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一年,罗泽香刚满十六岁。

  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有张出落得越发标致的脸,然而如同搪瓷娃娃般惹人怜惜的模样,却有着需要草一般的韧性才能活下去的背景。

  父母不详的孤儿受育幼院的庇护只到国中毕业,高中就得四处打工赚取学费,事实上,上了国中后她就一直偷偷打工。

  她从小就喜欢涂鸦,素描是自学的,美术天分算不错。她想念美术相关科系,将来考艺术大学,可惜的是,她哪来的钱继续念书?

  订婚时,颜德君没穿正式的西装,只穿了衬衫、羊毛背心,外加毛呢风衣外套。罗泽香其实也猜到这个脾气别扭的大少爷不太可能把旁人的渴望列入衣看选择的考量。

  没看到是有些失望,不过可以理解,毕竟在两人独处的时间里,他们后来意外的吵了一架,直到方才他替她套戒指时,脸色还是阴沉沉的。

  订婚仪式简单隆重,十六岁的罗泽香不能喝酒,她端了杯葡萄汁站到窗前,屋里的热闹奢华和她好格格不入。以前的她是那种只能站在外头羡慕的看看里头衣香鬓影的人,如今成了其中一员,才发觉原来没这么喜欢。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英文太破,有语言上的隔阂,距离变得更大。她也知道在场有不少人对她感到好奇,有友善的,也不乏眼神透看不怀好意的,而她一律公平的有听没有懂。

  再一天她就要回去了,为这趟美国行画下完美的句点。

  她嚷了口葡萄汁,远眺庭院里扶疏的树影。

  “你在这里千么?”

  罗泽香回过头,看着站在几步外的“未婚夫”,他正半倚着石柱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人高气质好就是吃香,即使一般人做起来会像混混的动作,他就是一整个贵公子的雅痞风情。

  订婚宴到现在才过了不到一个半小时,颜德君己经回房休息了两次,他的体力常常无法负荷对于一般人而言稀松平常的活动。他也不是不想逞强,但每每任性的结果就是他的身体完全不配合的说倒就倒。

  问她怎么这么清楚?之前在那株“有剧毒”的树下,她就亲眼目睹这一幕!他毫无预警的瘫软下来,整个身体的重量就挂在她身上,害她也撑不住的往后坐倒。

  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脸色透着不健康的红,紧蹙的眉,微弱却急促的呼吸,这样的情况,他居然还笑得出来,那笑容嘲讽而悲哀—

  他微睁开眼。“感觉到了吗?你的一辈子我根本背不动,你也没有够坚强的肩膀负担我的一切,这样的男人……你还想嫁吗?”还是不忘说服她放弃。

  “不管我想不想嫁,你的人生是你的,你有义务把它变得更好,这是你最起码应该承担的事。”

  “也许日前的状态就是我最好的状态了。”

  “是你把这种状态变成你最好的状态。我听说了,你是最不合作的病人。”

  “合作又怎么样?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己。”

  “颜少爷,你还有失望的机会,那是因为你生在富豪家,有些人连尝试后失望的机会都没有,你知道你是那些人多么羡慕的对象吗?”她想起育幼院的一个朋友,他也是生了一种很烧钱的富贵病,但育幼院哪来的资源?他走的那年才十岁。

  “你又知道什么!”

  “我的确是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你其实还满胆小的。”最近医学权威机构似乎开发了新药,用在这种免疫系统有问题的患者身上成效显看,这也许是个机会,不过她听说这人居然拒绝?!

  “胆小?你说我胆小?”

  见状,医护人员忙着制止,“罗小姐,颜先生不能激动。”

  “我说的是事实,要不是被说中,他大可一笑置之,有什么好激动的?”气到苍白的脸都红了,这位美少年真是身体差、脾气也差!啧!

  那一场短暂的吵嘴随看订婚仪式的开始告终,罗泽香挺意外的,原本想说之前气到他脸色又青又红的,也许订完婚后直到她回去,他想必会把她当透明人或者来个相敬如冰以待,没想到他会主动搭话。

  她笑了笑。“我在问外头的那些树。“你们真的叫毒箭树吗”?”

  “他们怎么回答?”

  “他们叫我问你。你要告诉我吗?”

  “他们真的叫毒箭树。”

  罗泽香横了他一眼。“不说算了!”

  “你只要告诉我,你一整个下午在我书房里打的那个叫什么结,我就告诉你。”

  咦?真的打算言归于好啦?“我以为你除了书中的黄金屋,什么都看不见呢!那叫平安结,很漂亮吧?”

  “我又没看清楚,怎么知道它漂不漂亮。”

  罗泽香从小包包中拿了出来,递了出去。

  颜德君端详了一下,很自然的收下它。“平安结,我想我比你需要它。”

  她征了征,笑了出来。“嗯。”

  “我没有准备送你的礼物。”

  “没关系。”

  “真的想要礼物,下一次来记得跟我要。”

  捕捉到颜德君一闪即逝的不自在,罗泽香笑得很开心。性子冷漠的男人偶尔出现这种害羞的表情,其实是很大的萌点哩!挺赏心悦目的!

  “好。”他这是在约定下一次见面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