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谢谢,还能爱你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殡仪馆内设置了一处备极哀荣的灵堂。

  往生者生前最爱的白色蝴蝶兰和黄色跳舞兰铺成花海摆在堂口,在人生的最后一程陪伴她。

  这几天风大,几朵蝴蝶兰和娇弱的跳舞兰被吹得翻飞离枝,在地上翻滚着,停停走走像是欲乘风归,可终究依依不舍。

  案上摆着几样素果和鲜花,从遗照看来,往生者年轻得令人惋惜。

  是的,往生的女孩才十九岁,正是人生最璀璨的开始、最青春美好的年纪。

  传统说法,只要女子在未婚前往生都算早夭,依古礼父母长辈不得送行,甚至移棺火化时,父亲还得手持木棍抽打棺木,斥责其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不孝。

  所以守在灵堂的皆是平辈,少有长辈参与。即使如此,罗家是为宗亲大族,场面并不寂寥冷清,只是家族太大,年轻平辈间彼此生疏,互动不多。

  不过罗家虽算富裕,可灵堂排场还是过于铺张,且现场除了罗氏同宗,到场致意走动的还不乏名人后辈—这得归因于罗家有个豪门中的豪门当姻亲。

  说姻亲似乎太过了,可订了婚的男女,即使后来天人两隔、无缘结亲,勉强也能算有名分。

  时候还早,天色却渐暗,不久即飘下细细雨丝。

  一辆令人侧目的黑色劳斯莱斯停在灵堂不远处,司机随即下车拉开后座车门,一名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的男子先行下了车,手脚俐落的撑起一把黑伞,接着一名身着黑色西服的高瘦年轻男子才步下车。

  年轻男子身形单薄高,墨镜遮去泰半的脸,苍白的脸色更显出飞扬浓眉如墨,漂亮薄唇的唇色却略显黯淡。即使因墨镜遮掩而无法一览男子全貌,却也依稀能看得出是少见的美男子。

  男子走到灵堂前上了香后,即走到一旁安静的待了下来。周遭的人莫不偷偷投以好奇的眼光,只是碍于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和一旁大块头保镳的臭脸,没人敢向他攀谈,期间上前说话的只有死者十四岁的妹妹。

  男子待了约莫二十分钟后便离开,这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什么也没做,只是盯着堂上相片看。

  离去时雨势变得更大,他稍稍抬起头看着天空,然后迈开步伐离开。

  “方才那是谁啊?”

  “不知道,我这几天都待在这里,他每天都大概这个时间来,只是捻个香,然后静静的待在一旁,约莫十几二十分钟就走了。”

  “他不会就是跟云萝订婚的那个富家公子吧?”

  “不会吧?不是听说那个人的身体很差?怎么可能专程从美国飞回来给她捻香?人家可是豪门贵公子呢!”

  “那又怎样,未婚妻车祸死了,飞回来一趟,捻个香不为过吧?”

  “是这样没错,可是云萝对那未婚夫似乎不怎么中意,每一次我好奇的问起,她总是没好脸色,不是不愿意多说,就是凉凉的一句‘这么好奇啊,送你好了’。”

  “是喔?可是如果刚才那高个儿真的是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夫,长得很好看呢。”

  “长得好看身体不好有什么用?没听说喔,女人守寡事小,守活寡事大。”

  “你这人嘴巴真坏!”

  一群年轻人吱吱喳喳的边折纸莲花、边八卦,浑然没注意到高瘦男子走向车子的途中,原先紧握着的左手一松,有样东西掉进小水洼。

  车子走了之后雨势变得更大,此时由暗处走出一道娇小纤细的身影,她走向小水洼捡起了那东西。

  平安结—这三年来他一直很宝贝的、随身携带着的东西,他终究还是舍弃了吗?

  看着手中湿答答的编织品,她想起了记忆中的一段对话—

  “当你喜欢上一个可能不会喜欢你的人时,你会怎么做?”

  “不怎么做。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要喜欢她。”

  “有时候也不是不喜欢,而是不能喜欢。”

  “既然知道不能喜欢就不要去喜欢,喜欢了就别再说什么不能喜欢,明明是简单的是非题,为何非得弄成申论题。”

  看着手中曾被视为宝贝的平安结,女孩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

  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不要喜欢她。所以呢?罗云萝不喜欢他,他也做了明智的抉择了是吗?

  是啊,这真的很像是颜德君会做的事。

  最终他们的缘分就像这条平安结一样,在他丢弃的时候也结束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