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你对那一年的事,一点也不介怀了?”

  谷丹橙叹了口气,看着远方。“我说不介意你会相信吗?何菱,我是介意的。可是我更加介意他就在我眼前,我可以把握却没把握住他。”高允琛始终避谈她十七岁那年他为什么不告而别?后来真的就音讯全无。

  她的论文被拿去挂别人的名字已经不是第一次,说真的,她也没那么气,只是不齿。以她对他的了解这似乎也不太像他会做的事,若只是为了他哥哥……也许是

  因为他知道她有多痛恨被信任的人利用,这才什么也没敢说吧?这些都只是她替他找的理由,都只是推测。

  比起那个,她更在意的是高允琛的态度。之后他的不告而别,从此断了音讯才是她在乎的。

  算了,决定和高允琛交往的时候,这些待解释的事就被她放弃。

  高允琛做任何事从来都不莽撞,她深信他是喜欢她的,知道这些就够了,只不过……

  “老天爷在过去曾亏待你的,通常会在未来补偿给你。”

  谷丹橙笑了笑。

  “对了,昨天学校几个学院的高层、董事和几个院长聚餐,可以携伴,你猜在餐聚上来了谁?”

  “还能来了谁,不就是上述的那些?啊,还有他们带去的家眷、女友。”何菱嗤了声,“你要是知道我看到谁,就不会这样嘻皮笑脸了。”

  “说得好像满严重的。”

  “我看到你父亲、扶正的小三和谷青苹。”

  谷丹橙真的有些讶异,“你没看错?”

  “拜托,二十几个人而已我还看错?”她很不屑的撇撇嘴。“你爸居然还记得我,跑过来跟我打招呼,并且还一脸慈父姿态的问你好不好,要我转达给你,你好久没回家了,什么时候一起吃个饭?家人都很想念你。”

  她那个老爸真的是亲情戏高手,他当年怎么没考虑走演艺圈?谷丹橙苦笑。“人家一副慈父心肠,我也不能失礼,于是我就告诉他说,丹橙不久前也说想见你呢,她最近看上了一间预售屋约莫四千万,她手上有些积蓄,如果把她母亲留下的房子卖了,手上应该还有剩。择日不如撞日,您有没有她的手机?没有的话我给你,您可以现在打给她。”说着何菱又笑了,“你该看看他那灰溜溜逃掉的样子。”

  谷丹橙笑到靠在好友身上,“你真是深知他的罩门!”

  “教授是死薪水,以他的等级了不起十几万。你那个姐姐在美国出入搭名车,过的可是千金小姐的生活,她那个妈又不事生产,听说极挥霍,一家三口可以过得这样优渥,你妈留给你的遗产功不可没。”

  母亲留给她的房子,当年父亲欺她年幼偷卖了两处,选的时机点就在舅舅公司出大纰漏,而她人在英国的时候,她掌握了很多证据,不想发作罢了。

  “就不知道你明明有筹码对簿公堂,好歹让他们把卖房子的钱吐出来。”

  谷丹橙吐了口长气,“我讨厌那家人,可再怎样,我姓谷,是谷家子孙。我父亲是个教授,侵占、伪造文书……这些罪名对他的教学生涯打击会很大。他老了,我不想老了还承受这些。”父亲外头养小三,母亲宁可选择自己搬出去,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更不愿娘家插手,为的不就是老爸的前程。他是顶尖名校的教授,人格操守会被拿出来用放大镜检视。

  她对她的父亲几乎没有感情,之所以会在这样令人生气的事上头选择息事宁人,绝对不是她宽容,当然也不会是孝顺,她只是跟着母亲的脚步,去宽容她爱的男人罢了。

  “我妈老说你妈善良,我看你还真遗传了她,要是我,哼哼,欺负我老妈,还拿她留给我的钱去吃香喝辣,我不告死他们,让他们全成了过街老鼠!”

  谷丹橙笑了。“我做了。”

  “咦?”

  谷丹橙指了指脑袋。“心理犯罪真是个发泄的好管道!把人痛殴得鼻青脸肿完全不必负刑事责任。”她仰高脸看着经由层层树叶透出的阳光。

  “谷青苹回国了?你在成阳的高层场子看到她,我说这也许是个讯息。”

  “整个聚餐我和谷青苹是零交集,只有某一次两人视线撞在一块,她横了我一眼,我也白她一眼回礼。”谷青苹知不知道她和谷丹橙是麻吉这无从推知,但谷青苹知道她是孟亮晴的女儿,孟亮晴是谷丹橙老妈生前的手帕交,因着谷丹橙妈咪那一层关系,双方自然是势如水火。就凭着这点,谷青苹预防性的敌意很好理解,就像通缉犯看到警察,肾上腺素很难不飙高。“不过,她和你们理工学院院长互动倒是挺热络的,别告诉我,她很快就会出现在成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