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可老天还是让他们见了面!她和她的家人用餐闹得不愉快,在瓢泼大雨中她打开他所搭乘的计程车的车门,于是他们见面了。

  那次重逢注定要伤害她,即使那不是他的本意。

  如今谷丹橙恨他……天经地义,正因为她恨他,他也在赌,她是不是还有可能还在乎着他?

  谷丹橙有些自嘲的笑笑,“我的能力啊?”耸了耸肩,“你看到啦,辜负了你的期待,真是抱歉呐!更何况,我后来想想,树大招风,如果没有我在化学方面的小聪明就没人想要手用我,被背叛的痛苦我也就不必承受。这年头平凡才是真福气,你呢?看你一次比一次风光,应该混得还不错。可我比较纳闷的是,德信这样的大集团,你怎么还有空到学校当客座?而且,你学的相关不是化学,怎么会变成商学院?”

  她知道有些大学对客座教授的要求并不严格,甚至有些艺人、各界名人即使学历、经历不符仍可以受聘,可她知道高允琛并不是因为是德信高层才获此名誉殊荣。她从刘运哲那里得知高允琛在美国任教过的大学无一不是国内顶尖名校,任教的是商学院。

  那些名校可是这么好呼拢的?“我念的是经济,研究所也是经研所。”

  谷丹橙更疑惑了,“你……”当年我看见你的那份论文,上头明明写着GAOYISHENG。

  “GAOYISHENG是我哥哥高以笙,我的名字是翻成GAOYUNCHEN。”

  谷丹橙瞠大眼不可置信,高允琛和高以笙的英文发音相近,她就只认识高允琛,而且当初那些研究一开始的想法也是他,只是他一直无法突破瓶颈,由他写出来的化学式经由实作所呈现的数据也不支持他的想法,后来是经由她改写了一些程式,经过不下几十次的反覆推算,才将程式修正到合理范围。

  可……不对!谷丹橙突然想到高允琛深厚的化学底子。“你说谎!你带着一些资科,让我想着解决的程式,陪着我到晴晴阿姨的研究室跑数据时,你对那些化学程式并不陌生,甚至对我问的问题都可以顺利回答。”没有长年接触化学的人,绝对没有这样的功力。就好像一个对蔚艺完全陌生的人,他可以在短期内练出一道指定菜肴,却无法接受随机点菜!

  高允琛啜了口咖啡。“我哥很喜欢化学……没你优秀,可也算是人才。只是他身体很差,学校有一搭没一搭的上着,后来因为病情越来越严重,只能待在家里,唯一的快乐就是看化学相关的书。为了让他有聊天的对象,我在化学下过功夫,大学也修了双学位。”

  当年和谷丹橙在计程车上相遇后,凌晨时分回饭店,他打电话到美国,原以为会是佣人接的,结果是母亲接的。她有些担心的说,大哥的状况不是很稳定,从昨天开始一直断断续续的发烧。

  高允琛原本想和他说话,母亲说他刚刚睡了,睡着前还在想着那些化学程式。

  母亲忽然有些感伤的说,Apple说他大哥这辈子最大的心愿想必就是能通过化学SCI的期刊投稿的审核,一年多之前他投了稿,被退回修稿,越修却问题越多,也超过了杂志社给的修稿期,后来这事就让他一直悬在心上。

  其实除了对化学的热爱,大哥还有一个遗憾,那个遗憾……大概只有他知晓。

  一个他年少温柔而美丽的梦,一段暗恋开始,也只能暗恋中结束的梦。

  高允琛考虑两天就决定请谷丹橙帮忙。谷丹橙当下并没有答应,但问了一个问题,“这论文是你自己的吗?如果是,我帮忙。如果不是,我拒绝。”

  高允琛没有考虑的时间,他一笑。“是我的。”

  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了解大哥的性子,不是自己的东西,他不屑去得到。论文不是自己完成,以他的性子绝不会去投稿。可他同时也知道大哥很在乎这篇论文的完成,起码想知道那论文里的程式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后来他才知道,两天前在饭店外会遇到神色愤然的谷丹橙是因为一场令人不愉快的家庭聚会。

  谷丹橙父亲亲自找上她,说谷青苹难得从美国回来,一家多少年没见面了,就算有再大的不愉快,这么多年过去了,好歹吃顿饭吧!

  谷丹橙本来不想理他,然后他动之以情的说了一堆,她看着他一头的白发,一方面懒得再听他罗畴就答应了,谁知道所谓的家宴又是场阴谋!谷青苹在席间又拿出一叠资料要她帮忙想想法子,一时间新仇旧恨全上来了,她当场发作,将十几年来对那家子的不满一次清算。

  高允琛不禁想,谷青苹要谷丹橙帮的忙,也许和他是同样的,不同的是,他开这个口是为了自家大哥.,谷青苹开这个口却是因为他。

  谷丹橙伸手拿起了服务生送来的拿铁,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有些嘲讽。“你和你大哥感情真好,一样是同父异母,缘分也分深浅,你可以为了你大哥利用我,我姐却是利用我爸和我成就自己。”

  “丹橙……”

  她深吸了口气。“算了,我今天不想吵架。”同父母的兄弟姐妹都不一定和睦,更何况是同父异母?

  “我大哥……大概是除了胖橘子之外,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只是…….一开始他也没少过欺负人。”大哥会开始对他好是在一次户外教学活动的意外后,当时校车发生火烧车事件,造成三死一重伤,那一次如果没有高允琛的援助,不良于行的高以笙只怕也得葬身火海。

  这事是主因,另一个主因则是高以笙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一年年变差,这样讨厌一个人、找着对方麻烦能撑多久?恶缘结得深,他除了使高允琛更恨他、他恨他母亲、这个家之外,能获得什么?一时的痛快吗?

  无疑的,以正常情况发展,十五年后高允琛会是这个家的掌权者,德信集团的总裁。那一、两年他冷眼观察高允琛的资质,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明知道谁让他受伤进医院的,却能在出院回到家后只字不提、按兵不动。那忍功、沉潜的功力令人畏惧!他看得到这点,那狐狸般的祖父会看不出来?他相信很快的高允琛就会被安排接受菁英教育,为当接班人做准备。

  那个时候他的妈妈、妹妹怎么办?她们受了委屈他又能怎样?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只怕早就不在了吧?

  他得为她们铺路。

  那天晚上他找来高允琛,仔细的看着这个俊俏到令人眼红的少年。不到十四岁,高允琛就有一百七十五公分,成年后的他会长到一百八,甚至一百九?

  一思及此,高以笙不由得看向覆在毛毯下日渐萎缩的腿,手不由得握成了拳。

  有些事不认命只是自找罪受,眼睛长在前面就是为了往前看,不是吗?高以笙在心里一阵苦笑,开口道:“我想跟你谈个条件,我会放下对你的成见,放下上一代纠缠说不清的恩怨,对你好,把你当真正的家人、亲兄弟。可你……得给我承诺,如果有一天我不能照顾我的妈妈和妹妹的时候,你就是我,得替我照顾她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