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就一起搭吧,反正同一个地方。”高大乘客作出了温暖的决定,可他天生偏冷的嗓音在这雨夜听来更显得冰冷。

  男子的嗓音低沉慵懒,带着冷调,如同柔软的丝绸中裹着利刃,给人客气有礼却永远与人保持距离的感觉。

  明明是适中的音量,罗泽香的反应却像是身边打了一记雷似的,她猛然侧过头,露在口罩外的眼睛越睁越大,透着不敢相信。

  他!真的是他!怪不得方才她就觉得这乘客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

  是颜德君!老天!真是他!但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美国?

  颜德君一身西装笔挺,肩上和裤管有着被雨打湿的痕迹,头发也沾了不少雨水,可模样一点也不显得狼狈。他专注的讲着手机,没发现身旁的她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是,会迟到个约莫五十分钟吧,不必了,我叫了计程车,不过是家宴不必这么拘束……”结束了通话,身边两道“火辣辣”的视线很难不引人注意,男子侧头看罗泽香。“你想借手机吗?”

  闻言,罗泽香回过神,紧张兮兮的摸着脸上的口罩。“不、不必了,我有。”不过经他一提醒她才想到,这种情况一定会迟到,得先打个电话给林志麟,免得那个紧张大师以为她出了什么事。

  她忙着从包包找手机要打电话,一阵摸索,这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手机和钱包都放在玄关处的鞋柜上忘了带,又连带想起她装在纸袋里要换的高跟鞋也没带!

  她低头看了眼脚上的防滑老人拖,沉默了很久。

  等一下她要穿着这身颇正式,还小露香肩的洋装搭老人拖进饭店参加宴会吗?那她还真的会成为此次宴会中不可错过的一道“疯”景!

  她神经是有些大条,可心脏偏偏很脆弱,禁不起这样玩自己。

  “那个……”虽然隔着口罩说话,她还是刻意压低声音,“如果不介意,可以借我手机一下吗?”

  飞扬的剑眉一挑,将手机递了出去。

  “谢谢。”接过手的手机还有前一位使用者留在上头的余温,她的心绪因而波动了,眼眶也热了……这人可还记得她送过的暖暖包,也是这样的温暖,或者该问的是,他现在还这么怕冷吗?

  深吸了口气,罗泽香收敛心神,有些事没有意义就不必想了。她输入了林志麟的手机号码,按出拨号,第二声铃响就被接起,可见对方很注意来电状况。

  “志麟吗?不好意思,我会迟到。手机是别人借我的,不,我不认识。”她左手拿着手机讲电话,右手习惯性的在大腿上画圈圈。“……一言难尽,见面再说,还有我忘了带钱包、手机和……高跟鞋。”

  倾盆雨夜的计程车里,只要不自曝其短,基本上没人会注意到别人脚下穿了什么,可她一说完,便能感觉到连司机都透过后照镜看了她一眼,这让她更没勇气对上身旁男子的视线。

  结束通话后,她小心翼翼的奉还手机。“谢谢。”

  手机交还给原主人后,距离目的地只差几个红绿灯,此刻只消等待目的地到达,这场不期而遇就会结束。

  她不禁心想,两人的缘分真的好特别。

  莫名的开始,莫名的结束,也许根本不算开始,自然也谈不上结束,毕竟和他的那一段,她根本不是自己,这样又如何算得上有开始和结束?

  车子在一处十字路口遇上红灯停了下来,几秒后启动,侧边一辆硬闯红灯的车子直冲了出来,计程车司机反应极快的将车子开往旁边闪躲,可那辆车还是因为打滑而擦撞上来。

  眼见这场事故免不了了,罗泽香想都不想就向一旁的颜德君扑抱过去,紧闭上双眼,脱口而出。“德君!”

  命运不是只安排他们不期而遇吗?那就该不着痕迹的结束才对,现在又发生这种事是怎样

  不过瞬间,周遭安静了下来,罗泽香却还听得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怦、怦、怦”的快速跳着!她吓得目光呆滞,狠狠喘着气。

  外头的雨仍下着,挡风玻璃前的雨刷仍卖力挥舞着,她还看到计程车司机气呼呼的下车找人理论……她想,应该没有事了。

  “小姐,你没事吧?”

  头顶的方向传来声音,罗泽香抬头,发现有张脸正俯视着她,但她仍处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沉默加恍神中。

  “没事的话可以松手了吗?”

  她一怔,这才发觉自己整个上半身都扑在他身上,双手还紧紧抱着他!罗泽香忙坐了起来。“我、我……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不过你方才怎么会唤我德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她一惊,心漏跳一拍,力求镇定的回答。“你刚才讲电话不是提及了?”事实上并没有,她糊弄他的。

  “我们不认识,你唤陌生人的名字会唤得如此自然?”更何况是在方才那种情况危急的时候。

  “那个……其实装熟一向是我的个人特色,你不觉得这是认识朋友最快的方法吗德君先生你好,相逢自是有缘!我叫罗泽香。”

  “……”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他无言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