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腹黑教授谋夫位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年前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这里到底是哪里?手指稍稍的动了动,这小小的动作像是忽然牵动了全身的痛觉一样,锐利剧痛令躺在床上的伤患眉头皱了起来。

  约莫同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怕惊扰她似的,轻巧的走到病床旁。

  “……怎么会这样?”

  “到底怎么摔的?怎么摔成这样!”柳尚春天生大嗓门,硬是压低分贝,怕惊扰了小病人。

  病房里访客的声音令小伤患安了些心,那是妈咪的两个好友的声音。

  “听说是自己从二楼摔下的。”

  “都那么大了,怎么这么不小心!”温柔的声音感叹道:“欸,要靖雪知道她的宝贝女儿摔成这样,不知道有多心疼。”

  两人互看了眼,齐齐的叹了口气。

  “靖雪……这么一个顶尖的人才,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她可真舍得!小橘子才五岁呢,那自诩风流的男人不快活死了,外头的女人现成的,连私生女都现成的,她这么一死,等着吧,那没天良的大概没多久就把外头的那一家带进门,来个一家‘团圆’!”

  “小声点,不要在小孩面前说这个。”

  “小橘子还睡着呢!”那人又不服气的说:“就算不是这样,她妈咪受的委屈难道不该让她知道?”

  “一来,孩子小;二来,如果我是靖雪,我只要小橘子快乐的长大,大人的是是非非她就算知道又能如何?徒增困扰罢了。”孟亮晴轻叹,感慨着手帕交的际遇。“这么顶尖聪明的女人遇上了感情事也就胡里胡涂了。当初谷腾丰对她大献殷勤时我就劝着她,那个人虽然一表人才,又是研究室里的研究员,可私生活过于精采,不会是个安分的,她到底还是没有听进去。”

  “靖雪热衷于研究,接触的男人不是一些年高德劭的教授,就是一些鸡皮鹤发的学者,要不就是和她一样只把化学元素当情人的男人,哪里禁得住谷腾丰那种衣冠楚楚又长相不俗的男人。”平心而论,谷腾丰当年在大学里就是校草,这样的人扔进长相素质普遍低下的研究室,那绝对“祸国殃民”。

  “靖雪……用情很深。”

  “那也得要有人懂、会珍惜。姓谷的只看重她化学方面的长才和家世背景。那人享誉国际的几篇论文,哪篇不是靖雪的心血!果真是人无脸皮,天下无敌!”

  一声长长的叹息。“都说夫妻一体,如果谷腾丰对靖雪好,那原本也没什么。只可惜……”

  “可惜靖雪刚怀孕,才知道外面那女人的孩子都两岁了。”柳尚春不屑的撇了撇嘴。“靖雪那么敏感的人,想必早知道谷腾丰的事。我觉得分居的这些年她疯狂寄情于工作,是一种慢性自杀吧?哪个研究员会每天在研究室待到两三点?”柳尚春说到这里突然哽咽得说不下去。

  她和孟亮晴同时想到王靖雪在新年期间带着小橘子到研究室做研究,忽然心肌梗塞猝死。小女孩不知道妈咪已经死了,打电话给柳尚春说妈咪病了,全身都冷冷的,她给她盖被子,手搓着她的手还是冷冷的,叫也叫不醒。

  她和孟亮晴赶到时看到小橘子正倚在王靖雪身边,童言童语的劝道:“妈咪,你起来嘛,喝一点热开水就会温暖了。你起来嘛!只要你起来喝开水,以后我会当个好小孩,不会吵着要出去玩……”

  两个姊妹淘鼻酸的泪崩了。

  王靖雪在一个寒流来袭的年节日子就这样抛下了才五岁大的女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