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我说你啊,听我的话到我任职的学校不好吗?偏偏到那种私校去,我的面子……”谷腾丰不高兴的嘀咕。

  张晓凤忍不住拉了一下老伴,偷看了谷丹橙的反应,只见她脸上全没有表情的温吞吞的吃着侍者刚上的菜。

  “成阳没什么不好啊,我瞧丹橙就在那里过得不错。”

  谷丹橙差点没翻白眼,吃顿饭可不可以让她吃得安心点,有事没事就得扯她一下,她不发表一下意见好像对不起这顿饭。“我过得不错不见得适合你,毕业自哈佛这样的名校,之前待的又都是知名大学,成阳是委屈你了。”

  “高允琛不也在那里担任客座?”

  这样的事她知道?!是那天在成阳聚会有人提及?如果不是,这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为什么谷青苹会知道?

  “他啊,到那里任教虽说只是客座教授,那才真是委屈。”她舀了勺热汤。

  “之前听他说过,我还劝过他。”

  那种亲密的口吻谷丹橙不舒服起来,忍了忍,终究是没忍住。

  “你和他……有连络?”和高允琛交往至今,他们不曾提到谷青苹,她一直以为他们没怎么连络,甚至早就不连络了。

  “我们……很好啊。”羞涩的一笑,那像是谈论到情人般的笑容让谷丹橙既诳异又倍觉刺眼。“对了,改天我们约喝杯咖啡吧,你也好多年没见到他了吧?”

  谷丹橙感到一阵妒火,正要开口求证,谷青苹的手机响了。

  “允琛,怎么样……”她甜蜜的笑着,向谷丹橙致意了一下离了席,走到包厢外通电话。在她走出去没多久,谷丹橙也借故离开,一出了包厢后没看到谷青苹的身影,她拿起手机拨打高允琛的电话,一连打了三通都是在通话中。

  他……真的是在和谷青苹通电话?谷丹橙心情沉重如铅。不自觉的又想到谷腾丰说溜嘴的婚姻,那婚姻的对象是高允琛?不!应该不是,如果对象真的是高允琛,谷家二老不乐坏了,可谷腾丰方才的神色显然很不满意。

  再说,谷青苹如果真的结婚,又为什么谈到高允琛的模样像是提到情人?高允深是她的情人?不可能!高允琛的性子她信得过,他不是那种心里有着其他女人,还可以若无其事的和她亲热的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谷丹橙神伤的紧蹙着眉。

  这头的谷丹橙暗自神伤,那头在人前表现得状似得意的谷青苹也卸下了面具。她躲在暗处一面观察着谷丹橙,一面讲着一通既难过又难堪的电话。电话另一端是她迷恋多年的男人,可他对她说话的语气却是一如旁人的冷漠。

  一如旁人!是的,就是这种一视同仁的感觉令她无法忍受!在他眼里,她只怕和路人甲乙丙没什么两样。

  电话另一头,高允琛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眯着眼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

  “……我在替你还清你母亲的赌债时就说过,那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们之间别再连系了。”

  “你就这么不想见我?”

  “如果你是我,你还会想见面?”高允琛的浓眉皱起。他们之间恩怨太多、太深。

  “可是我爱你!”

  “一开始你就知道我心有所属了,不是?”

  “年少的事谁说得准?你要不要问问,从小到大,有谁心中的恋人从来没变过?我就不信,我就要试试看!”

  “然后呢?!”

  谷青苹被他问得一滞,她不想承认,但她输了,弄得自己伤痕累累也讨不了便宜。“允琛,谷丹橙有这么好吗?”

  高允琛不想和她谈论自己喜欢的人。“如果没别的事,我很忙!”“我要和你见一面。”

  “没那个必要。”

  “你不见我也没关系,我直接找上谷丹橙。”

  高允琛脸色沉了下来。这女人别的他不知道,心机和搞破坏的本事无人能敌!这几天他人在外地时想很多,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与其哪天经由别人的口让谷丹橙知道那些曾经,还不如自己来说的好。

  如果让谷青苹找上谷丹橙,事实也许会变得很复杂。

  “我大概还有半个小时才到台北。”

  “你来接我,见一面吧,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她说了上车的地方。结束电话后她由藏身处走了出来,谷丹橙就在二十几步外,她又故意装出仍讲着手机的样子。

  “……允琛,这会不会太累?”眼角瞄到谷丹橙闪躲的身影,她知道计策成功,继续自导自演的说:“真的吗?你真好。好,半个小时后就在……我们住的饭店旁的那个巷子口上车……”

  谷丹橙听着谷青苹讲电话,心里如同海沸江翻。她想上前质问她,可要质问什么呢?如果她真的是高允琛的女友、老婆,那她算什么?更何况谷青苹……她问她她就会据实以告?不,这女人颠倒是非的能力无人能及!

  若问高允琛,又该从何问起?她此刻心好乱。

  谷青苹进包厢后她才现身,手上的手机响了好几声她才接起。“喂……”

  “丹橙,怎么声音很没元气的样子?”

  “……没事,你、你现在在哪儿?”

  “怎么了?我快到台北了。”

  “你……等一下有时间吗?”

  “我等一下有事。你有什么事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