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年后。

  房里,一张原木大桌子,一盏高脚照明灯,加上一道娇小纤细的身影,形成现在这幅画面—女子的上半身几乎趴在原木桌上仔仔细细的为图稿上色。

  年轻女子有张清丽甜美的脸蛋,波浪长发用了一只鲨鱼夹轻松挽起,几撮不安分的发丝挣脱夹子垂落在香腮两侧。她上半身仅着纯绵小可爱,自在又舒适,下半身也只穿了一件舒适的绵质内裤。

  画图时她讲求舒适感,身上的布料越少越好,还曾有一次刚洗完澡忽然灵感一来,连衣服都没穿就趴在桌上画草稿,好死不死室友推门而入,彼此怔了几秒,两人同时尖叫!

  自那时起,她就常被室友嘲笑有怪癖,而她也意识到,总不能把自己的舒适感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吧?要是这样,她就是名符其实的变态了!于是在自家作画时她身上起码有两块布,上下各一块,虽然少少的、薄薄的,但聊胜于无,也代表了她的诚意。

  她五官中最出色的一双大眼睛此时正全神贯注的盯着色铅笔捺擦过的地方看,她正在为一朵三色堇上色,深紫、浅紫、黑、黄、橙黄色等色铅笔轮番在十指间交换轮替,很快的一朵栩栩如生的可爱小花在她手中完成。

  她站直了身子,退后一步看成果,手机铃声也正好在此刻响起。看了下来电显示,犹豫了两秒,她叹了口气,还是接起。“喂,干啥?如果是要画稿没有,烂命一条。”

  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阵哀怨的低沉嗓音,明明是很男人的声音,语调却太过娇柔。“哎哟,我要你的命干么,我还等着你救命呢!救命呐~小香。”

  罗泽香翻了个白眼。只要听到救命两字就知道和画稿没关系,若是迟交画稿,要喊救命的人是她,不是他。

  林志麟是家以儿童出版品为主的大型出版社老板,也是她的金主外加手帕交,偶尔对方还会搬出“救命恩人”这身分来柔性威吓她一番!

  一个身高近一百八的帅哥是她的手、帕、交?没错,不是哥儿们,是手帕交!要说姊妹淘她也不反对。

  是的,她的手帕交林志麟先生是个Gay,是个喜欢高大猛男的玻璃圈人。

  一想到他让她救的是什么命,罗泽香忍不住再叹了口气,“林志麟先生,你知道本人在赶稿吧?这本儿童绘本再三天就截稿了,我已经熬了两个晚上。”

  “是啊,而且后头还有和陶瓷厂合作的图稿,还有编辑们也支持你再画一部童书参赛,还有……”

  “停~你要找我帮什么忙直接说吧!”等他说完她后头的工作,她怕会自暴自弃的不画了,因为工作怎么也做不完。

  还说什么参赛用的童书哩!她这人欲望瘦瘦的、心愿小小的,绘图只是兴趣外加糊口,对于比赛拿奖,也许哪天奖杯用纯金打造时,她会考虑参加。

  “小香,你真是快人快语!”

  “伯父伯母又要约吃饭了吗?”她这员工真的还满好用的,除了公事外,三不五时还得充当女友烟幕弹,让他带回家遮他家两老的眼!

  “非你不可嘛。”

  “少来!早点向伯父伯母坦承你爱的是男人,就不必不时的找我充当女友。”他也不想想,她真的很讨厌骗人,骗了人还不知道有什么报应等着她呢!

  更何况,两老的逼婚行动可是越来越明显,她真怀疑自己这颗烟幕弹还能撑多久?不会到时候她还得鞠躬尽瘁的陪他步上红毯的另一端,当他的新娘,继续烟幕弹的一生吧?

  别闹了!虽然找个男人嫁,从此以后过着王子和公主的幸福快乐日子不是她的毕生职志,可嫁给同性恋,每天上演我的男人爱男人的戏码,她一样也不向往。

  “给我一点时间嘛。”

  “七年前你就这样跟我说,七年后还叫我给你时间?”她的火气往上冲。打从七年前在美国最穷愁潦倒的时候认识这厮、他对她伸出援手后,这只“手”就不肯放下了,原因很简单,他也需要有人对他伸援手!

  而她这援手一伸就是七年!她当了七年的伪女友,专陪他回家和父母吃饭用,以掩饰他喜欢男人的事实。

  “七年前我可是二话不说就挺你呢。”他这辈子做过最英雄的事,大概就是捡了罗泽香回家。那时的她欠了房租被恶房东在大雪夜撵出来,而他也正好遇到麻烦。父母去美国探望他,他说好要带女友回家吃饭,可收了两百美元的伪女友却放他鸽子。

  因缘巧合下,两人帮了彼此,只是对于当年才十九岁的她为什么会只身出现在美国,罗泽香不曾提及太多,而他觉得只要是人都有不能说,或是不想提及的事,她不主动提,他也不问。

  “你现在是在向我讨人情吗?”对一个熬了两天夜的人,别奢望她的脾气会太好!

  “事实上你也可以解读成我在告诉你,我的义气会一直存在。”

  “屁!”

  “女孩子不可以说粗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