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到了就寝的时间,他以为终于可以摆脱那女人的影子“纠缠”了,没想到恶梦才开始,他居然作了春梦?

  00你个XX咧!早就已脱离了十几岁那种毛头小子的年纪,他居然还会发春梦?曾看过的咸湿版A片,在梦里全换成由他和她领衔主演,醒来时他两腿间甚至还“搭帐篷”,实在太夸张了。

  一个星期的出差,他就作了两次春梦,简直欲求不满。啧!

  其实,两人先分开一星期也没什么不好,总比在冷战期间又爆发口角好吧。她不在身边的日子,他反而会想起两人在一起的幸福感,对于她说不爱他,也就感觉没那么伤了。

  他本来就知道且甘愿赌一把的事,没什么好说的。爱不爱重要吗?当然重要,但是前提也要两人能够在一起,相处愉快才是他目前要努力的。

  他爱梁冬薇,因此可以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等她回应,眼前的挫败,他就当成功前的磨练吧。

  至于罗政宇曾经和她交往过又如何?梁雪蔷的话他向来会自动打个折扣,有些事不必尽信。梁雪蔷对冬薇的心理解释得太透澈,反而比较像是她自己的想像,抑或加油添醋,因为以冬薇和她的关系,绝不是会掏心掏肺说心事的好姊妹。

  说到梁雪蔷,这女人还真的……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形容她了。

  这一回出国,他刻意排开不和她搭同班飞机,就是怕有些无聊八卦传出,但明明她晚他一天出发、住不同饭店,最后,他们却还是搭了同个班机、下榻同一家饭店,而且住同一楼层中间只隔几间房。

  某天夜里,她喝得醉醺醺的敲他的门,他怕吵到隔壁客人只得让她进门,不过却情商饭店管家照顾她,自己则改去睡她的房间,直到隔天一早十点和客户有约,他必须换衣服,才又回到自己房间。

  这女人到底在干什么?乱七八糟!

  秘书沉吟了一下,又说道:“早上有一家八卦杂志记者打电话来,我挡掉了,可是那种狗仔不好应付,我担心会闹出什么事。”

  赫墨言不当回事的扬眉。“还能怎么闹?”

  “他问的问题有点犀利。”

  “对那种人,你这是在侮辱‘犀利’二字。”

  “他问我,你是不是和梁雪蔷小姐一起出国?”

  他怔了一下,原本端起咖啡要喝又放下。“然后呢?”

  “他们手上似乎握有一些相片,指出你和梁大小姐住同一间房,早上还一起出房门。”秘书蹙眉道。

  赫墨言脸色丕变。“胡说八道!”

  他想了一下,这回出国直到上飞机前,他都不知道自己和梁雪蔷搭同班飞机、住同家饭店,况且狗仔在国内的确无孔不入,在国外却没那么神通广大,哪这么巧可以拍到梁雪蔷喝醉进他房门,以及他回房换好衣服和她一同走出房间的画面。

  而且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们没拍到管家进他房门,和他住到梁雪蔷房间的画面?这摆明是菜挑爱的吃嘛!有什么人会无聊到花钱这么做?既得利益者又是谁?

  他想来想去,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一个人——梁雪蔷。

  这一切大概都是那女人玩的花招吧,八卦狗仔会找上他,一定也会找上梁冬薇的,两人才吵架还没破冰,如果又加上这个误会,那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想到这里,赫墨言立即起身,“张秘书,我先回家一趟。”手机才充不到一格的电他就拔起来,然后开始打梁冬薇的电话,打半天她手机有通,可没人接。“怎么回事?”

  “赫总要找夫人……如果她有参加造镇酒会,现在应该在会场了。”秘书连忙提醒,都快八点了,人不知会不会先早退。

  赫墨言立刻往外走,心烦意乱的坐上车,慢半拍的发现手机显示着六通未接电话以及四封简讯,全是梁冬薇的号码。

  他打开一看,里头尽是天空的相片,相片下还有简讯——第八十三张天空,第八十四张……八十六张天空。

  他怔了一下。难道梁冬薇知道了?

  那么她传给他天空相片的意义……他可以有所期待吗?

  他继续拨着手机,心想她怎么不接?她现在在干什么?是因为他电话都没接没回而生气吗?她是否有发觉梁雪蔷的出现伴随着太多的阴谋?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感情的事只要双方够坚定,外头怎么纷乱也影响不了,但他忽略了人心其实没有想像中的可靠,不是怕受诱惑而意志不坚定,而是怕人言可畏。

  一思及此,他居然心神不宁了起来。

  造镇计划开幕酒会政商云集,话题够、名人多,记者自然也不少,镁光灯此起彼落的闪个不停。

  罗政宇今天算是记者采访重点之一,但明显的,他身旁的美女设计师梁冬薇更有采访“价值”,绋闻缠身的她,有意无意的躲在他身后阻挡刺眼的镁光灯。

  “梁冬薇小姐,有个关于你丈夫的绋闻消息,我们……”

  见她都快招架不住,罗政宇挺身而出,“我想今天是造镇酒会,我们不模糊焦点。”从方才到现在,已经过到三个白目记者,他其实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可梁冬薇的脸色从今天一出现就很不好,他不得不关心。

  发生了什么事吗?只是私事的部分他也不便问她,她想说自己就会说。

  挡去了记者的发问,他把她带到一旁。“你要不要去化妆室补个口红?你的气色看起来很不好。”他压低声音说:“还是累了想提前回去?是的话,问一下工作人员后门怎么走。”

  梁冬薇点头。“谢谢。”她稍微看了一下会场,姊姊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她。如果姊姊又很故意的跑来跟她说些有的没的,她真的会疯掉。

  八卦绋闻看来传开了,她的态度就是不理会、不回应,当然,她也拒绝听姊姊说些什么。

  她决定了留发言权给赫墨言,想知道他对那些相片怎么解释,所谓“无风不起浪”,她等着听他要怎么说。

  心情已经很糟了,待在这里随时有白目记者远到机会就会过来挑动一下她的情绪,反正今天她不是主角,提前离开应该不会有人说什么。

  她躲进化妆室去洗把脸,却没想到出来时就看见有人倚着墙,在长长的通廊上等她。

  天!是姊姊?她到底想怎样?

  梁冬薇深呼吸,一步步走向她,有点疲惫的开口,“我想……你可能有很多话要告诉我,可是说真的,我今天好累,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奇怪,是错觉吗?隐约中她好像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瓦斯味道?

  梁雪蔷哽咽的说:“别这样,我知道你很生气,把事情闹得这么大我真的很抱歉。”

  “真的抱歉就不会闹出这些事了。”憋了一整天,梁冬薇的心情时而愤怒、时而伤心,她甚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整个人满是快爆炸的负面情绪。本想忍到见了赫墨言再听他怎么说,偏偏绋闻女主角自动找上来,那她是不是先听听她怎么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