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也就是之后还会再吃喽?“真不晓得你这是什么个性?明知道不好,却还戒不掉?啧,自虐。”

  赫墨言笑了。被她念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看他那副无关紧要的死样子,梁冬薇非常火大。“对于一个会让你过敏到休克的东西,一般人在倒地前一定十分懊悔,别告诉我,你连这样的后悔都没有。”

  “还真的没有,因为我还有更后悔的。”

  “后悔红豆吃得不够多?”她没好气的问。

  赫墨言大笑。

  “你为什么这么离不开红豆?”事出必有因。

  他双手撑着栏杆,迎着风道:“也许是妈妈的味道吧。你应该听说过,我是个孤儿,据说在三岁就到了育幼院。听育幼院的院长说,我妈是在距离育幼院不远的乡镇卖红豆汤品的单亲妈妈,也许是曾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即使我不记得我妈的样子了,可是我的身体仍对味道有记忆。我想,长期日巳聿夕熬煮红豆,我妈身上可能多少都沾着红豆汤品的香甜味道,对我而言,红豆香是我对我妈仅存的记忆了。”

  是啊,每个人都有对妈妈特殊的记忆。梁冬薇看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赫墨言……其实是个感觉很细腻的人。

  “不过这些都是猜测,也许我只是为贪吃找借口,哈哈……”

  看了看天上的白云,她转移话题说:“这个地方还真不赖。”

  “我住院闷得慌时就会偷跑上来,白天有蓝天白云可以看,晚上还有满天的星斗。”

  梁冬薇笑了。“真像你的作风。你这种人很能随遇而安,连住院都能自己找乐子。”以前总觉得他可恨可恶,越接近他越觉得这个人其实很不错。“干啥传一堆天空的相片给我?”

  “那个……”

  “嗯?”

  “……现在手机的照相功能普遍都还不错。”

  “看来是这样。”还以为有什么特殊意义呢。

  彼此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梁冬薇看着远方若有所思,赫墨言则是犹豫着事情怎么开口会比较好。

  “梁冬薇……”

  “嗯。”

  “我出院后,一起去吃好料的。”

  “好啊。”

  “梁冬薇,有点怀念你煮的咖啡呢,出院后再煮给我喝吧。”

  “好啊。”

  “梁冬薇,再帮我画素描吧。”

  “好啊。”

  “梁冬薇……嫁给我吧。”

  突然感觉到不对,她猛地回头看他,看得出他很紧张,眼神却是十分认真。她脑袋里一片空白,也许是因为她从来没想过他有朝一日会对她说这样的话,她无措得根本不知道该给什么答案。

  她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像是大海里抓到浮木似的,她连看来电显示都没有就直接接起电话。“喂……是……什么?”

  梁冬薇语气的震惊和慌乱让赫墨言也关注起发生了什么事,见她脸色苍白、脚下一阵虚软,他连忙扶住她。“发生了什么事?”

  心肌梗塞,这名词三不五时就会出现在新闻上,周遭的亲朋好友也不乏有人中奖,只是当它降临到自己最爱的亲人身上时,还是让人措手不及。

  梁冬薇和赫墨言并肩走在医院外的花圃步道中,她一个闪神又差点绊倒,同样仰赖身旁的他扶了一把。

  “小心!”他搀住她道:“早点回去吧,打从你外公出事,几天来我看你也没怎么睡,精神很不好。”五天前她的外公心肌梗塞住院,那些天他正好也在住院,最尴尬的是……那一刻他正在求婚……

  唉,也许冥冥中有什么在告诉他,时机不对吧。

  “我没事。”

  “老人家已经脱险转到一般病房了,他看你这样也不会高兴,反而会觉得连累你。”

  梁冬薇皱眉。“他没有。”

  赫墨言说道:“对,我们都会这样想,可我们不是他们,老人家最不喜欢造成别人困扰,他们很敏感、会想很多,我家有个老顽固,我很了解老人。”看了她一眼,他又说:“你该好好回去睡一觉,把自己弄得神清气爽,明早为他煲个好消化的粥给他。”

  她看着他,不再坚持了,赞同的点点头,“赫墨言,谢谢你。”

  “谢什么?”

  “很多。”这几天,尤其是外公出事的第一、二天,那时的她处于随时可能失去亲人的恐慌焦虑中,是他一直陪在她身边。

  她不曾说要他陪,可他却看得出她的不安,陪着她度过最难熬的两天。

  “谢谢你陪在我身边,谢谢你帮我处理了一些我不拿手的人情世故,甚至……外公公司内部的一些杂音。”外公病倒的消息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第二天就有媒体到医院来吵闹,在公共场合他总是伴在她身边,坚定地牵着她的手。

  一开始她没心思多想,直到有媒体堵到她,问了一些话——

  “宋老先生目前身体状况如何?他这样无预警倒下,相关企业股票连日狂跌,我们都知道梁小姐是他唯一的外孙女,你要不要说几句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