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而且晴晴阿姨显然也耳闻了些事,直接的问:“阿菱交了男友,听说长相差了点,你见过没有?”

  这样直接的问题她该怎么回答?也直白的回,是啊,挺丑的!当然不行这样,不过既然她已经知道院长的确缺乏卖相,那就卖内在美吧!

  于是她诚恳的回答,男方的长相……当然是配不上漂亮的何菱,可其他方面却补得足够有剩,女生能不能从一个男人身上得到幸福,她想,这和长相没有多大的关系。

  说完后,孟亮晴神情淡淡的端起水杯啜了口茶,谷丹橙在心中长吐了口气,这一关应该算过了。

  “去嘛,你下午没课,咱们可以到校外餐厅吃饭,之后还可以喝个咖啡。走啦走啦!”

  谷丹橙拗不过何菱只得同行,看着好友神采奕奕的模样,除了替她开心,不由得也想起了自己。“何菱……”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说了,“曾经错过的爱情如果在多年后又找上门……你会接受吗?”

  “原班人马?”

  谷丹橙似笑非笑的点头。

  “如果当年是自己错,多年后发现还是喜欢这个人,爱情都找上门了,当然开门迎客喽!如果当年是对方错,多年后还是喜欢这个人……爱情都找上门了……”谷丹橙仔细听着,“怎么不说了?”

  “不知道。”何菱皱着眉思索着问题。因为谷丹橙认真,她觉得她的回答也不能草率。“人心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好比我爱喝珍珠奶茶,有天发现那东西对身体不好,我可以选择少喝,但不减我对它的喜欢。可感情的事却没有办法这样,不是还爱着,当伤害过你的爱情再出现时,你就有勇气张开双臂接受对方。有时正因为还爱着才无法释怀,难以原谅。”她好奇心看着她,想起老妈曾说过,谷丹橙年少时曾经有过一段暧昧的恋情,她用情很深,后来发现对方只是在利用她。

  谷丹橙个性敏感纤细,这样的人受的伤往往比看起来的深很多。虽然是好友,可感情的那一块却不是她可以去碰触的。谷丹橙愿意说,她会是好听众;不愿意说,她也不打探。因为她知道,那表示那段深埋能不见光就不见光的情事,也许就连谷丹橙自己都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

  “怎么突然问这些?”难道那个利用她的男人出现了?

  谷丹橙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忽然想知道,女人对于曾经对不起她的男人能不能放下、会不会释怀?”

  “放得下、能释怀的就表示不爱了。”何菱叹了口气。“我一直觉得感情世界里的爱恨其实是一体的。感情结束了劳燕分飞,当你还恨着那个人,就表示投注太多,觉得被亏欠、辜负。”

  “怎么才能放下,不去恨了呢?”

  “不想恨那就去爱啊。”

  谷丹橙对何菱的回答有些不解。

  “这可是本人的经验!”她笑着说。“本人从幼稚园就有男友,这一路走来虽然称不上阅人无数,组成两支篮球队PK是绝对没问题的。所谓树大必有枯枝,交往的人多了,难免出现几个不安分的,被背叛已经够凄风苦雨了,还得背着被比下去的挫折感,那种痛会激起你所有的恨。可在那种时候如果能遇到一个人,重拾你的自信、照顾你、呵护你……如果有一天,你再想起那个背叛者不再有恨的时候,基本上,你对他的爱也完全结束了。”

  “……让你重拾自信、照顾你、呵护你的人哪有这么容易遇见?”

  “是不容易,但是与其等待机会,不如制造机会。”

  “什么意思?”

  “相亲啊!”何菱看了她一眼,贼贼的笑。“有兴趣吗?我□袋可是有一堆名单。”虽然以她对谷丹橙的了解,是绝对不会接受相亲的。

  这女人变得挺快的,之前不是抵死不相亲?她以为她从没吃过相亲饭呢!

  “……这提议似乎不错。”

  “咦?”

  谷丹橙没理会好友的不敢相信,看着不远处的日式料理店。“今天在这里用餐吗?好大的手笔!”这家索费不便宜哩。

  “请你这恩人哪能寒酸?!”何菱热情的攀住她的手臂一起往里头走。

  “这是高允琛教授。”和式包厢里刘院长热络的向在座的两位女士介绍。他对何菱说:“方才过来这里的时候正好看到高教授,我想说和谷老师一起吃饭,他们也认识,就邀他一块过来。不会介意吧?”

  何菱笑着看了一起谷丹橙。“欢迎。”

  谷丹橙的神情虽看不出喜怒,但为了掩饰不自在拿着杯子想喝口水润喉,杯子就了口才发觉杯子里根本没有水。

  她和何菱方才为了等迟到的刘院长,两人话匣子没停过,那壶小气巴拉的茶水早喝光,正等着服务生回冲送过来。

  隔着四方型的和式桌,高允琛就坐在谷丹橙的对面。他看她,她则翻看着手中的菜单。

  “成阳占地不小,要遇到个熟人似乎不容易。”

  何菱一面翻看着Menu,随口回道:“高教授在成阳有什么旧识吗?”

  谷丹橙突然用力的阖上Menu本子。“我要一客鳗鱼饭丨.”

  刘运哲被她过大的动作吓了一跳,含蓄的看了眼谷丹橙。这段时间的观察,他觉得高允琛和谷丹橙之间只怕结下不小的梁子,那时在饭店包厢外好不容易见到高允琛,他表明身分后,其实高允琛也只是礼貌而客套,要他和特助约时间。

  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他本人,他可不想又回到只能接触到特助的原点。于是他只得藉助谷丹橙这层关系,虽然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谷丹橙几乎是甩上门离开……选她这步棋其实下得凶险,谁知道谷丹橙这颗棋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突围良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