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下一刻,她双手撑在他肩上,一只脚曲起放在他双腿间,大毛巾下摆因为长腿拉开的角度而显现出的空间引人遐想。

  赫墨言的眼底暗潮波动,他很清楚在毛巾下,她什么也没穿。

  他一直不去想方才推开门时乍见的春光,可现在……画面却无法自抑的不断浮现在脑海,梁冬薇骨架匀称纤细,该有的却半点不偷工减料,体态柔美,皮肤光洁细腻。

  “你怎么拒绝那女的?现在拒绝给我看。”本该用质问的语气,梁冬薇的眼神却妩媚得如同勾引。

  “那女的是那女的,你是你!”该死的!她的膝盖又沿着他大腿内侧往内滑,他会有反应的!赫墨言额上渗出了薄汗。

  粱冬薇凑近他的脸,唇吻上他的。“我看到了,那女的也是这么吻你,你拒绝啊!”感觉到他胯下的紧绷,她得意的笑了,找着时机抽身。

  赫墨言迷恋着口鼻间的馨香,突然反客为主的捧起她的脸吻住她,他的吻温柔而不急躁,令她心跳如擂鼓。

  他的唇出乎意料之外的柔软,近看他的眼璀璨如同子夜星辰,她的胸口一跳,忘了自己恶意的勾引与嘲笑念头,反而迷失在那两泓映着星辉的静潭深眸里。

  赫墨言目光深浓起来,一个男人对于喜欢的女人,哪能做到一再受挑逗却没半点反应,当梁冬薇望进他眼里时,就注定了情况失控。

  她是他的妻,教他如何拒绝她?

  裹在梁冬薇身上的大毛巾落了地,房里的呼吸声逐渐地急促。这种事只要她不愿意,以赫墨言的性子也不会勉强,但原本恶意起念捉弄、无意进行到底的欢爱,何以一路失控?

  疼痛过后,她初尝了男欢女爱的喜悦,他的温柔超乎想像……

  这一夜情潮几回起落,直至天边露出鱼肚白,两人才累极的相拥而眠。

  空气间流动着玫瑰香精催情的气味,茶几上美丽的玫瑰造型蜡烛未熄,柔和的烛光掩映着床单下随着原始节奏而起伏的身影。

  在一阵令闻者脸红心跳的春音流转后,偌大的房间隐隐有着男女交错的急急喘息声,不一会儿,浴室传来洗浴的流水声。

  梁冬薇躺在按摩浴缸里享受着泡澡的乐趣,最近她老是腰酸腿疼,真是的……一想到自己为什么腰酸腿疼,她丽致的小脸不禁染上了两抹红晕。

  打从某个吵架的夜,两人不小心擦枪走火之后,“这件事”几乎成为他们每天的例行公事,而既然都结了婚,这种事也是她该履行的义务,更何况那个男人长得高大、行为举止粗鲁,但在亲密时倒总是体贴而温柔。

  她喜欢他爱她的方式,因此对于他的求欢,她从不拒绝,只是……真的好累。

  其实累的话,她大可以拒绝,那一位先生求欢频率是高,可这方面他还真是绅士……咳,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好怪,不过却很贴切,只要发现她有些勉强,他就会打住,到了后来往往都是她自己主动缠上人家……

  “啧!我是不是有点纵欲过度了?”不久前听到同事谈这种事还会皱眉呢,现在却乐在其中?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肉欲的人!

  门口出现赫墨言拿了大浴巾走向她。“赫太太,再泡下去皮都要皱了。”他已经在另一边的浴室淋浴过,且换好衣服了。

  “噢。”梁冬薇起身,让他用浴巾环住她。“又是黑的。”

  “什么?”

  “你的衬衫。你衣橱里清一色都是黑衣服,而且大多属中国风,怪不得明明没混过,却可以当到老大还兼打手。为什么那么喜欢黑色?”

  “以前在工地工作,这是比较看不出脏的颜色,后来习惯了,就觉得这颜色最适合自己。”

  “你喜欢中国风?”

  “我不喜欢打领结,那是在正式或非正式场合都得体的选择。”

  “可是我喜欢你穿浅色的衣服,我第一次造访这里时,你就是换了一套浅色休闲服,那是我头一次觉得你还满帅的。”不想跟他说,她一直觉得他是型男,真的算得上是帅哥了,而且最近看他,越来越觉得他好看。

  加上化身材高大,她想他一定很适合穿西装。

  “也就是说,除了那次,你从来不觉得我好看?”赫墨言故意凶狠的说。

  梁冬薇笑了出来。“赫先生,要摆酷装凶请戴上墨镜,你现在这样看着我半点杀气也没有,你的眼睛真的好——妩——媚——”以前不敢说的,她现在常拿来取笑他。

  婚后赫墨言在外依旧冷酷,脾气不太好,做事有自己一套原则,可在私底下,尤其只有夫妻两人在时,他真的就任由她欺负。有时她实在太过分了,他也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赫太太,这种话也只有你敢说。”

  他眉头一挑,轻易的将她扛上肩,惹得她惊呼一声。

  “你好像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恐怖的人物呴?让你瞧瞧我的厉害。”他将她放在床上,尚未伸出“禄山之爪”,她就忙抗拒的尖叫又狂笑。

  “哈哈哈……别闹了。”这男人知道她怕痒,老是来这招。

  “过来。”

  “才不要!”

  “你不过来?那好,我过去。”他作势过去,又惹得她一阵尖叫。

  但梁冬薇哪是赫墨言的对手,她很快被逮住,在他怀中求饶,“别闹了……”

  从小到大,她好像没这么幼稚过,说真的,都二十好几了,还这样像小孩般的玩闹,实在够幼稚。她的性子照理说不会这样,可一遇到他,她就是能玩得这么理所当然!

  到底是她变幼稚了,还是她其实很有潜能,只是没被开发?她的童年太灰色,所以老天在她长大后再补偿她?

  闪神之际,她身上的大毛巾被扯掉,某人从后头拦腰抱住她。长茧的大掌在她细致的雪肤上不安分的游移,激起阵阵的鸡皮疙瘩,她咬着唇,不让呻 吟声出口。

  “赫先生……”

  “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