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孟亮晴这也才明白,为什么方才她要这样强调她不会骗人、不是坏孩子。“晴晴阿姨相信小橘子,我知道你是不撒谎的好孩子。”

  小孩子心思单纯,苦恼很快被转移了。小橘子露出腼腆的笑容点了点头。可孟亮晴的心情却舒展不开来。一想起王靖雪的单纯善良,她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这个孩子真的要留在她父亲身边?要在那样没有温暖,处处危机的家庭长大?她是不是该把这事透露给王靖雪的大哥知道?即使没办法取得监护权,好歹让那一家子知道,即使小橘子没妈咪,外婆家的护佑仍是在的。

  只不过不是置于眼皮下的照顾,在这样艰难的家庭环境下成长,更令人担心小孩的心绪成长。

  小橘子看着她眉宇紧锁,小声的说:“晴晴阿姨不要难过,小橘子不痛了。”

  孟亮晴一怔,这才明白她以为自己担心她的伤势而愁眉不展,正安慰着自己。自己这样一个大人反而要小孩子担心,她一笑,“我们小橘子最勇敢了。”

  小橘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腼腆笑笑。“我妈咪说,勇敢是最重要的宝藏。大人和小朋友只要勇敢,就可以打败所有的敌人。”

  “……是啊。”孟亮晴在心中喟然叹息。没了疼爱她的母亲,一个不看重她的父亲,勇敢真的是她的宝藏。没有了勇敢,她什么筹码也没有。

  “晴晴阿姨,小橘子真的很勇敢对不对?”

  “我们小橘子是宇宙无敌的勇敢!”

  “喔。那痛是不是比宇宙无敌的勇敢更厉害?”

  孟亮晴脑袋一时转不过来。

  小橘子重重的叹了口气。“小橘子既然是宇宙无敌的勇敢,为什么我的手、脚,全部都还好痛好痛?宇宙无敌的勇敢没有办法打败痛。所以,痛比宇宙无敌的勇敢更厉害对不对?”

  孟亮晴忍不住失笑。这丫头!

  外头阳光好大,又是个好天气。

  小橘子住院的第十天。其实她只是手骨折又有些脑震荡和外伤,打上石膏再观察有无脑震荡就可以出院了。可谷腾丰借口不放心小孩的状况,和医院又有些关系,就让小橘子继续住院。

  五岁小孩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哪里可能乖乖的躺在病床上?加上小橘子自小陪着她家妈咪长住研究室,里头的叔叔伯伯、阿姨姊姊一堆,较之同龄的小孩不怕生。从能自行下床的那天起,她就往护理站、其他病房到处串门子,每串完一轮回来,手上就多了一些吃吃喝喝的东西。

  对面病房车祸住院的叔叔前天就出院了,串完左右两边病房的门子,她还是习惯性的看了看对面虚掩的病房。昨天下午好像有人住进来了,是什么样的人?大概又是大人吧?住院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唯一她比较不满意的是没有差不多年纪的小孩。

  对面病房住的新病人,好像……不是大人,也不是老人,会不会是小朋友?小橘子推开虚掩的门……没人在?病床上床被零乱,明显有人躺过,可现在却没人在。小橘子正觉得奇怪之际,后头有人喝住她—

  “你是谁?进来这里做什么?”

  回头看,有一个和她一样,手上打着石膏的男孩冷着一张脸看着她。

  小橘子发现有个和她一样的小孩很开心。而且眼前这个哥哥长得……像王子一样好看。她一时间居然有点腼腆,忍不住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憨憨的傻笑。

  清秀的大男孩眉一皱,不耐烦的喝道:“笑什么?我问你话呢!”

  “大哥哥一个人住医院吗?”

  “废话!难不成要一家子住进来吗?”男孩的坏脾气辜负了天生的好皮相,恶声恶气的让人的好感度直降。“还有,谁是你大哥哥?我又没有妹妹,恶心!快吐了。”

  “快吐了,为什么?你很不舒服吗?你也是脑震荡了吗?我前几天也是,你不用害怕,过几天就好了,还是我叫医生叔叔来?”她认真的说。

  “不用了。”哪来的天兵!

  小橘子走到他面前仰头看着他,忽然笑了。

  男孩错愕之后有些恼怒道:“你笑什么?”

  “我们好像照镜子喔!哈哈……”

  男孩这才注意到这小胖妞打石膏的是左手,他是右手;他左额缝了几针,她则是右额。连鼻头上的擦伤都是他偏右,她偏左,还真像照镜子。他嘴角抽了抽,努力忍住笑,板着脸继续粗声粗气的说:“谁跟你在照镜子,你那么矮又那么丑。”

  “我才不丑!我妈咪说我是全世界最可爱又最聪明的小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