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我是啊。”梁冬薇大方承认,“每件作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父母在孩子没错的情况下,可以忍受别人肆无忌惮批评自己的小孩。”

  孩子啊……如果是她生的孩子,一定有张粉雕玉琢的脸、秀气清灵的五官、特殊优雅的气质……啊!然役不要有她的倔强怪脾气,太难搞了,不不不……还是保留好了,她这部分其实还满可爱的,小贝比最好是个女娃娃,他一定会把她宠成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小公主……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自顾自的笑,很恐怖唉。

  赫墨言回神。“嗯……对啊。”他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梁冬薇生的孩子他要把她宠成世上最幸福的小公主?有病!

  他的住所是公寓式的分层豪宅,几分钟后门一打开,梁冬薇好奇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东西好少。”可说真的,他的装潢品味还不错,是略带和风味道的简约风。

  “用不着的东西摆一堆做什么?”他迳自走进房间,打算换掉一身的束缚。

  她站在一个建筑模型前端详。“你的作品?”

  他由房内探了探身子出来看。“第一个作品。即使现在看来不成熟,在当时可得意得要死。”他笑了。

  “也许不成熟,但看起来是个有着满满梦想的房子。”好奇怪,这房子和他后来擅长的俐落风格不太一样,带点温馨及一点点童心,她忽然好奇了,那个时期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哈哈,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不过你还真的说中了,关于这房子我一直有着一个不及的梦。”

  “你可是赫墨言呢,也有不及的梦?”

  “不及的梦就是永远实现不了的梦。”

  讶异他也有这样的浓浓惆怅,她回头看了他一眼,赫然发现他光裸着上半身,倏地转过身掩去脸上的红霞。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开放,换衣服都不把门带上的!她心里怦怦跳,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某人的“清凉”影像……深呼吸,她要自己屏除杂念,专心看着眼前的作品。

  建筑模型的一隅有着小小的铅笔签名,上头用英文签着“Ocean”。

  海洋?这是什么意思?

  十年前的作品,那时的赫墨言才二十出头吧?外传他不学无术,高中不知道有没有毕业,刚好过到一个无儿无女的多金老人,于是,这个不学无术的人就能言善道、舌粲莲花,不知道怎么的坑得老人家收他为养子。

  但她明白,这个男人也许没有什么学历,可绝不是不学无术,他是个天才。

  赫墨言换好衣服,一身休闲的走过来,手上拎着东西。“这个……给你的。”

  梁冬薇先是注意到他轻便的穿着,见了多次面,好像是第一次看他穿得这么轻松,一件浅色POLO衫、一条舒服的同色系绵质长裤,这样子的他看起来似乎“慈眉善目”多了。

  以往的问题出在哪里?对了,颜色!他的衣服几乎是黑色,一身黑的感觉真的很“黑”。

  严格说来,赫墨言的确不是花美男、奶油小生型的男人,可他真的长得不赖。

  收回视线,梁冬薇看了一下他递来的纸袋。“是什么?”

  “听说很好用就买了。”这次出差的随行建筑师一次买了一堆,他问他买那么多干嘛,他说女友要他带,说那个品牌的洗、护发用品天然又好用,可惜在台湾还没代理商进口,只得每次趁着出国带一堆回去。

  想起她那头滑亮的美丽黑发,于是他当下也跟着买了。

  “谢谢。”她从纸袋里拿出了一个纸盒。“你打给我的时候,我刚好上完烹饪课。”

  “你做的?”怪不得方才在车上,他一直闻到一股甜味,一股……致命吸引力的味道。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太想念她而有幻觉了呢。

  “我外公年纪大了,不忌口的爱吃中式甜点,为了他我只得去上一些课程。自己做的东西,油、糖可斟酌,一些有的没的也可以不加,或者选择自然一些的原料取代。这是今天的成品,红豆羊羹,试试吧。”

  红豆,红豆,他又痒起来了,他的罩门、不能说的秘密……

  没错!像他“汉草”这么好、终年难得感冒一次的好体质,竟然对红豆过敏!

  什么东西不好过敏,为什么偏偏是他特爱的红豆呢?

  “怎么,你不喜欢吃甜?”

  “吃。我最爱红豆制品了。”这真的是实话,只是吃了很快就“报应到”也是事实,他拿起叉子叉起一块羊羹往嘴里送。“真不错,好吃。”

  “红豆沙是老师教我们用万丹的红豆熬煮的,它品质真的很好。”

  他脑袋里警告的声音微弱、变小……“难怪香气都不太一样。”

  “好吃多吃些,纸袋里还有一盒。”

  浓浓的红豆香气,绵密的口感几乎入口即化,真的是甜而不腻。再来一块、多吃一块……什么过敏?反正大不了长长红疹,也死不了人。

  好满足啊!真好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