏她有这么丰富的想像力。

  那三年后的颜德君会是什么模样?她想,她的想像力还差那么一点。

  上飞机时她想了好多事,飞机到达目的地往下降时,想的倒全是—三年不见,颜德君的样子变了多少?

  他是长胖了、成熟了,还是……

  颜家派了司机来接她,其实她多少有点失望,因为她曾期待看,会不会在航厦大厅就能看到他?如果真是这样,她该有什么反应?激动的奔向他,给他一个大拥抱?不对,他们没有这么熟,也许会害他僵如树干;还是该掩饰热血沸腾,装模作样的、成熟的给他淡淡一句

  “嗨,好久不见”?

  啧!假,真的好假!到底要用什么方式才能表达出她的想念,又不会过分热情的吓到对方呢?

  结果这难以抉择的情沉并没有发生,因为颜德君没有来接机。

  后来她想,他来接机的机率本来就不高,他的身体有多差她又不是不知道,沉且从罗氏夫妇那里也没得到他身体好转的讯息。

  上了车,她还是忍不住问前来接人的颜家司机他家少主子好吗?而司机也只是礼貌的微笑,说是老样子。

  老样子啊?就还是病怏怏的样子喽?

  她想起他因为体弱而对什么都不上心,活一天算一天,对未来全无期待的模样。

  明明过了三年,他还是过看同样触不到未来的生活吗?罗泽香的心倏地揪疼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都要求自己不要投注太多的注意力在颜德君身上,她就怕自己会同情、难过,心疼……心疼呵,对一个异性产生这样的情感是很危险的,毕竟对于颜德君而言,她什么也不是。

  因为什么也称不上,她安守本分、她努力忽略,甚至遗忘,后来她才明白,所谓的遗忘得先“遗”才会“忘”,先丢弃、抛下了心绪,才能忘却。

  而她以为自己抛下了对颜德君的特殊情慷,可真的是如此吗?那盒红色豆子为什么要藏得那么隐密?为什么舍不得丢掉?后来她甚至将它用混搭元素串成了流行的长项链。

  她压根没能遗忘,才会在知道他的情况一如三年前时,心这么沉。

  从机场到颜家四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里,罗泽香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想像里。

  颜德君的身体状况一直没好转,是不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愿和罗云萝过从甚密?是不是故意拉开彼此的距离?当年他不也是这样,想要罗家先拒绝婚事,也正因为这样,重然诺的颜老爷才会多费心照顾罗云萝?

  三年后颜德君主动要见她,是不是想为三年前的约定做个了结?越想她心情越低沉,也许这趟美国行的结局会是严肃和悲伤的。

  太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连车子停了下来,罗泽香都没有察觉,直到司机为她拉开车门,一句“小姐”才拉回她的注意力。

  “嗯……到了吗?”外头的街景让她有些错愕。“这里是……”

  车子在某栋光看就令人很有压力的企业大楼前停下,看着里头进进出出的人,个个脸上都写满自信,活似能进出这里就等于被标上“英”两字似的。

  司机说。“少爷在里面等你,进去吧。”

  “他在里头?”

  “是的。”

  “这里……不太像医院。”

  “是的,这里的确不是医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