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谷丹橙止住了步伐,叹了口气转身,差点撞到一堵肉墙,她手脚伶俐的往后跳开。“不好意思。”

  一个身材中广的胖子道:“欸欸,没事吧?小姐,哪个部门的,好像没见过你,新来的?”

  一连问了很多问题,不知道要回答哪个,那她就直接问自己想知道的就好。“我……请问,高允琛的尤特助是哪位?”

  “高允探?小姐,那位是总裁,如果你不习惯,也请叫高先生,直呼名讳很失礼,唉,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我就是尤特助,你找我有什么事?”

  “高允……高先生要我找您,他说我要做什么,您会安排。”

  尤则宽两道像极了毛毛虫的眉皱了起来。“小姐,您哪位?!”

  “我叫谷丹橙,成阳大学来的。”

  成阳?他想起她是哪位了。“啊啊,你病好啦?!”

  谷丹橙糗得一张脸都红了。“托您的福。”

  “不是把成阳剔除掉了吗,怎么现在看来反而是机率最高呢?真是……”尤则宽叹了口气,“欸,谷小姐也别怪我说话直接,和高先生接触的大学都是顶尖的,在美国是这样,回来后前来接触的也都是名校,成阳……算是勇气可嘉。”

  谷丹橙笑了笑,尤则宽转身回高允探的办公室,她只得跟上。

  听这特助的意思,高允琛是踢掉成阳喽?她听来的也是如此。

  “高先生很忙,可再怎么忙,每年都会抽出一个月至半学期的时间到大学当客座。”

  “为什么?”

  “不知道,明明就忙得分身乏术的人。”他倒了杯开水给她。

  “谢谢。”见他转身要走,谷丹橙怔了怔,忙唤住他。“尤特助,我要做什么?”

  “得请示过高先生,不过他开会时最忌被打扰,你可能得等上一等。”

  “还是……我先回去好了。”

  “我劝你不要,高先生一向不等人的。说到这个,你病了这么多次,放他那么多回鸽子,他还肯见你、成阳没被踢掉,要不是清楚高先生的性子,还当你们有什么匪浅的私交哩。”他看了谷丹橙一眼。

  “私交?他和别人可能有,我们没有。”

  “他和别人也没有。冷冰冰没什么情趣,哪个女人喜欢一座华丽的冰雕!别看他一脸超级桃花相,多少名门淑媛、顶级美女在他那里碰了软钉子。欸,和你说这么多干啥?又多嘴了。总之,你还是待在这里等候差遣吧,这一回他回来没见到你,后果可是未知!”重点是,这丫头放高先生鸽子的日子,那几天高先生火气特别大。

  可人家说和高先生没私交,可能只是刚好碰到他的心情不佳吧?

  谷丹橙讪讪然的又坐回去。这家伙,他的时间是时间,别人就得配合他。

  一场会议约莫一两个钟头,长一些三、四个小时吧?但都来了,就等吧。

  谷丹橙没想到的是,她从早上八点多出现在德信,一直到下午六点多还没等到人出来!问尤特助,他说,高允琛会开完直接驱车南下了。何时回来,不知道。

  谷丹橙又问:“他今天会返回公司吗?”尤特助则说高允琛没交代要订饭店,应该会回来。

  从一早等到天黑,她的火气越等越大。这期间她问过尤特助好几次,他没有一次可以给她肯定的答案。她就不相信他没办法连络上高允琛!他是搭飞机出国,目前在飞机上吗?还是他们认定她有求于他,只能傻傻的任人摆布?

  实在有够恶质!

  尤特助说高允琛今晚应该会回来,她要不要赌这个“应该”?她觉得有必要把一些话说清楚,顺道发泄一下她忍了一整天,不!应该说,打从高允琛再度出现后她就一直忍到现在的火气!

  反正最坏的状况就是丢了教职而已。

  谷丹橙这一等,等到眼皮用牙签也撑不住,十二点、一点了……她的姿势由正襟危坐、杀气腾腾,到后来肩膀渐渐垮下,腰也软下,到后来更直接窝进沙发,靠着意志力和生理时钟搏杀,最后终于双眼一闭找周公下棋去了。

  睡着睡着,谷丹橙莫名的转醒,也许是窝沙发真的不舒服,睁开了眼睛睡意仍浓,可她看到落地窗前站了个身影,吓得倒抽了口气。“你、你……”

  “你等的不就是我吗,怕什么?”高允琛有些调侃的说。他手按下墙上的开关,灯火立即通明。

  谷丹橙一下子无法适应光亮,眼眯了眯,刚醒来,脑袋还在开机中。

  “几点了?”双掌贴着脸摩挲着。

  “三点多吧。”

  三点多?是太早,还是太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