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干嘛?”

  “你今天穿这样很好看。”

  “谢谢。你的话……不用我多赞美了,一进门就像身上打了镁光灯一样,瞧你虚荣得像只孔雀。”

  “感谢赫太太替我选的‘孔雀装’。”

  梁冬薇被逗笑了:心里对于姊姊和丈夫过去的那段情本来还有些介意,此刻已释怀了不少。

  夫妻俩低头细语不知道在说什么,外人看来就是蜜里调油的一对,一起去向寿星祝寿时,赫墨言还拉起梁冬薇的手扣住他的臂弯。

  梁雪蔷冷着脸看着这一幕,也看见罗政宇向侍者要了杯鸡尾酒一饮而尽。“政宇,我知道你还喜欢着冬薇。”

  “人家都结婚了。”他淡淡的回道。有些心情他不想分亨,更何况梁雪蔷心思太复杂,他不想莫名其妙被卷入她所设的局。傻瓜当一次就够了,他无意再当第二回傻瓜。

  只是,第一次这样“清楚”看见赫墨言的真面目,和上一次在饭店远远看到的怎么差那么多?他想,很多被传闻洗脑的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懊恼传闻误人之深吧?

  赫墨言不但长得不差,甚至算得上俊美,以同性的眼光看来,他确实是个兼具魄力和魅力的男人。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不少女人会喜欢的吧?那么,身为他妻子的梁冬薇呢?

  感觉上,她的确不是因为喜欢而嫁给赫墨言,但他方才看他们的互动……她也不像对丈夫没有感情。

  他自认是个可以为了爱情叛经离道、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可唯一的条件是,对方也是爱着他,且非他不可,如果不是,他有什么理由去不顾一切呢?

  “她根本不爱旭海哥!”梁雪蔷气愤不甘地说。

  原来张旭海就是赫墨言?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孽缘?罗政宇苦笑。十几年前,他因为张旭海而成为烟幕弹,惨遭前女友梁雪蔷利用;十几年后,赫墨言和梁冬薇相亲闪婚,他因此无法追回曾因误会而失去的情人。

  他和赫墨言明明一点也不熟,感情路却总因为这个人而特别坎坷。

  “你不是冬薇,怎么知道她爱不爱?就算不爱,你又不是你的旭海哥,怎么知道他不是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样的状态?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只是外人——”

  “我不会只甘于‘外人’这角色!我很快就会让他知道,他娶了一个多虚伪的女人。”

  罗政宇皱眉。“雪蔷,这么做你图的又是什么?你有这么爱赫墨言吗?真的爱的话,当年又怎会什么挣扎也没有就分手?为什么好像每次只要事关冬薇,你就会非得破坏不可?”

  她寒着脸说:“你从来不知道她从我这里抢走了多少东西。”

  “就我看来,是你不断的想从她身边抢走什么。”

  梁雪蔷怨怼道:“你不就是个最佳例证?为什么本来只属于我的情人、朋友和幸福,最后她都能不费吹灰之力得到?”

  他眉一蹙。这样她也想算在冬薇身上?

  “不过,之前的我都不想计较了,我只要她把我最爱的男人还给我。”

  罗政宇皱着眉。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一家气氛悠闲的酒吧里,少了时下夜店五光十色的电音,维持着传统酒吧的放松元素——爵士钢琴、柔和的灯光,以及好喝的调酒。

  赫墨言有些意兴阑珊的啜了口加冰块的威士忌,人在江湖心在汉的他,其实志不在此,眼前的美人巧笑倩兮,他却心不在焉的想着方才的简讯内容。

  他已经连续四天没和赫太太吃晚餐了,她最近老是说忙,忙着和人开会。

  不久前她跟他提过有个很有挑战性的Case想试试,后来才知道那个Case就是着名室内设计师Rick.罗工作室接下的大案,而令他讶异的是Rick.罗就是他有过数面之缘的罗政宇,那个老是出现在他老婆身边,让他心生不爽的男人。

  德利是曾有几个案子想要找Rick,罗合作,可是总因为档期而错过,他曾听过Rick.罗很年轻,倒不知道他竟这么年轻。

  罗政宇和梁冬薇是旧识吗?男人看男人很准确,那男的对他家赫太太很有好感。

  但他都意识到这点了,还要让那两人时不时的凑在一块吗?虽说是因为工作,不过君不见社会外遇事件好发型,多是假借工作之名的“同事日久生情”……

  老实说,他很在意,毕竟越是喜欢一个人,越多当初想都不曾想的东西就会一个个冒出来折腾他,例如梁冬薇曾说过:他不是她的菜,她不会喜欢上他。

  能够清楚知道谁不是她的菜,那想必她一定有曾喜欢的菜做对照喽?

  罗政宇长相斯文俊秀,是很多女人会喜欢的型,不知道为什么,梁冬薇虽然没说过她欣赏什么类型的男人,可是如果不同类型的男人一字排开,要选她心中的那个“他”,他一定把票投给罗政宇。

  那男人感觉就是典型的贵公子,啧!

  偏偏,这种鸡肠鸟肚的事他又不好明张目胆、大刺剌的警告老婆——那女人八成也不会理他。

  唉,夫纲不振呀,他和梁冬薇之间,他知道自己是弱势的,谁教他是那个确认了自己心意的呢?

  爱情,谁先动心谁就输了,最大的赢家永远是那个不爱的人。

  他记得她这样说过,也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是她口中输的那一方,但他从来不否认她对他而言是特别的,一想到她,他心里便会有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那个他求得尴尬万分的婚虽然乌龙,却是他真心真意的心情。

  先喜欢上的人就是输家,他想,这不是定律,是输家的原因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根本不爱他。

  梁冬薇是曾说过她不可能会爱上他,可人心是最难测的,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定律,就是——变。

  只要对方有所回应,情感慢慢加温,谁先爱上的有什么关系?

  在他看来,他不在乎先动心、先喜欢上她,也不在乎自己在前面跑了多久、彼此距离有多远,只要她记得跟上来。

  人生还过不到一半,什么都要论输赢会不会太早?对于志在必得的,他的耐心超乎常人。

  深吸了口气,赫日巳聿夕墨言决定不庸人自扰,就算工作上梁冬薇和罗政宇有交集,就算那姓罗的对他家赫太太心生好感又怎样?只要她自持,什么事也不会有。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