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孟亮晴失笑的说道:“这是你们送我的礼物,一人一件?”

  柳尚春错愕的看了谷丹橙一眼,谷丹橙则回以“怎么会这样”的一眼。她、她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啊!

  这件事她想了很久,从她在百货公司买下那件豹斑胸罩一直到她送出礼物,这当中大小事件钜细靡遗的想了一遍。她觉得最有可能是她跑错饭店时,在大厅的等候区提错了别人的纸袋,她记忆中自己坐的位置旁边好像放了不少行李。

  现在有很多纸袋设计都走简约美学,常常是在一整面白上头出现一小行烫金品牌Logo。这样的设计简单大方,可相似度也高。

  昨天的庆生会她被灌了不少酒,所以一直到今早出门上班前她才打电话告诉饭店这件乌龙事,顺道询问有没有宾客发现有人拿错了纸袋?早班人员说前一梯次的人员已下班,没交代这样的事,会再替她询问。

  这样的答案让谷丹橙有点沮丧,但还是得把拿错的东西还回去。

  匆忙到校上了几堂课后她就来开会了,会议上虽没被点名挨骂,但这绝对不是场愉快的会议,会后又有人来挑衅,唉,真是乌烟瘴气的一天!

  深呼吸,微笑。

  “嘿,不错嘛,还笑得出来。”何菱拍了一下谷丹橙的肩,顽皮的眨眨眼。

  “我方才看到你们系上的刘主任脸色不佳的走过去,以为你已经惨遭毒手了。”

  “我的确是惨遭毒手了,只是运气好大难不死而已。”

  她那苦哈哈的表情让好友忍不住揶揄她。“我以为现在除了男性内裤外,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击到你了。”一想到谷丹橙和柳尚春在老妈生日会上闹的笑话,她还是忍俊不住。

  “你饶了我吧!”

  何菱是孟亮晴的女儿,两人算打小认识,可真正走得近反而是长大后在同一所大学任教。

  谷丹橙笑叹。“还是你们商学院风平浪静。”

  “商学院平静?哈,只要谈到钱的都不会平静啦!不过咱们学校的理工学院倒是比较特别就是。没办法,你们系所有几只斗鸡,一只斗鸡顶多据地为王,几只斗鸡在一瑰就成为罗马竞技场了。”

  提到这,她说道:“我们商学院最近倒有件大事,话说商学院院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直致力于咱们商学院在各大专院校商学院的能见度。你也知道,这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学术机构能够让别人注目的,不外乎忽然哪天有哪个老师、学生,发表了几篇惊世绝黯的论文,要不就索性抱个国际大奖回来,再要不就是哪个毕业生成了名人。”

  “我倒觉得找个名人回来是最快的方法。”谷丹橙没多想的说。两人在一株大榕树下的椅子上坐下来。

  “正解!有个各校竞相争取的超级大咖我们院长注意很久,还惊动校长去邀聘,谁知道人家还是不卖他面子。”

  “这么大牌!”

  “欸,没办法,谁叫人家真有本事。说长相有长相、说家世有家世,说墨水,人家还真有墨水。”

  谷丹橙笑了出来。“要什么有什么,说得好像百宝箱。”

  “那一位以往在美国时,听说任教的都是一些名校。咱们学校啊……不上不下的,我要是他也会回绝吧。”

  “对方回绝就算了,再找下一个就是。”

  “去哪儿找这样顶尖人物?而且我们院长又岂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他加码薪资,人家根本看不上,他现在正想尽办法一搏,最近看到他都可以感觉到他浑身散发着一股All in的气魄和孤绝。”

  “看来是志在必得。”

  “谁说不是呢?不知道打哪儿打听到人家住的饭店,就怕是要二十四小时对人家紧迫盯人。”

  “瞧你把你们院长说得……”谷丹橙忍俊不住。“不要小看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执着。”

  谷丹橙想到商学院院长那圆滚滚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口袋的手机响了,何菱也差不多要走了,两人就此别过。谷丹橙看来电显示,是那家饭店的电话,急急的接起。“是,我是谷丹橙……”

  饭店柜台小姐有礼的说:“您早上打来电话,谷小姐的确和我们饭店的贵宾拿错了袋子。”

  谷丹橙忍了一整天的乌烟瘴气,总算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了。她语气轻快了起来。“真的吗?那好,我马上把东西拿去换。”

  “是这样的,小姐,那位先生说你造成他很大的困扰。”

  “困……困扰?”除了洗澡后发现没有内裤换之外,还能有什么困扰?也不一定,万一他一样也是送人的礼物呢?也许,当对方当着其他的友人面前拆礼物,他也体验过那种一千头神兽奔过胸口的感觉。

  “是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