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吃一口,就一口,不好吃以后不再逼你吃。”他夹了块螺肉和着几片九层塔亲自喂食她。

  “很烦欸你……”好一会儿她才勉强张嘴,然后很快的爱上这道热炒美食……

  梁冬薇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笑容却终结在淡淡的惆怅中。

  坐在对面问她事情的罗政宇有点错愕。“……冬薇?”

  她回过神,“……是。”

  “你怎么了,今天好像一直在闪神?”

  她没否认,歉意的一笑说:“不好意思,你方才说什么?”

  “下星期这个Case的酒会你会出席吧?”斥资百亿的造镇计划是个大Case酒会必定是政商云集。

  “嗯,我会去。”这种应酬式的酒会她兴致缺缺,但也知道有些场合自己必须露一下脸。

  夹了块凉拌鲜笋,罗政宇问:“你和赫墨言常来这里吃?”

  “偶尔。他厨艺不错,通常只要有空他就下厨。”梁冬薇又啜了口啤酒,平常的她不会聊这些琐碎的家常小事,可今天她忽然好想说。“赫墨言喜欢吃辣,他做的菜有很多都会加辣,但因为我不吃辣,于是他本来会加辣的后来都不放了。至于真的没辣椒会有损风味的料理,他越做越少,要不然就是分有辣、无辣。

  “他喜欢喝我煮的咖啡,每天早上总要来一杯,后来我才知道他煮咖啡的手艺不下于我,甚至更好。他只是喜欢这种我专程为他而做的事。”

  罗政宇有些讶异她会对他说这些。这些事藏在她心里多久了?会注意到这些细节,说她不投入婚姻生活、说她对赫墨言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再者,他也由这事看出来她只把他当朋友,彼此连点暧昧空间都没有。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还有情意的话,绝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对另一个男人的感情。她真的只当他是信得过的朋友了—他在心中叹息。

  早在之前,他便隐约感觉出她对赫墨言的不同,现在是更确定她的心意了。他心里有些苦涩,可不至于不甘心,毕竟重逢后她从没给过他任何机会。

  “那个人可能是因为成长环境的关系,很渴望一个幸福的家庭,结婚后他成了宅男似的,没特别的事就不出门,他做饭便要我煮咖啡,要不就是一起讨论工作的事……他总是有办法把生活过得温馨有趣,这样的男人却娶了一个……婚前就告诉他,绝对不会爱上他的女人。”

  为什么讲到这里她的心会这么痛、这么难过?因为她从来没有发现过他的心意吗?不,也许是她根本不想去发现,因为她怕,怕知道他对她的心意。

  她无法回应他的心意,却又贪恋和他在一起时轻松愉快的感觉,说到底,她真的是一个令人厌恶的自私女人。

  “我后来想,他为什么愿意结这个婚?以他的性子,与其说他要娶一个千金来充门面,倒不如说……”

  “赫墨言喜欢你。”罗政宇直接下了这个注解。那男人能力一流,在某个程度堪称白手起家,这样的人有他的傲气,要他娶一个完全没感觉、只为了充门面提升地位的女人,他觉得不太可能。

  梁冬薇又要来了一杯生啤酒。她说:“政宇,你知道吗?打从小时候我就喜欢想像在空房子里要摆什么,我想我是太寂寞了,所以后来成为室内设计师,帮一栋又一栋的房子做室内设计,把对家的温馨渴望投射在每个设计里。可是这又如何?后来搬进来的人是不是会喜欢我的设计?我的设计是不是能满足每个住户的需要?这些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设计是如此,更何况是人心?我总认为什么样的选择是最适合自己,三思孤行的想贯彻,让自己一直走在‘最适合’的道路上,到后来才发觉,我所错过的不只是爱人和被爱的机会,也错过了和幸福相遇。”

  “冬薇,你在这个婚姻中开心吗?”

  梁冬薇笑了。“出乎意料之外的愉快,开心到……我害怕失去,偏偏,我又一再做出伤害他的事。”她苦笑,大致的说了和赫墨言吵架的事。“我想,他知道我们交往过,只怕是从姊姊那里听来的。”

  “要是我,我宁可自己把事情的始末再告诉他一遍,有些事经第三者转述难免失真,如果对方又是有心人,在叙述时加油添醋,事情会一整个走味。”

  “我知道姊姊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你是该防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你果然知道不少事。”

  “冬薇,无论她做了什么,只要你是相信赫墨言的,她又能搞出什么名堂?”

  说到伤心处,梁冬薇红了眼眶,“问题是……我该相信吗?”德利挹资扬鼎的事、姊姊常出现在德利,以及她打电话给赫墨言他却不回应……这些事,消磨了她的信心。

  “真的喜欢他,你就会有勇气去相信。不要听别人怎么说,直接问他,听他怎么说,把你的感受告诉他。冬薇,在爱情面前不要太过骄傲,太过骄傲,你会失去爱与被爱的机会。”今天的他像是她的兄长,即使给她幸福的人不是他,他还是诚心的希望她快乐。

  “骄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