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面对谷丹橙的字字如刀,高允琛可以理解。“丹橙,如果那时候的我没有喜欢你,我……不会有那么大的罪恶感。那时的我既盼着你多喜欢我一点,又希望你不要喜欢我。”

  谷丹橙皱着眉,不确定的问:“因为你已经有了老婆,谷青苹?”可他的神情很矛盾,不单单只是想劈腿的挣扎。

  如果真这样反而容易解决!高允琛在心中叹息,“因为……”

  谷丹橙瞬也不瞬的直视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

  “你是我大哥很在意的女孩。”

  谷丹橙讶异到无以复加,她想过了太多太多的理由,却不曾想过这个。“……我不认识你家大哥吧!”连见都不曾见过,何来的喜欢?太荒谬了!

  “在美国谷青苹曾向我告白,我拒绝了。可她时不时的往我家跑,藉着我大哥喜欢的化学接近他。那时大概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以为她是不是喜欢上我大哥?这种事……我很难阻止,难得有异性愿意花时间陪伴大哥,而且我观察了一段时间,他们聊的的确是化学,后来我才知道……谷青苹常利用聊化学的机会把你带进话题,她一反常态的对你赞誉有加。”

  谷丹橙想起在宴会中高明明说的话,那时候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现下总算明白为什么了。

  谷青苹真的好可怕!

  “我哥因为生病的关系和异性几乎没什么接触,可他却在谷青苹计划性的推销中喜欢上尚未谋面的你。等我发觉不对劲时……太迟了。我哥……非常非常的喜欢你。”谈到他大哥的苦闷暗恋,他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可能活不过二十五岁,对你的那份情感他一直是很压抑的。他不让人家知道,包含我。我记得你说过,曾经在一个国际的化学讨论网看到FatOrange的网友,那时你以为那是我,其实那是我哥。后来我才知道,你常上那个网站,昵称又是谷青苹提供的。”

  谷丹橙有些讶异,原来,她也不全然和高家大哥没有交集。

  “那段时间……他很开心。在那种情况……我没办法告诉他,我也喜欢你。我哥是个十分敏感的人,在谷青苹设的陷讲之下,我甚至只能保有认识你,却不熟的淡漠关系。”

  如果是别人,她可能会损上几句,可听闻过高允琛和他大哥的感情,谷丹橙只能叹息,所以她可以理解他方才说的——如果那时候的我没有喜欢你,我……不会有那么大的罪恶感。那时的我既盼着你多喜欢我一点,又希望你不要喜欢我。

  原来这些话不是因为他心里存着另一个人,而是这样的情况。

  现在慢慢回想,十七岁那个时候,她明明感觉到高允琛的情意,他却始终没有回应,竟是因为这个原故。

  那样关于别人埋在心中的情事,牵涉着自己的爱恋和兄弟之间的情感,他说与不说都不对。如果是她,也只能选择沉默,她忽然对那个时候的高允琛感到心疼,那个时候的他痛苦绝对不比她少!

  他的不告而别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而且是在他大哥病危之际。

  两人相对无语。

  “那你……又为什么会和青苹结婚?”

  “回美国后,我大哥一直处于高烧昏迷。在那种时候,但凡有一些希望,无论什么方法都得试。也不知道谁提及了冲喜,家里有婚宴喜庆都试试。那时明明还小,能冲喜的大概只有我娶,因为这事情隐密,选来选去就只有谷青苹这个选择……”也因为实在无法可施,为了救大哥,他连这看似迷信的方法也要一试。

  他只这样说就没往下提。谷丹橙大概可以想像谷青苹大概又演出一位令人感动的好女孩角色。

  装柔弱、识大体、温婉可人一向是她的拿手戏。

  “我那时恨透了她,在她毛遂自荐之际我就告诉过她,要她自己想清楚,她可以得到高允琛妻子的头衔,可我不会视她为妻子,在我心中,她只是个外人!那场婚礼……一来时间紧迫,二来我坚持,观礼的人很少。

  “谷青苹的妈知道女儿的心思,得知她有机会嫁给我时,自然是赞同。你父亲那时可能心中有人选,知道宝贝女儿的婚礼既不隆重又随意,还是给人冲喜用的,只怕会闹了起来,所以那婚礼女方就只有张晓凤和张振国两姐弟,和几个朋友出席。至于你父亲,他们打算事后再告诉他。”其实他和谷青苹结婚,他很怕这消息会传到谷丹橙耳中,幸好她去了英国。

  怪不得上一次老爸在家庭聚餐时才会那样生气!谷丹橙暗忖。“婚后我哥虽然奇迹的醒来,但不过两个月后就走了。”

  气氛凝重,谷丹橙感觉得出高允琛大哥的撒手人寰对他来说,应该是前所未有的打击。

  “办完了后事又隔了一阵子,我向谷青苹提出离婚的意思,许她一笔钱财,可她怎么也不肯答应。这事就一直拖着,我忙德信的事业不可能成天缠着她离婚。有一天我收到一匿名信函,里头放了她和不同男人的不雅照,我才知道她在大学里关系不单纯,而且里头还有她的指导教授,事情一掀,她的学历、论文……一定会被拿出来检视讨论。

  “这件事可以拿出来逼她离婚,可……说真的,这样的伤害太大,只是因为想离婚,没必要这样对付谷青苹,后来就发生张晚凤被追讨赌债的事。听说这并不是她第一次被追讨赌债,几年前的五百多万是你父亲付的,扬言再有下一次就离婚,谷青苹大概真的没办法才找上我,也同意离婚。”

  “张晓凤……欠了多少?”

  “近两百万美金。”

  谷丹橙叹息。

  “在离婚之后,我和谷青苹便没了往来,我想她大概觉得很没面子,这才没告诉张振国。”

  “离婚后……那时你、你为什么没找我?!”这样听起来,他们离婚也好些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