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不用担心谁也不用被谁管……

  幸福没有那么容易,才会特别让人着迷…

  赫墨言正感到奇怪。他都唱四首了,怎么浴室里还无声无息?

  他正打算再唱一首,浴室门打开了,梁冬薇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

  “你的歌声很好听。最后一首,是谁的歌?”她一向不太听流行歌,曾经听过这首歌一次,是个嗓音独特的女歌手唱的,她一直想学。

  “你居然不认识‘灭绝师太’?算了算了,你们这种上流人士,听的不是古典乐八成是西洋老歌。”

  “那又怎样?即使没接触,我还是能喜欢。”

  赫墨言看她的脸色已不再是那种吓人的白,而且还会“有问必答”,料想她也恢复得差不多了。都快晚上十一点,他真的该离开了。

  “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赫墨言。”

  “还有事?”

  “今天……真的谢谢你。”

  “免了,你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我也有责任。”他不是不懊恼,要整人多得是方法,自己约一个女人到那种地方真的不妥。

  想了一下,梁冬薇说:“我知道你不满意这门亲事,明天我会跟我爷爷说,正式回绝。”她算欠了他人情,就不为难他了。

  “梁雪蔷……”

  她轻轻的开口,“那是我同父异母姊姊的名字,我叫梁冬薇……”她大略的说了一下自己“李代桃僵”的经过。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啊?”听完后,他只是无所谓的一耸肩。

  没办法,她今晚给他太多“惊奇”,先是发现梁雪蔷居然是Leo,让他大吃一惊,前些日子他是怎样?人家不过是束了发、戴个黑框大眼镜、打扮中性些,他就看不出来了?他眼力有这么糟吗?

  再者则是,梁雪蔷其实是梁冬薇?

  “这事我不道歉,是你自己对相亲不上心才会没认出我不是梁雪蔷。”

  赫墨言也没打算要追究,现在反而觉得是梁冬薇更好。只是……他相亲出了乌龙,他家老爸会不知情?还是只要是千金,老爸就不管谁是谁了?啧!

  “要我说呢,如果我们只是私事上有交集,那还好办,现在这样,即使我们私事部分划分得再清楚,公事上还是得牵扯……你应该知道我家老爸打从你答应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后,只怕开心得到处散播这天大的喜事了。”

  “你想说什么?”

  “除非咱们公私全没交集,否则即使你把私事划清,依旧难逃和我绑在一起的命运。”

  “你怕和我牵扯不清?”

  “小姐,这种事是你比较吃亏吧?”赫墨言扬眉,“好歹你是个名媛千金,我在你们那个圈圈可是连边都沾不上。”

  “那你是在暗示我,咱们这‘论及婚嫁’的关系要继续?”

  “有何不可?”

  梁冬薇看着他,越来越不了解他。之前他不是还千方百计的想结束这段关系?“我没意见,随你便。”

  其实,那句“随你便”造成的结果还不赖,至今一想起来,赫墨言还有些沾沾自喜。

  因为随他的便,结果就是梁冬薇和他的“私人关系”仍持续进行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打从某一天那倔强、高傲、任性的可恶女人在他怀里脆弱得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兔子之后,他就突然间觉得想保护她了。

  而越是和她走近,他就越觉得她好可爱。

  那女人会可爱?唔,他脑袋最近有点问题,可是,他一点也不在乎。

  在那句“随你便”之后到现在已经过了近一个月,两人发展出一种算得上和谐的相处模式,偶尔会聚在一起,或讨论公事,或吃个饭、喝个咖啡……当然,他得常常配合贡献出自己美丽的眼睛供她作画。

  只是老在公共场所摘下墨镜,久了他也会抗议,有一次还遇到一件让他差点抡起拳头揍人的小插曲。

  话说某天梁冬薇又在画他的眼睛,画到一半有个人兴匆匆的跑来,少根筋的问说:“先生,你的眼睛好美丽、好自然,哪家整的形?”

  他听到“好美丽”已经有点不爽,“好自然”更是变脸了,到“哪家整的形”时,他索性戴回墨镜起了身,居高临下地以全身燃着不爽气焰的样子看着对方,双手作势折得噼里啪啦响,吓得对方没敢再多说什么就走了。

  自那之后,他便坚持,要他当模特儿供她作画可以,但是绝对不在公共场合。

  后来,他们都在梁冬薇住所见面。

  今天赫墨言才刚出差回来,先到公司处理一些事,结束后回程他打电话给她,发现她人就在他住所附近,就提议到他家见面。

  “你不好奇我家的室内装潢会是什么风格?”一个多星期没见到她了,他出乎意料的想念她。

  她凉凉的说:“总之不会是玫瑰园风格。”

  “啧,你真记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