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说的也是。不过没关系,只要对方真的值得,我会使出浑身解数去得到。”她看着他,“你知道的,我真的很喜欢一个男人的时候,我的脸皮可以有多厚!当年你不也领教过?”十七岁的少女,那个年纪也许什么都没有,就胆子和勇气用之不竭、取之不尽!青春无敌啊。

  “感情不是厚脸皮就能得到。”

  谷丹橙笑了,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是当然的,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即使倒追男人也不再是同等级的蹩脚。”她笑得风情万种,伸出手理着他的衣领。谷丹橙的话语加上举动在高允琛的脑海里形成了画面,他偏长的眼微眯了起来,额上的青筋狂跳。

  谷丹橙不怕死的挑衅看着他。

  高允琛咬着牙。“那么何不从我开始?”

  谷丹橙笑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那也得你比那个相亲对象好啊。还有,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请排队。”说完她转身离开,半点依恋也没有。

  高允琛火气甚大的看着谷丹橙离开。

  谷丹橙回到包厢时,何菱以为谷丹橙会问高允琛去哪?结果一坐下来她只顾着喝茶,什么也没问。何菱忍不住看了一眼男友,心中暗忖:莫非真被他料中了,高允琛离开前,可能会去找谷丹橙。他说,高允琛和谷丹橙应该早就认识,只是关系并不友好。

  “咳……那个,怎么去那么久?”

  “我顺道洗了把脸。”

  何菱看了一眼她还微湿的发丝,知道她没说谎,只是洗把脸也不需要这样久吧?

  “对了,你方才去洗手间的时候高教授有事先走了。”

  谷丹橙没说什么,只似有似无的“嗯”了一声,然后就自顾自的发起呆来了,更令何菱不解的是,刚刚她去洗手间前明明火气还不小,怎么现在似乎还不差?才这么想的时候,谷丹橙的嘴角居然有一抹笑。化妆室里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丹橙,你在想什么?”

  谷丹橙抬起头来看好友。“嗯……我在想怎么做好一名演员。”

  “欸?”

  “你觉得我有没有演戏的天分?”

  “……”何菱一头雾水,不懂她这转变是为何。

  星期六真是个黄道吉日,天气好、气温不冷不热,最重要是难得的有好心情。走在树影扶疏的红砖道上,谷丹橙心情好得光从脚步都看得出来。

  和相亲对象约见面的地方是在一家五星级饭店的咖啡座,早上十点的咖啡座人不多,十几桌的位置只坐了两、三桌。

  谷丹橙推门而入,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服务生很快的送来了柠檬水和Menu。

  桌上的Menu才翻开第一页,有个高姚的身影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谷丹橙抬起头对上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俊美脸庞,她轻松带着愉悦的神情立刻多了几分防备。

  “你来这里做什么?”

  高允琛答得很理所当然。“喝咖啡。”

  “那你坐到隔壁桌去,我约了人。”

  服务生送来Menu时,他懒得翻看,直接要了一杯浓缩咖啡,谷丹橙则要了杯拿铁。

  “等你约的人来了,我自然会换位置。更何况,你对你那晴晴阿姨的眼光如此推崇,我总也要眼见为凭是不?”

  “别人的眼光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本来是没事,可很不幸的,当他很有可能拿来和我做比较时,这就跟我有关系了。”

  谷丹橙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倒是长进了,以前的他脸皮薄着,现在的他是越来越无赖了。

  高允琛啜了口柠檬水。“为什么会在成阳?”

  谷丹橙怔了一两秒才明白他在问什么,语气淡淡的。“找不到工作,它们有缺我就来,要不然,你觉得我该在哪里?”

  “你的能力……我比谁都清楚。”这些话他说得沉重。

  谷丹橙是个天才,别人不知道,他会不知道吗?午夜梦回,他还常梦见她那胖胖短短的手拿着树枝画着化学结构式。那一年她才五岁,连图都画得歪七扭八,却可以记下化学式,也许那不是记而是理解,有这样的才能,她的未来是令人期待的。

  可这样的一个天才,如今却躲在一所私立大学里当个默默无闻的讲师。

  当然有人会说,这世上从来不缺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人。可他知道谷丹橙在化学领域内一直都是个天才,只是总是有人觊觎着她的才能。第一个利用她的是她的父亲,剽窃她十三、四岁时辛苦了多时的论文,让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得以获得重点栽培人才的资格,顺利进入哈佛大学。

  十七岁那年遇上他,又是另一个恶梦吧?

  当时他以自家公司为研究对象撰写论文,于是顺道到各国分公司转了一圈。这里当然也是其中一站,那一趟因为某个原因,他其实并不想见谷丹橙,不是不想见,而是不能见!见了……仿佛是背叛了另一个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