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两人再度把身上的衣服浸得更湿,然后往外冲,赫墨言背着者太婆,不太能再顾及跟在后头的梁冬薇,等他一口气冲出火场,才赫然发现她没跟上。

  放下老人交由医护人员处理后,他又要往火场里头走,两名消防人员赶紧阻止他。“先生,里头很危险,别再进去。”

  “什么话?我老婆在里面!”他用力一挥拳打倒了一人,趁机又往里头走。

  进去没多久他就发现倒在化妆室外的梁冬薇,她可能呛昏了。

  “冬薇,撑着点,我们一块出去。”他抱起她就要往外跑,一块烧得火红的天花板却从天而降,他抬眼注意到时,已然迟了……

  整个背被烧得火红的大木板压住,那种痛,痛到咬牙、痛到发狂……

  那一天的情况,赫墨言其实不太愿意回想。

  在复元的那一年,他仍时常反覆的作着可怕的恶梦,梦见那场火、梦见他救不了梁冬薇,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他是痛醒,也是哭醒的,幸好他只要稍微一动,就有一双温柔的手轻抚着他,安慰他、告诉他没事了。

  夫妻俩因为那场火灾关系更加紧密,什么误会都不必解释了,一个男人可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冲进火场救妻子,这样的深情还需要再怀疑他会不会搞外遇、会不会偷腥吗?

  那件事之后,梁雪蔷只简短的传了简讯道歉,也许觉得丢脸,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们,她选择出国去。等哪天她真的可以放下对赫墨言的感情时,或许才会再回到他们面前,正式的道歉。

  而那些八卦杂志也意外的没渲染那则绋闻,毕竟一场大火后,赫墨言的两则新闻中,搞外遇的那篇较之豁出生命救妻子的那篇,已经显得没什么可看性,流言更不攻自破。

  除了常作恶梦之外,赫墨言的手术后复健也是一条漫长的路,只是所谓的“漫长”,是指对他自己而言,事实上他恢复的速度之快,连医生都啧啧称奇,赫太太梁冬薇则取笑他说,他拥有媲美蜥蜴的复元能力。

  事情至今又过了一年,此时正值初夏时候,梁冬薇坐在菩提树下画画,画着画着眼皮又重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每逢假日,一有空他们就回家陪老人家,有时陪赫墨言的老爸,有时则到梁冬薇外公家,当然最常见的是两个老人凑在一块下棋,有时还相约去钓鱼。

  这天,他们正是回梁冬薇的外公家度假。

  穿着宽松衣服在树下打盹的她,还看不出变化的肚子里已孕育着小冬薇或是小墨言。怀孕近四个月了,他们不急着窥视日巳聿夕孩子的性别,倒是两个老人家已经买了满屋子的婴儿衣物和用品,还下棋用输赢决定谁买男的、谁买女的。

  赫墨言拿了件薄毯子要为老婆盖上,毯子才触及她的身子,她立即醒来,一见是他,她笑得甜蜜。“我又睡着了?真是的,越来越像某种动物了。”她打了个哈欠,稍稍坐正了身子。

  他替她捡起掉在草地上的素描簿。“你好久没画图了,什么时候再帮我画?”

  “现在不行。之前画不好是因为逃避现实,不肯承认心里有你,笔下的人物自然失真。如今画你则是会过度美化也不好,一样不像。”她顽皮的吐了吐舌头。

  “理由真多。”透过大树枝叶间的空隙看着天空,赫墨言说:“天气真好。”

  看到天空,梁冬薇就想到老公电脑里未凑成的蓝色爱心。“那颗象征你告白勇气的心一直都没完成耶,只到八十六。”

  “不完成也没什么不好。有着空白感觉就像永远有不足,才永远知道要努力去填补。”

  “本来我还想说那剩的空白由我来补,那些勇气由我来给咧。”

  他偷香了她一下,“赫太太,谢谢你爱我。”

  “谢谢你给我时间,等我爱你。”她现在想告诉妈妈,她不在乎在爱情里谁是赢家了,一路赢却老是错过得到幸福,有什么意义?

  “你方才睡觉在笑,梦见了什么吗?”

  “咦?有吗?”

  “有。”

  梁冬薇想了一下。“啊!我想起来了,我小学时候和妈妈一直都住在外公家,有一年暑假,外公家别墅外的空地在建别墅……”她指了指围墙外的别墅,“喏,就外面那一片别墅。我喜欢在工人上工前的清晨时间或他们下工后,拿着我的纸笔偷跑进去,想像别墅里要如何隔间、摆饰,然后画下来。”

  赫墨言心一跳,皱着眉。“然后呢?”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诬赖我是小偷的工人叔叔……啊,那叔叔又高又黑。”她看了他一眼,“奇怪,以前不觉得,现在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一点像他?”她大致的形容了一下后来发生的事。“……算来,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可是对于救命恩人,你却给了一个不怎么好听的称呼。”

  梁冬薇奇怪的看着他,“有吗?”

  “有!你叫他‘黑肉叔’!”他咬牙切齿道。

  她一脸惊奇,“对欸,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那个‘黑肉叔’。顺道一提,那一年黑肉叔我才十七岁!”

  “……”不会吧?他们这么有缘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