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和他认识后,她的生活点滴异常深刻了起来,这样到底好不好?她托着香腮沉思,一个抬头却对上一双温暖的眼神,怔了一下,连忙正襟危坐起来。

  “政宇?!什么时候来的?”她都忘了,罗政宇这次回国的原因是因为签了一个大案子,他事先向对方说明,到时依需要他可自行寻找搭配的设计师。那个大案子她很有兴趣,上一次在饭店用餐他提及时,她就口头答应了。

  罗政宇一笑,“我有敲门喔,是你想事情想得太出神了。”

  梁冬薇按下了对讲机,向工读生要了两杯咖啡后,走出办公桌。“不好意思,招待不周。”

  “别客气了,只是真难得你也会这样沉迷的想事情。”

  领着他进会客室后,她好奇地问:“很奇怪吗?”

  “你是个警觉性很高的人,想再重要的事也会顾及周遭环境,像方才那样全神投入是前所未见。”他调侃她,“在想什么经世大计?”

  “没什么。”习惯了,她一向不是个会和别人分享心事的人,即使在交往的当时,很多事她也不曾说。

  “对了,上一次在饭店你匆匆就离开了,一直忘了问你,咱们那天遇到和一名穿着清凉的女子在大庭广日巳聿夕众下公然亲吻的那人,是谁?”

  “待调教的野兽。”提到那天的事,梁冬薇还是不高兴。

  “呃?不会是你先生吧?”罗政宇试探的问。

  那晚看到的男人十分高大,在饭店里却还戴着墨镜,一整个散发出黑街气势,感觉应该不是会和她有交集的人,但她的反应显然很在意对方。

  她笑了出来。“你说呢?”

  “我听雪蔷说你结婚了,嫁给一个……很特别的人。”

  雪蔷?他们有见面了?“你的用语太客气了,就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用‘特别’来形容她不认同的人。让我猜猜,她八成用‘毒瘤、不入流’来形容吧?”

  “也许她是有偏见,可是对于你的选择,我也有些讶异。”更不无失落。毕竟他回国前还想,如果回来后她身边没有人,两人或许有可能重拾情缘。

  梁冬薇又笑了。“讶异的不只你一个,只不过雪蔷对他真的是偏见,我结婚至今,她根本没见过他,更违论相处,只听外人的片面之词就否定一个人,不太公平吧?”

  “她没见过他?”罗政宇瞧梁雪蔷批评得像她认识了赫墨言多少年一样,彷佛他所有的缺点她都知道。结果,原来根本没见过?

  “没有。我结婚那天她也没出现,可能真的讨厌他吧。”

  “以上流圈名媛千金自居,她的确会排斥赫墨言。”罗政宇不意外。“听雪蔷说你们是相亲认识的,她拒绝了,以为你也会拒绝,没想到你似乎……满中意对方的。”

  梁雪蔷这算另类放冷箭吗?这桩婚姻有点像倒吃甘蔗,因为这样,她之前不怎么中意好像也不重要了。梁冬薇决定换个话题,“说到这个,看来你这次回来是和雪蔷见过面了?”

  怎么忽然问这个?“嗯,在我们约要一块吃饭的前几天,她不知道打哪得知我回国的事,直接跑到我家。”

  罗政宇回国的事是她跟姊姊提的,只不过她心里觉得奇怪,姊姊这回又是在玩哪招?

  和罗政宇约谈公事前她除了约Maya、也曾致电过姊姊,问她要不要和他们一块吃饭?她那时说不要,说没有见面的必要,可事实上,早和他见过面了?

  姊姊好像一直想给她自己相罗政宇早没联络的感觉,但私底下,却又主动找上人家,到底在想什么?

  梁冬薇说:“你们是青梅竹马、也曾交往过,她想和你多聊聊很正常。”

  罗政宇趁机澄清,“我想,我和雪蔷并没有你想像的热络。”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没错,只是这样的情分也会因为很多事而磨损,目前他们还是一年会联络个一两次的朋友,就只是这样。

  她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就她对罗政宇的了解,他算是个长情的人,会说出这样类似撇清关系的话,是为了什么?

  “也许现在问这个很奇怪,也不该是由我来问。你爱雪蔷吗?曾爱过她吗?”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们三个人之间,她总是听姊姊怎么说,不曾好好的听他说什么。

  虽不知道梁冬薇为什么突然这样问,罗政宇还是认真的回答,“我和任何人交往时都是真心付出,对她是,对你也是,而且,我不曾脚踏两条船过。”

  这部分和她知道的好像有出入。“你和她当年是怎么分手的?”

  事隔多年,早就云淡风轻,可想起当年的事,他却不无遗憾。“其实,我们没有相恋过,硬要说的话,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单恋吧?我充其量只是烟幕弹。”

  烟幕弹?“你是说,她另有喜欢的人?”她听姊姊说过很爱他,姊姊曾说他是她的初恋、最爱的男人,但其实她们姊妹俩并不亲,对于彼此的生活近况也不是很清楚,打从妈妈生病后她就一直住在外公家,否则也不会发生和他交往却不知道他是姊姊前男友的事。

  现在想来,他和姊姊之间的一切,她的消息来源都只有女方那里,这的确会被误导。

  罗政宇叹了口气,苦笑的说:“怎么,你好像很讶异?别怀疑,我很确定这一点,当年我很迷恋她,情人眼里容不得一粒砂,更何况是个男人。”

  “可是……”

  见她面露疑惑,他又说:“冬薇,也许这样说不好,可是雪蔷的话,你不要百分之百的相信,她不坏,却是个十分复杂的女人,有时为了自己,她可以利用任何人。”他和雪蔷是青梅竹马,不过她对同父异母妹妹的坏话可没少说过,幸好他遇到冬薇时,根本没把抛和雪蔷口中“满口谎言的坏妹妹”做联想,因为她形容的冬薇是个又丑又笨、仗恃着外公家有钱爱说谎又会欺负人,私生活极乱的孩子。

  现在想起来,雪蔷似乎非常仇视冬薇啊……

  “你单恋她,那她真正喜欢的人呢?”

  “听说是个出身低微的工人,好像叫张旭海,雪蔷喜欢他,却很清楚从小娇生惯养的自己没办法和这样的人一起吃苦,也受不了她那群千金朋友的嘲弄。那个男的或许也察觉到这些,没交往多久就分了。”

  居然有这样一段?她完全不知道。对了,她想起上一次家庭聚会时,老爸好像提过这么一件事。

  工人……那的确不会是自视甚高的姊姊会交往的人。

  既然她提起,罗政宇也将自己当年的疑惑问了……

  “一年前,你知道我和雪蔷曾经交往过后,说想静一静,后来是什么原因决定和我分手?”他打过不下几十通的电话、传过无数通的简讯,可没得过她任何回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