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慢慢的,四周陷入了火海,她心想自己这下大概完了……

  赫墨言甫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饭店一、二楼已经陷入火海,那些政要名人个个狼狈的站在外头围观,有人想到可能还有认识的人未逃出,在外头呼天抢地的哭。

  火势直窜上层,楼上的饭店房客绑着安全带一个个由上往下跳。

  一些比较好心的人则在消防车未来前,向附近店家要水桶蓄水接力救火。

  赫墨言寻找着梁冬薇的身影,看到罗政宇,他快步地走向他,“罗先生,冬薇呢?她今天有出席宴会吗?”

  罗政宇忧心的说:“她有参加,可是……”

  “可是什么?”

  梁雪蔷走了过来。“她比我先踏出饭店,早离开了。”

  “你亲眼看她踏出饭店?”赫墨言再次确认。

  “……当、当然。她、她开车回去了。”她心虚的不敢直视他。

  罗政宇见状急忙说:“你骗人!冬薇打算从后门离开,大门狗仔那么多,她怎么可能从正门走?而且我方才还去她停车的那里,她的车子还在……”说到这里,他的眼中难掩焦虑。“消防队在干什么?怎么还不来?”

  赫墨言闻言胸口一窒,二话不说提起一旁地上的水桶就往身上淋,一桶再一桶。

  梁雪蔷错愕的瞪大眼,“旭、旭海哥,你要做什么?”他不会是要进火场吧?

  “进去找冬薇。”

  “你疯了?火势那么大,也许她早就——”

  赫墨言挥开她的手。“你不是说你亲眼看到她离开了?果然又在骗人!”他不再理她,自顾自地往火场里走。

  她连忙追上,“别去!那里很危险,火势这么大,冬薇她、她……”

  “她不会有事的,我们之间有好多事都没解释清楚,她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传天空相片给我,所以我不会让她有事。”

  “赫墨言……”罗政宇想阻止他,却被他脸上的义无反顾震住了。

  他大步的走向火场,在他眼里火焰像是不存在似的,他好像只是进到一间大房子里找梁冬薇,去去就来。

  这男人是真的爱冬薇,对他而言,她比他自己的安危更重要。这样一个男人,会如同狗仔记者在谈论的,和雪蔷有染吗?必然是有什么误会或被人设计了吧?

  罗政宇看了一旁的梁雪蔷一眼,“赫墨言和你的绋闻,不会又是你一手导演的吧?”见她不语,只是担心的看着前方的火海,他摇了摇头,“你看不出来吗?赫墨言深爱着冬薇,这样的日巳聿夕感情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再大的误会都不会比生死还重,无论有多少误解,他们终究不会错过彼此。”

  她的眼眶红了。“你……不是很喜欢冬薇?看着她爱上别人,你不恨?不会想不择手段的去抢回来?”

  “抢回来,冬薇会快乐吗?况且为什么要‘抢’?这不表示你也清楚在他心中的那个位置已经有了别人,所以才需得用抢的?”

  “我会很快的再取代回那位置。”她不甘心的说。

  “感情的事不是可以这样取代来、取代去的,你心机用尽,结果看到了什么?不但没让赫墨言回到你身边,还不断地激化他对冬薇的情感。你真的该清醒了,雪蔷,有时候成全也是一种爱的方式,不要到了最后你想要的没得到,你爱的男人还恨你。”

  梁雪蔷没再说话,眼泪却一直掉。

  赫墨言冲进火场,里面温度高到令人片刻都快待不住,他在火场内大喊,直往后头走。进到里头不久,他听到水火触及的嘶嘶声,想必外面是消防车来了。

  饭店里除了火还有浓烟,他扯开嗓门大喊,“梁冬薇?梁冬薇?”

  他一路往里头走,不时还得闪躲烧红颓圮的天花板碎屑,有好几次险被砸中,灰烬落在皮肤上烫出了些水泡。忍着痛,他仍寻着她。

  “梁冬薇?赫太太?”

  走到快尽头时,他发现这里似乎没有其他地方热,一瞧原来是有面墙被震倒,外头的空气可进来一些,但同样的,里头的火也会往外窜,不过只要包着湿布,应该跑得出去。

  “梁冬薇?你在里头吗?梁冬薇?”他耳听八方,好像有个微弱的声音隐约从另一个小空间传出,他一走近发现里头都是水,这里是厕所吗?“梁冬薇?”

  “咳咳……咳……”对方咳到说不出话。

  赫墨言确定里面有人,用脚踢掉颓垮挡住去路的燃烧木头走进里头,发现梁冬薇抱着一个老太婆缩在一角,她把所有可以打开的水龙头全打开了,里头积了不少水,温度因此降低不少。

  他一怔,急忙走进去,“冬薇!你还好吗?”

  梁冬薇仍咳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见到来人是他,眼眶立即满是泪水,大力的抱住他。

  “我们得先想办法出去。”他看着那已然呛昏的老太婆。“我背着阿婆,你跟在我后头,我们要度过外头那团火。这里的氧气越来越少,躲着不是办法。”

  她点了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