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德利建设和扬鼎生技的联姻,一般人想像好歹要席开数百桌、包机到国外举行婚礼什么的,可跌破人眼镜的是,赫墨言和梁冬薇的婚礼很低调,因为彼此都觉得自己不是什么王子公主,所以世纪婚礼或大肆铺张昭告天下的这回事就免了,结婚登记结束后,两家人和较亲的亲友吃顿饭,就这样。

  当日席开六桌,男方的亲友显然比女方踊跃多了,女方甚至连新娘的姊姊都因故不克前往。

  但梁冬薇都讲得清楚明白她不爱赫墨言了,赫墨言为什么还是决定结婚?没有爱为基础的婚姻不是很危险?

  可他却也反问:“试问多少人是因为爱而结婚,最后却因为了解而离婚?”可见了不了解一个人,显然比爱不爱更重要。

  就他来看,人生其实就是一个紧接着一个的路口,你可以选择往东、往西、往南、往北,每条路都会带领着你的人生走向不同的道路。有人运气好,走上康庄大道,有人走向岔路,可终究走得回原来的路,当然,也不乏有人一路错到底。

  说穿了,人生就是一连串的选择,一连串的大赌小赌。

  他自认手气不坏,人生至此,他没做过错误的选择,所以即使梁冬薇直白的告诉他,她可以给他一个婚姻、一个妻子,却不会爱他时,他还是选择结婚。

  了解一个人的基本就是互不隐瞒,至少她已经做到这点了,不是吗?

  他不知道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怎样,也不晓得自己会不会有爱上她的一天,可是起码她是目前为止他第一次由讨厌转为喜欢,甚至想一起生活、觉得不和她结婚会多出很多遗憾的女人。

  因此他想,这就有足够的理由支持他去结这个婚了。

  登记的前一晚,赫墨言和梁冬薇通电话,他说:“梁冬薇,你还有一个晚上可以考虑,虽然我们的婚姻不是建立在稳固的感情基础上,可是,我还是以建立稳固的婚姻关系为目标,结了婚我就不离婚,你可要想清楚了,非诚勿试。”

  “如果我反悔了呢?”

  他沉默了一秒,然后说:“你有对我诚实的勇气,我也会有那个肩膀承担一切后果。”

  也就是说,即使她临阵脱逃,只要她诚实面对,他就会替她承担下所有责难?于是她说:“赫墨言先生,这一个最后单身的夜晚我只想好好补眠,什么也不想,更别说考虑什么嫁不嫁的问题。我想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距离单身的最后一晚至今已匆匆过了一星期,也就是赫氏夫妻结婚满一周了。

  新婚夫妻生活一周,多数……不,该说百分之九十九都还在度蜜旅吧?新婚燕尔的两人想必仍在蜜里调油的状态,偏偏他和梁冬薇就是那少数的百分之一。

  两人结婚第二天就开始上班,梁冬薇忙完“玫瑰园”设计案后,还有后续的工作以及其他的案子,而他最近也南下处理一个新建案,直到两天前才回来,夫妻俩连见面都有困难了,遑论享受新婚生活。

  谁教结婚是临时决定,工作却是早就排定,因此目前也只能先这样了。

  这日,忙了一整天,赫墨言本来想约梁冬薇一起吃饭,可她说约了家人用餐,又加上特助提醒他晚上有个很重要的应酬,所以他只好作罢。

  怎知后来他都到了饭店,客户的秘书才打电话通知说老板身体不适,不好意思饭局必须延期,害他白跑一趟。

  之后他就打了几通电话找梁冬薇,想说她既然是和家人吃饭,他这女婿临时加入也不算失礼,只是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赫墨言正打算离开,意外的便看到她,本来要起身打招呼,却发现她走向某个方向,很显然没看到他。

  他朝着她走的方向看过去,寻找着她的家人……有吗?她的家人结婚那天他大多见过,自认眼力不差,怎么没看见半张熟悉的脸孔?

  只见她走到某个位置坐了下来,不见她的任何家人,倒是有个俊美男士和她同桌,男人一见她出现,立即殷勤的起身为她拉开椅子,服侍她入坐。

  她背对着,赫墨言看不到她的表情,却看到和她同桌的帅哥似乎笑得很开心。

  他越看越刺眼,正要发作时,有个娇滴滴的声音唤住他。

  “啊?那不是德利的赫总吗?”

  “雅嘉?”他愣了下,对方是帮“玫瑰园”拍广告的那个模特儿,约莫一年前一起吃过饭,他对这女模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她热情又敢秀,之前招待重要客户时,他曾请公关部门商洽她几回,她长袖善舞又娇又嗲,很得客户的喜爱。

  “赫总还记得我啊?真开心。”雅嘉大方的挨着赫墨言坐了下来,超短的热裤衬得她一双长腿更修长,上半身仅着黑色小可爱外搭薄披肩,那小小的披肩根本挡不住呼之欲出的春光。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身上浓浓的酒气让他皱了眉:心想这女人是喝了多少酒?他有意无意的拉开距离,可她却如影随形的黏了过来。

  “庆功宴在这里举行。”雅嘉近来星运大开,参加了多部偶像剧演出,演技不俗,今天某部偶像剧在这家饭店开庆功宴,身为女配角的她多喝了几杯。“赫总有没有看‘爱情,靠过来’?我在里头演女配,和女主抢男主,是个强势的小三。”

  “那个……你应该可以演得不错。”对于美人的投怀送抱,赫墨言适时拒绝。

  他不是什么柳下惠,可好歹也懂得避嫌,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他的新婚妻子又在不远处,随时可能“看过来”,他可不想没事找事。

  “雅嘉,你好像喝太多了,要不要叫人先送你回去?”

  她大发娇嗔,又娇又软的声音引人侧目。“不要不要,要不你送我?”美人媚眼如丝,不安分的小手居然在他身上游移了起来。

  “我还有其他事。”赫墨言抓住她的手想拉开她,她却身子往前一倾地吻住他的唇,他皱眉正要怒斥,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冷不防的响起。

  “赫墨言,你在做什么?”

  听见老婆大人的轻斥声,他连忙回过头,但雅嘉顺势一推将他推倒在沙发上,两人纠缠的姿态暧昧破表。

  完蛋了!赫墨言在心中哀嚎。

  天气明明很热,可是空调冷冷的,夫妻间的气氛冷冷的,老婆的脸也冷冷的,尤其是最后一项,冷到令人胆战心惊。

  从饭店到家的路程约莫半个小时,梁冬薇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赫墨言就是知道她不高兴。她自那句“赫墨言,你在做什么?”之后就没再说话,一路安静冷沉。

  回家后,她什么也没说就回房,他开了罐啤酒坐在客厅里,很努力的回想前后发生的事——雅嘉是自己扑过来的,但他有推拒她,而且她会吻过来、他还被吻中真的是意外,从头到尾他做错什么吗?没啊,他什么也没做错。倒是梁冬薇,她还说要和家人吃饭咧,结果呢?她的家人他半个也没看到,倒是看到一个俊美男士用深情的眼神看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