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老天究竟给她一场什么样的闹剧?她觉得自己像极了小丑!

  之前谷青苹暗示、明示她都努力的不信她,觉得她不是骗她,就是一定有什么误会,她把谷青苹无论是有意、无意让她看到的事都当成戏来看,可现在……高允琛在场的情况,张振国说出这样的话,他不是该说些什么吗?可他没有!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有些回避着她的目光。

  是真的吧?高允琛真的、真的和谷青苹结婚了?那么也就是……她是介入人家婚姻中的小三?!

  她忽然觉得有些晕眩。那是她这辈子最无法忍受的事,她身子晃了一下,高允琛忙扶住她。

  “丹橙!”

  谷丹橙突生出来的一股蛮力挣脱了高允琛,转身就走。

  高允琛马上追上,谷青苹直觉的想阻止他。“允琛!”

  高允琛止住了步伐,忽地转过身来到她面前,脸色铁青,态度冷酷,如果下一刻他痛揍谷青苹一顿都不会有人怀疑。他以一种冰冻三尺的眼神直视着她,然后用两人听得到声音说:“你在梦寐以求的美国大学任教,却舍弃那里的光环回这里任教。听说有很有趣的内幕!你要不要听听我的版本,看看我手上的东西?”

  高允琛看着谷青苹脸色一点一点的失去血色。“会给人好看,能够玩手段不是你的专利。”

  看着高允琛离去的背影,谷青苹忽然感觉一阵恶寒,腿一软,差点站不住。“青苹,这……”张振国错愕。怎么现在年轻人的关系这样乱?

  谷丹橙方才挫败伤心欲绝的神情已经无法带给谷青苹快乐了。她焦虑的想着,高允琛到底知道了什么、手上又掌握了什么?

  高允琛快步往外追,总算在饭店门口前看到谷丹橙。

  “丹橙……”

  “你不要过来!我想静一静!我暂时不想见你……”

  谷丹橙狠狠的窝了三天。

  每当遇挫折或是不想面对的事她就会藉此逃避现实。以前她常常会在这种时候梦见五岁那年的点点滴滴,那些曾经是她最美、最没有负担的美梦,靠着那些不会再起变化、能够牢牢抓住的快乐疗愈现实生活中无法掌控、找不到着力点的心。

  可狠睡的这两天除了恶梦连连,她并没有梦见五岁那年的事,她觉得有点悲伤,连这样的小确幸都远离她了吗?

  睡觉的疗愈效果去了一半,谷丹橙索性不睡了。

  这三天她跑到孟亮晴的别墅借住,那里平常没人,只有在假日时,或她老公回国时,两人才会到这里当度假用。何菱不喜欢山上的潮湿感,倒是鲜少前往。

  对于谷丹橙某日忽然跑来向她借钥匙,孟亮晴察言观色后,她将钥匙递出,淡淡的问了句,“这一次要住多久?”

  谷丹橙红了眼眶没说话。

  孟亮晴叹了口气。这孩子每次受了伤就是这样,平时妙语如珠,真正该找个管道好好倾诉时,她又习惯一个人承受,可她想,这也是成长环境所造就的要强性子吧。

  到谷丹橙拿着钥匙要离开时,她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当然她什么也没浼。

  谷丹橙到了别墅,随便盥洗后,市内电话线拔掉、手机关机,倒头就睡。孟亮晴知道她的习惯,倒也不担心。

  与世隔绝了三天,事情绝不能一直逃避着,走进浴室一阵梳洗,她原本浑噩的脑袋清醒了些。走回卧室,她盯着桌上的手机盯了许久,叹了口气的将手机开机。

  二十一通未接来电,有十八通是高允琛的贡献,另外孟亮晴一通,何菱有两通。

  这样的比率分配有点怪,她以为谷青苹应该会在事发后急着找她才对,可没有,她手机里没有任何一通她的电话,连陌生的手机号码都没有,这种情况有点不寻常。

  高允琛最后一通电话的显示时间是昨天中午,之后就没再打了。也是,他起码展现了诚意,十八通,也够了!

  外头灰蒙蒙的一片,似乎下着细雨。这样的天气和她此刻的心情倒是相互呼应。她拉开落地窗帘,本想推开通往小阳台的玻璃门,想走到阳台上去,可帘子一拉开,远处一个高瘦人影让她忙把帘子又拉了回去。

  高允深,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吞了吞口水,深呼吸后她又拉开一小缝的帘幔看一眼。

  果然是他!

  他怎会知道她在这?嫌疑犯只有两个可能,孟亮晴或是何菱。她比较怀疑后者,可何菱应该不晓得她在这……孟亮晴并不是个守不住话的人,有时她的行踪就连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见得会说。六神无主的来回走了几趟,她决定打电话给孟亮晴。

  电话响了几声就接通。“晴晴阿姨,那个……”她不知道该怎么问。

  孟亮晴倒是大方说:“你打电话来问我,高允琛怎么知道你在别墅那边吗?!”

  凶手原来是她!“晴晴阿姨你……”

  “你来找我的隔一天高允琛一早就在我的研究室外等我了。看他一脸的疲惫,不是没睡好,大概就是一夜没睡。”孟亮晴一看到高允琛立即就认出,他就是多年前谷丹橙带来研究室的男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