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34F的黑色豹纹内衣还在我这里。”

  谷丹橙一张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你你……”

  “我现在在你们学校。”

  这对谷丹橙而言又是另一个打击。“你不会又是从饭店柜台那里知道我在哪儿教书的吧?”她只有留下手机号码给柜台,方便他们找到失物时连络她,可柜台应该没那么神通广大到凭手机号码就知道她是老师,在哪里任教吧?

  “你知道吗?当你在一件事情上很努力的时候,连老天都会帮你。”

  在一件事情上努力,高允琛努力什么?他想知道她的消息?

  “你到底想怎样?”

  “你们学校还不小,我现在在行政大楼这边,你要不要来带我,一方面拿回自己的东西,一方面带我逛逛校阖?”他语气极自然,像彼此是_良好的朋友。

  “何必这么麻烦?你把东西放到警卫室,我身己过去拿就好。”

  “为了避免胸罩变男性内裤的悲剧再度发生,在亲手交给你之前,我不打算让这纸袋离开我的眼皮底下。”“我很忙,我……”

  谷丹橙来不及拒绝,高允琛就说:“很好,看来终于有共识了。我也忙,你要来找我,还是我找你?后者可能比较麻烦,但你有名有姓,又知道你任教化学系,要找到你不会是难事。”

  “我、我不在系办。”

  “如果你还是坚持我找你,我只得请人广播了。啊,为了让效果好些,就让广播者说,‘你的友人替你送来了豹纹内衣,请来领取’好了。”

  谷丹橙气到说不出话来。这男人、这臭男人!以前的他有这么无赖吗?万一她不出现,这家伙卯起性子和她杠上,真让他这么做,她日后得要忍受多少人的指指点点、外加嘲笑嘲弄?

  “你站在原地别动,我过去找你!”雷霆万钧的结束电话,她真的好想骂人呐!可当她的视线对上何菱似笑非笑的神情,登时心虚得很。

  “朋友送来什么东西吗,要不要我陪你去拿?”

  谷丹橙连忙直摇手,脸红得很“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干笑的说道:“我……我出去一下,去去就来。”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

  高允琛,你真的是个麻烦!

  从民先馆的中式餐馆走向警卫室得经过文史大楼,高大的楼建筑局限了人的视角。

  谷丹橙一步步的靠近和高允琛约好的地点,远远的就看到他高瘦的身影。多年不见,他还是像盏聚光灯似的引人注目,不,即使还是聚光灯,瓦数也不同,亮得刺眼。

  长大后的高允琛俊美秀气,很像花美男,除了赏心悦目,没什么。可这回再见面,他仍是好看的,却隐隐散发着居上位者的威仪和犀利,这样有过经历和淬炼的男人更具魅力,令女人趋之若鹜吧?

  他和她……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的认知让谷丹橙莫名的沮丧,叹了口气硬着头皮向前。

  靠得近些才发觉他似乎在和谁说话,有种不祥的预感促使她加快脚步,可不能让他去和谁胡说八道!直到她看到高允琛说话的对象是谁,见苗头不对想闪人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高允琛已经量她了。

  天!谷丹橙僵着笑脸向前打招呼。“校长好。”这老人家近七十,不但耳聪目明,最厉害的是记人的本事。

  老人家微微颔首。“高先生认识谷老师?”

  谷丹橙忙着想否认。“那个我们……”

  “是啊,我们认识多年了。”

  “喔,这样。”老人家严肃的脸上有丝笑容。“那谷老师可要多多的在高博士面前美言咱们学校几句。”

  “……”

  “高先生,如果你肯来敝校的商学院当客座教授,所有的条件依你。”

  商学院,客座教授?谷丹橙看了高允琛一眼,多年前他盗用她的论文,那论文可不是经济领域的。高允琛即使有学位和教授资格,也该是到理工学院吧?一个奇怪的念头闪过脑海,不及深思,接着她又想到前些日子何菱说过,商学院好像相中了一个各校竞相聘请的大咖,还说校长都出动了还是无功而返。

  那时何菱怎么说的?谁叫人家真有本事,说长相有长相、说家世有家世,说墨水,人家还真有墨水……难道说,高允琛就是那口百宝箱?!

  “江校长治学一向是我所景仰的,更何况……”他视线看向谷丹橙,谷丹橙莫名的被柔情似水的目光洗礼了一番,心里顿现了大难即将临头的违和感。

  高允琛勾扬起嘴角,唇畔的梨涡乍现。“凭着我和谷老师的关系,贵校一定在我考虑的名单中。”

  她和这家伙才没有什么关系!

  她正要开口解释,老校长笑呵呵的道:“好!好!呵呵呵……”

  “对了,我性子孤僻,向来不喜和不熟的人接触,贵校若有什么章程计划可由谷老师前来处理。”

  “呵呵呵……没问题、没问题。”

  “我这几天比较空闲,再来会很忙碌。”

  “呵呵呵,我了解我了解。”

  “江老果然是学术泰斗,我十分景仰。”

  “呵呵呵,客气客气。”

  谷丹橙看他们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言的当着她的面把她给卖了,而且完全没有异议的谈好价格,然后各自露出合作成功的满意笑容。

  她终于忍无可忍的发出抗议,“校长,我是念化工的,我想……商学院的章程、企划由该学院的人去办比较好。”

  “你和高先生是熟识,为朋友都能两肋插刀,更何况这点小事?呵呵呵,就这样说定了。”校长开心的走向停在一旁候时已久的座车。

  谷丹橙眼见大势已去,只有满腔的悲愤。她火气甚大的转头对高允琛喷火,“你到底要怎样!”

  高允琛一脸无辜的耸肩。“我只是提出来说说,谁知道他全答应了,就好像一颗石头大概值个十块钱,商人标价十万,可议价的空间很大,来了个阿舍连杀价都懒,我有什么办法?”

  十块钱的石头?“你们校长真是求才若渴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