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等到这时候,你有什么事要说吧?”

  谷丹橙的神智慢慢清楚了。她等在这里不就是气不过,非得等到他,好好把话说清楚吗?

  “对!你、你这个人……”

  高允琛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肚子饿了,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谷丹橙的火气冒了上来,本想拒绝,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他牵着走,“你晚上没吃?”

  “如果你赏脸,这会是我今天,不,应该说是昨天和今天的第一顿。”

  要是别人,谷丹橙一定认为他在说谎,但是高允琛,他从以前就常常把宵夜当正餐吃,而且他的宵夜还很有可能是他的第一顿。谷丹橙看了他一眼,没拒绝。而且说真的,她也饿了,中午吃了个三明治,晚上气到吃不下。

  “这么晚了,还有什么可以吃?”便利商店当然有得吃,但那是最后的选择,对于那些微波调理包她敬谢不敏。

  都会提供宵夜的地方不会少,可三餐正常,且不是夜猫子的她还真不知道哪儿有得吃。

  “你忘了,长春路附近有家提供宵夜的清粥小菜。”高允琛没多加思索就说。“前几天我还去过。”

  谷丹橙怔了一下。那家店是他们以往跑实验数据到深夜没地方吃晚餐时常去的,吃到老板夫妇都记得他们,还一直以为他们是男女朋友。

  那时她又开心又害羞,还故意拉着高允琛反问老板娘,“像吗?”

  老板娘笑呵呵的说:“金童玉女,很登对!”

  高允琛的反应呢?他当场没表示什么,付完钱,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淡淡的说:“小孩子谈什么恋爱?”

  “是啊,我现在还不够成熟,当然还不适合谈。不过我总会长大吧?”她回答。

  高允琛那时候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对于她难得的深明大义有些讶异。谷丹橙吃了一口蚝油芥蓝,“如果有一天我长大了,我们又出现在这里用餐,同样的情景又重演,那你会有什么反应?”

  高允琛喝了口粥本来不想回答,可谷丹橙直盯着他等答案。隔了好一会儿他才无奈的说道:“我又不是未卜先知,怎么知道几年后我会怎么回答?”

  “我虽然也不是先知,却知道有些心意是不会改变的。”

  高允琛失笑,“说你是小孩子你还不承认。”

  “我觉得无论是大人或小孩,只要你很努力坚信着一件事,连老天都会帮你!”

  高允琛看着她,神色仍是淡淡的,眼底却有一抹她不懂的情绪。谷丹橙这才想起,重逢后,高允琛眼底常常有这样的情绪,很复杂、带一点压抑和无奈……也许是因为太复杂,年纪太轻的她根本看不懂。不过她想,那不是讨厌她的感觉。

  “好吧,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一定回答你。”那时高允琛这么回答她。然后往她盘子里夹了葱烧花枝给她,并细心的将她不吃的葱夹回自己盘子。

  “放心,绝对会有那么一天的。”十二年她都可以等了,区区几年!呵呵……大人就是这样看不起小孩子。

  谷丹橙忽然觉得十七岁那年的她哪来那样的厚脸皮和坚定的信念。

  坐在高允琛车子的副驾驶座,她回想着过去的点滴。如果可能,她真想颁一个回忆钜细靡遗奖给自己!那么多年过去,只要是高允琛留给她的所有回忆她都记得好清楚,清楚到像是事情昨天才发生。

  与其说她记忆力强,还不如说这些记忆被反覆的回味后已成为她生活中的一部分。高允琛不告而别后她伤心欲绝,尘封了一切关于他的事,可……所谓的尘封也不过是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哪里是真忘。

  “在想什么?”高允琛看着像是在发呆的谷丹橙,开口问道。车子里有另一个人,沿途却沉默不语感觉有点怪。这么想他才真的奇怪。平常时候他喜静,即使有其他人,大家知道他话不多,也不爱别人话多,通常他不开口,别人也不会说话。

  也许是因为旁边是谷丹橙,从前的她多话,而他也很习惯。

  谷丹橙看了他一眼,随便接话,“……等一下要点什么?”

  “大概是蚝油芥蓝、葱烧花枝、皮蛋豆腐、塔香茄子……对了,还有一块老板家自制的豆腐乳。”他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么多年,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谷丹橙呼吸窒了窒,他还记她的喜好?也理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可这样被猜中,不说些因为反对而反对的话,她好像很憋。那些不曾改过的喜好像在嘲弄她的始终如一。“……那可不一定。”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点菜的时候谷丹橙点了蒜炒沙丁鱼、酒渍黄金蛤和咸鸭蛋。哼哼,就是不想给他料中!付帐时高允琛看着她托盘里的菜色也没说什么,倒是他自己盘子里放了蚝油芥蓝、葱烧花枝、皮蛋豆腐、塔香茄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