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我很抱歉,也愿意补偿。”既然错在她,那她得表现出诚意。“对方说这样的阴错阳差也是一种缘分,请你作东请吃一顿饭,地点在我们饭店就行了。”

  “好。”她记得那天在饭店柜台前好像都是外国人,她在英国待了几年,交谈没问题。

  “他还有个要求。”

  “是。”

  “请务必盛装赴宴。”

  “……”

  梳妆台的镜子中映出一张如同木兰花般的娇容,清丽中带了些温婉。

  秀丽的眉下有一双偏长的大眼,高挺的鼻和小巧的嘴,这样美丽五官想必是许多女生羡慕、男人注目的。

  谷丹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其实谈不上多喜欢,因为太像她父亲。那个她一年中连络不到几次的父亲。这一两年算是连络得较频繁了,曾经有段时间,父女有多年不曾连系。

  人的长相很有趣的,有人从小到大模样变化不大,只是抽高变宽而已。有些人却是小时一个样,长大后又是一个样,当然整形除外。

  谷丹橙七、八岁前长得极像妈妈,长相平凡的妈咪曾有些可惜的说,如果她长得像爸爸就好了,然后七八岁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相貌就一路像她爸爸靠摆。

  如今她真的就是一整个像父亲,像妈咪的地方只剩细致白皙的皮肤和杏型脸了。

  有多久没这样端详自己的长相?她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稍加打扮就是众人的注目焦点。在英国念书时她对当地女孩一进校门就乖乖当学生,下课后漂亮的衣服一换上就是要挥洒青春的生活很能适应。

  原以为东方人大概吸引东方人,没想到还有不少老外对她示过好。她想起了好友,那个有着英国贵族血统的黑发帅哥说过,她有一种属于古老东方的,很神秘、低调而富有况味的气质。

  她不是游戏人间的花花女,也不打算接受任何人的感情,应该说……无论男女生,大家可以是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愉快的享受青春,再进一步就不必了。

  而且说真的,接受异性追求又不是她的兴趣,实在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上面。

  说穿了,她只是懒得打扮。劝她别“暴殄天物”的人总不免要来一句,女为悦己者容。就算不是打扮来让别人看,自己看着心情好也好啊!问题是,她每天看自己没有不好,这么为了打不打扮的问题让自己心情不好呢?

  到了成阳大学任教后,打听清楚成阳的理工学院是阴盛阳衰,也就是女人当家,她乐得继续“不修边幅”。要知道当小咖要有小咖的样,没事别太漂亮、没事别太能干、没事别太年轻……总之,大咖所没有,或已经逝去的,小咖即使有也要努力的不彰显。

  平常上班她有好几套“制服”,然后把整把头发往上盘,老气的眼镜再戴上就可以出门上班了,整装时间二十分钟有找,方便又实惠。

  只不过现在为了赔罪请人吃饭,对方还要求她得盛妆赴宴。她起码有两年除了上班的套装外没有购置衣服了,不得已把以前在英国时候的衣服翻了出来,米色底,深咖直纹的麻纱料洋装,腰间还有细版波米西亚风的麻花辫皮带。

  这样的穿着打扮偏休闲,不够正式,可只是吃顿饭,没必要穿得像要去颁奖或领奖吧?更何况,临时叫她去哪找衣服穿?

  拿起临时向何菱借来的彩妆组,她一向对这些红红绿绿的东西没兴趣。要不是何菱有事,她本想亲自操刀的。没关系,没有彩妆师那就自己来,基本上她肤质和五官都不错,就眉毛修饰一下,然后涂个口红就好。

  把老处女式的发髻放下、眼镜拿掉。谷丹橙看着镜中丽人。“好像……还满像样的。”然后自顾自的笑了。出门前,她拿起放在玄关处鞋柜上的妈咪相片亲了一下。

  “我要出门了,请您保佑这顿饭真的能打发一个老外。”想了想,她停住了脚步。该不该送个什么小礼物给他?她的视线和书柜上一个怪异的陶土作品平视。

  就是它了!

  “你、你,你不就是那个……何菱老师的朋友……”

  谷丹橙在踏入饭店没多久,就听到一声声的“你、你”的,虽然声音好像在哪听过,可也不见得是指她,她也就没打算停下,一直到她听到“何菱”两个字,她终于止步回头。

  她的视线对上一个身材圆胖、五十开外的男子,不正是成阳的商学院院长。

  何菱她们商学院的头儿!不会吧?何菱昨天还在说,他们院长卯上一个经济学领域的大咖,非请到他到成阳当客座不可。还说,他们院长也许在人家下榻的饭店二十四小时紧迫盯人,结果她今天就在饭店巧遇他,那位大人物也下榻这家饭店?难道何菱的闲扯淡成为铁口直断,这位院长先生真的求才若渴到……二十四小时以饭店为家,只为了求到打响学院名声的招牌?!

  “院长好。”

  “我记得你也在成阳任教嘛,理工学院的,你……”他想着措辞,虽然是学者,可他属于嘴笨型的。“今天特别盛装?”

  “我和朋友有约。”眼力不错,还认得出她。秉持着知道得越少,麻烦越少的原则,谷丹橙当然不会主动问他为什么在这里。她笑着颔首然后说道:“那……我先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