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咦?方才不是说要出门了?”

  “就、就遇到了朋友,传简讯说不来了。”那通简讯如果只是说不会来,没解释原因还好,偏偏还传了别的……这丫头存心折腾她!

  “什么朋友值得她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梁棋英再问。

  怎么老婆今天的神情怪怪的?

  “你这当人家妈的,多注意一下她的交友状况,别让多年前的事又来一回,女儿和一个工人交往,说出去可不是什么光采的事。我最近烦心事够多了,她最好别又给我出什么乱子。”

  “政宇回来了,你想咱们要不要凑合他们?”王明丽突然冒出了这样的话。

  梁棋英低斥道:“丢脸一次还不够?政宇这孩子心思澄明,你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多年前被脚踏两条船?不,他根本是被当烟幕弹!那件事之后,我见到罗董都不太好意思了……欸?你怎么忽然提起这件事?”感觉事情似乎有点不单纯,他沉声问道:“你方才说雪蔷过到朋友,哪个朋友?”他这大女儿交友复杂,他真的很头疼。

  “她、她也没说清楚……”

  “没说清楚你会这样支支吾吾的?”

  “她传了简讯来,说什么多年前不得不放手的爱情又回来了,这一次她一定要把握……”

  “这是什么意思?”梁棋英和老婆想的都是同方向、同一个人。“不管用什么方法,把那孩子给我找过来。”

  王明丽正在头痛之际,忽然眼尖的看到女儿彷佛心情很好的走进会场。老天爷……终于来了!“她来了。”

  梁棋英看向入口处。“咦?他们俩怎么一道出现?”

  掩在大柱后的梁冬薇和罗政宇听到这里,陆续也听到一旁宾客打探的耳语——

  “那男的是谁?”

  “谁?”

  “和扬鼎千金一块进来的那位。”

  “不知道,哪家企业的少东吗?”

  “长得高大又帅气,以前好像没见过。”

  王明丽认了出来,惊讶的说:“赫墨言?!老天!那一位是赫墨言吗?”

  梁冬薇一怔,急忙由大柱后闪出来,她看到由入口处走进来的赫墨言,也同时看到了他身旁的梁雪蔷正用一种爱恋的眼神看着他。

  现在是什么状况?

  现在是什么状况?

  罗政宇尚未从眼前的画面回过神,身边的女人已像拉到极限的橡皮筋发射出去往前冲。是他眼花吗?怎么好像还看到她全身燃着火焰似的,那样子感觉就像要去捍卫主权……什么主权?当然是谁才是正宫。

  来到赫墨言面前,梁冬薇故意不看向姊姊。“来得好慢。”

  “不是说了,要开完会才过来吗?”赫墨言有趣的看着老婆有些僵硬的脸色,怪了,今天谁又惹到她了?不会因为他不能和她一块过来,她就不高兴了吧?

  “你让我等很久欸。”

  “下一次换我等你很久,可以吧?”被老婆眼一瞪,赫墨言笑开了,夫妻俩公然打情骂俏,旁人反而全成了空气。

  不过,有的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当成空气。梁雪蔷僵笑着说:“你们、你们认识?”

  和初恋情人的偶遇让她开心得不得了,连这种大场合都不想出席了,只想缠着他多点时间相处,没想到他说有个重要的宴会非去不可,于是她才陪同他来。

  一看初恋情人竟然出席这种非富即贵的豪门宴,本来她还盘算着以后两人就算复合交往,老爸也应该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再反对,可是一进了会场,情况为什么有点不大对劲?

  她的初恋情人为什么用充满宠溺味道的眼神看着冬薇?那种眼神她记得,只有她才可以拥有,梁冬薇凭什么!

  赫墨言大方的介绍,“小雪,这是我的新婚妻子。”

  小雪?梁冬薇讶异的看着他。他认识她姊姊,而且感觉上交情不浅?想起什么似的,她心跳漏了半拍。

  小雪,在遥遥的记忆里,姊姊最讨厌人家昵称她“小雪”,因为她说只有她最喜欢的人才能这样唤她……赫墨言是她喜欢的人?

  可不对啊,真是这样的话,当初她早就知道相亲对象叫“赫墨言”,若真是旧识、真的是喜欢的人,她为什么拒绝出席,而且把他批评得一文不值?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梁雪蔷脸色丕变,已经连礼貌性的笑容都挤不出来了。“你、你在开玩笑吧?冬薇的丈夫叫赫墨言,他是社交界的、的……”

  “毒瘤。”赫墨言很干脆的代答,有些事麻木了,还满能自我解嘲的。他有趣的说:“大概七年前吧,我父亲收我为养子,他希望我能承继赫家香火,所以我就改了名。”墨言两字还是老头请什么姓名单大师合过笔划的。

  他是个孤儿,当年的名字也不具任何关于身世的线索,只是随便取的,因此舍去了“张旭海”,他没有太多的挣扎。

  现在,换赫墨言对梁雪蔷好奇了。“奇怪?小雪,你好像和冬薇认识,你们是……”

  梁冬薇淡淡的说:“她是我姊姊。”

  他微讶,“她就是梁雪蔷?”本来要和他相亲的那位?

  别怪赫墨言不知道梁雪蔷正是“小雪”,十几年前交往时,他只知道女友叫小雪,出身很好,因为她出门总有司机接送。

  当年的小雪总是有意无意的拒绝让他知道她的事发,可却又表现得很热情,似乎对他很迷恋,他想她是喜欢他的,只是无法接受他当时工地工人的身分。

  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他知道,所以当小雪说以后不再见面时,他也没多做挽留。

  想一想,缘分真有趣,绕了一圈,当年的女友反而成了他的大姨子。

  梁雪蔷没想到是这种情形,她骇白了脸。自己一步错、步步错!

  为什么会这样?当初的相亲,父亲是先跟她提的,甚至把相亲资料都拿到她面前了,但她断然拒绝,甚至连打开资料看一眼相片都不肯。她认为自己是扬鼎生技的大千金,为什么要和一个名声糟、出身低的男人相亲……

  她为什么连相片都不肯看?如果看……如果看的话,她和赫墨言就不会再次错过了。

  赫墨言没察觉气氛怪异,他牵起老婆的手说道:“我还没和寿星打过招呼呢,陪我过去。”

  梁冬薇打量了下他。“等一下。”她动手替他整理领结,小小声的叨念,“这么大个人了,怎么领结还打不好?”

  他乖乖的配合略往前倾,让她替他整理仪容,他一双眼直盯着她看,然后声音低柔的说:“赫太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