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事情不是那些八卦记者说的那样。”梁雪蔷神情忧伤的表示。

  “有什么不同?”

  “我和他真的是因为工作关系才一起出国,他本来想带你一块去,只是你这段时间很忙才没提。”

  “这是理由吗?他根本连提都不曾跟我提过,我甚至不知道德利和扬鼎合作的事。”他注资扬鼎她也不知道。这该是跟她极有关系的大事,为什么没人告诉她?有什么理由需要这样偷偷摸摸?这不摆明了心里有鬼?“真想带我去他就该问我,去不去是我的选择,造成这样没得选择的结果才来怪我吗?”她看着姊姊。真好,姊姊还能哭,可是她呢?泪水被怒火烧干了,想哭也没泪可流。

  “你要怪我、要生气都没关系,我只希望有件事你别误会。”

  梁冬薇不解的看着姊姊。“误会?”

  “我想……旭海哥其实是比较爱你的,而且你是他的妻子,他不是有意做出令你伤心的事。”梁雪蔷说着眼眶又红了。

  她了解妹妹,与其对妹妹摆出胜利者的态度,激发妹妹的好胜心,还不如先压低姿态,然后再有意无意的点出赫墨言其实也没这么爱老婆。

  妹妹是个凡事追求完美的人,应该说,她的母亲是她的借镜,令她不愿在爱里委曲求全,有朝一日她若突破心防的想去爱,也要一个百分之百只爱她、只属于她的男人。

  这样的性子谈起感情其实非常吃亏,当她感觉到在赫墨言心中她不是唯一、也是被选择的对象时,这将是骄傲的她所无法忍受的,更是她会选择退出的关键。

  比较爱你?不是有意?梁冬薇皱了眉。也就是说,她不是赫墨言的唯一?而且他的确做了伤害她的事,只不过是“不小心”?

  伤害都伤害了,这和小不小心有什么关系?

  “旭海哥知道你不爱他,而且和政宇交往过,他很痛苦……我陪他喝酒解闷,那晚我们都喝醉了,所以……”梁雪蔷故意打住不往下说,这样的提示够妹妹想像了。

  “……不要再说了!‘我不爱他’这话是他跟你说的吗?还是,又只是你自己感觉的?不是成天把爱挂在嘴巴上的人才懂得爱,也不是那样的人才爱得多、爱得深。你们不是我,凭什么这样说我?”

  梁冬薇的反应让梁雪蔷眯起眼。妹妹爱他……她确定妹妹爱上了赫墨言!

  那好,这表示她只会更痛、更难过!

  梁冬薇现在不只是心烦,连头都开始有点发疼了。“你要说的话说完了吗?如果说完,我可以走了吗?”

  “你、你别怪旭海哥……”

  她不耐烦了起来,“你喜欢他的心意我很‘感动’,可是请原谅我,我无法不怪他。你都前来面对我了,接下来,也该是他来面对我的时候。”

  梁雪蔷一怔。以妹妹的性子,应该不会想再见到赫墨言那个“混蛋”才对,她以为她表演完这段,妹妹这边的“戏分”算演完了,接下来只要八卦媒体继续吵,她三不五时再丢出些暧昧消息挑动一下妹妹的神经,妹妹一定很快会提离婚。

  可她竟然要见赫墨言!这怎么可以!

  “旭海哥真的很在乎你,发生事情后他很懊恼,还要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就是怕你伤心。只是我们没想到事情会闹大,我怕你对他产生更大的误会,这才自作主张的告诉你真相,你要是找上他,他一定会怪我多嘴,到时候……”她眼眶又红了。“他可能连理都不想理我了……”

  “你担心他可能不想理你,我却是在找一个令我可以真正死心、狠心放手的理由,所以,我们的诉求并不冲突。”梁冬薇哀莫大于心死的冷笑,“我若真的放了手,即使他不理你,只要你有心,仍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跟他耗,不是吗?要是我是你,一定早早催促他来见我。”

  梁雪蔷的心狂跳着。她不可能让他们见面的,否则到时她就功亏一篑了。

  “雪蔷,你回去劝他来面对我吧,我只听他怎么说。”梁冬薇忽然又道:“对了,今天这宴会他或许也有受邀,我去看看他有没有来?来了正好,事情也不必拖着了。”

  她吓了一跳,连忙阻止,“你、你不是很累吗?我看你脸色真的很不好,还是先回去吧。而且、而且宴会中有不少记者,那些人对八卦可比正事更有兴趣,好歹这是人家的造镇酒会,我们不好喧宾夺主。”

  最后一句勉强说动了梁冬薇,她目送着姊姊匆匆离开,心中暗忖,姊姊好像很不愿意赫墨言和她见面,为什么?而且方才心情激动,专注在对话中没特别注意,她这一回神,瓦斯味道好像重了起来?

  算了,今天不想再烦这事了,她打算回自己的公寓住,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了。

  想是这样想,但她知道自己还是会不断的去想很多事,想赫墨言,想这个对她这样疼爱有加的男人,为什么可以说变就变?难道他对旧情人有这么难以忘怀?想她在面对这次的事情时,是不是可以不再折磨任何人,包括她自己?

  想起今天早上拍的第八十七张天空相片,她掏出包包中被设定成静音的手机,想再看一眼然后删除,怎知手机一掏出,竟发现上头有十二通未接来电!

  打开一看,只有一通是罗政宇打的,其他都是赫墨言……他急着找她?

  正打算往大厅走,她忽然想到方才有支古铜发夹忘了带走,才走回化妆室,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突地响起,接着又连续砰砰两声,威力之大连饭店及周围的几栋大楼都震了一下。

  火团由厨房方向冲了出来,追窜充塞着每条相通的通廊,霎时之间,宾客的尖叫声、求救声四起,现场活似人间炼狱。

  看着化妆室的入口处已冒出浓烟,梁冬薇捣着口鼻也慌了,她想起以前看过火灾逃生的方式,便把小外套用水浸湿盖住口鼻,然后伏低身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