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吃得心满意足之后,赫墨言心情大好,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梁冬薇习惯地拿出素描簿,赫墨言也很配合的当起模特儿。

  画着画着,又过了二十分钟,她修饰着细部,忽然凑近仔细端详。“奇怪?”

  “哪里奇怪?”好、好痒,他身体开始痒了。

  她用擦布又擦了擦,一修再修,比对他的眼,又低下头猛修。

  “今天画的时间比较久?”痒啊——他痒到很想用力抓,痒到很想用薄菏棒涂满全身,每一次都觉得和她相处的时间过得好快,可现在,他希望她早点回去。

  “嗯。”梁冬薇又修了修,更近的打量他。“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我会把你画成三角眼……咦?”再看了看,她讶然低呼,“不对欸,赫墨言,你的眼睛真的肿起来了,上眼皮肿得像青蛙肚皮。”还一大一小。

  赫墨言也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一直觉得我的眼睛快睁不开了。”

  “你、你怎么了?”方才只注意到他的眼睛,现在她看到他外露的肌肤也起了一颗颗的红疹,尤其是脖子上格外明显。

  “过敏,我可能有些过敏。”

  有些?“我送你去看医生。”

  “不用不用,时间晚了,你早点回去吧,我自己去就好了。”

  “可是……”

  “我没事。”

  “那好吧。”梁冬薇有些犹豫,可他似乎很坚持,她只好先离开。

  一听到她带上门的声音,赫墨言立即打给司机,“老汤,你把车开过来,我好像有点不对劲。”奇怪,不过是多吃了些红豆,为什么他现在开始有些呼吸急促,甚至快无法呼吸似的?

  一手抚着胸口,他一面往外移动,他得撑着、得撑着……

  梁冬薇离开赫墨言的住所后,其实有点担心,她想折回去看看,总觉得他的样子怪怪的,像在硬撑。想了想,她拿起手机打了电话给他,但响了许久没人接听。

  “怎么不接?”她不信邪的又拨了通,心不在焉的走着路,不小心撞到了人,手机差点脱手飞出去。

  “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温文尔雅的悦耳嗓音响起。

  她抬起头来,对上一张和声音一样温和斯文的脸,双方在四目交集时皆怔愣了一下。

  梁冬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人。罗政宇?她那个分手后多年不见的前男友。

  一家装潢得相当气派的咖啡厅门口,梁冬薇推门而入,很快找到和乐融融的一家人。

  看那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从小她就一直觉得自己和那家人格格不入,每月一次的家庭聚会,她彷佛是多余的,遗憾的是,她和那男人却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在心中幽幽一叹,她犹豫了下,这才朝着父亲走过去。“爸、阿姨。”她冷淡的对后者打着招呼。

  梁棋英热络的说道:“冬薇,你来啦。来,坐、坐,你明丽阿姨还说你八成去约会,不过来了。”

  她仍是一脸淡定,没什么反应。

  梁棋英见她依旧冷淡,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他其实是有点怕这个女儿的,是因为对她们母女有愧吧?在她小的时候,面对她还好,但长大后,她也逐渐明白他这个为人父的对她们母女做了多过分的事,因此在这个女儿面前,他说实话,有点抬不起头。

  这回和赫墨言相亲的事,若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敢把算盘打到她身上。况且他当然不敢直接找上她,而是透过她敬重的外公提了这件事,只不过令他讶异的是,一向和他不对盘的丈人,居然答应帮这个忙。

  到现在他还是不懂,明知道外孙女相亲的对象是恶名远播的赫墨言,老人家为什么会答应?

  王明丽向老公使了下眼色,梁棋英只得硬着头皮说:“你和赫墨言交往,一切还顺利吗?”

  “不就这样?”梁冬薇啜了口冰开水。

  “我听朋友说,你和赫墨言常出双入对的,应该好事近了吧?”王明丽干脆自己加入话题。

  梁冬薇淡笑。“出双入对就是好事近?如果你的朋友够了解我,她应该也知道我和德利有生意的往来,我进出德利可不是为了和赫墨言约会。说实话,我和德利主管见面的机会还比和赫墨言的高。”她和赫墨言是比一开始还常见面没错,他也几乎每天会给她一通电话,但出双入对?说真的,这话是太夸张了。

  而说到那位先生,这几天她老是找不到他,他也没按时打电话,倒是传了不少张天空的相片过来,这星期天气变化大,有时艳阳高照,有时乌云满天,有时则是阴雨绵绵……怎么,拍天空是他的新乐趣?

  其实她有些担心他,因为自从那天晚上她离开他住所后,就没再联络上他了。可他有传相片过来,应该只是忙吧?晚一些时候她得到德利开会,也许就碰得到面了。

  “我听赫老的朋友说,他似乎很赞同这门亲事,还频频说你们好事将近了。”

  赫墨言果然了解他老爸,这位赫老先生是打算用舆论压力逼迫他们当事人接受事实吗?梁冬薇一笑。“是吗?这种事这样传来传去多少会失真吧?我是当事人,问我就好了。”

  “那你、你们……”

  “赫墨言什么也没提,我总不能逼婚吧?”听到这里她大概知道今天聚餐的主题是什么了——以家庭聚会为名,行打探之实。

  就她所知,扬鼎的财务缺口越来越大,没有资金挹注的话,法院就会开始有所行动。

  其实扬鼎所缺的金额,只要父亲处理掉名下产业便能解决,即使财产去了三分之二,还不至于宣告破产。可她知道父亲野心勃勃又好面子,再怎么样也不想拍卖名下资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