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赫墨言看着那蜷缩在角落的颤抖身影,不确定的问:“梁雪蔷?”

  对方没回应,可他已由地上被扯落的西装外套辨认出里头的女子正是她,犹豫了一下他才走进去。

  “你还好吗?”方才那个挨了他一拳的男子浑身酒气醺人,她八成是被醉客逮住,意图不轨。

  在仅可辨认身形的极弱光线照明中,他看得见她微微的颤抖,他走了过去,笨拙的说:“那个……那个混蛋已经走了。”见她不回应,他以为她又打算和他唇枪舌剑,因此先下手为强道:“都遇到了色狼,你8在干什么?干嘛不大声叫?”奇怪的女人,和他对峙从不见她示弱,遇到这种“俗辣”她反倒连叫都叫不出来。

  又等了一下,她还是杵在原地,连回句话也没有。他搔了搔头,将她的外套捡起披在她身上,这才发觉她抖得真厉害。

  她是真的吓到了。

  “你……你起来,我送你回去。”刚刚才认为她是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没想到不到二十分钟,他又觉得她其实还是弱女子。毕竟是女孩子,过到这种事也难怪她吓成这样。

  赫墨言没安慰过人,觉得那真他X的娘炮,可是现在看她这样,他于心不忍了起来。

  安慰人?怎么安慰?X的!他几时做过这种事了?他连哄女人都不会哄,更何况安慰,只是,现在他真的想为她做些什么,或说些什么让她心情好过些。

  看着抖得像秋风中落叶的人儿,他想让她不再颤抖,所以轻轻环抱住她。

  “我、我没有占你便宜的意思,只是、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虽然我这个人不怎么讨你欢心就是。”

  梁冬薇颤抖的身子慢慢缓和了下来,好一会儿后,她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一哭,像要把所有的委屈、不甘和害怕宣泄光似的,无法稍歇。

  果然是很害怕啊……赫墨言盯着她。这女人真的很奇怪,他认识的女人都是那种害怕就说害怕,甚至明明没这么怕也要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模样,那种女人才叫女人,可爱多了不是吗?

  就这个叫梁雪蔷的与众不同,她的坚强是要装给谁看?长得明明很女性化,内心或许也很女人,偏偏要装作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真的很不可爱。

  可是,为什么她这个样子反而会让他觉得……放心不下?

  十分钟后,赫墨言送梁冬薇回家,一路上坐在后座的两人都没有交谈,安静的车内只有偶尔传来她啜泣打嗝的声音。

  到了梁冬薇居住的大楼门口,车子停下来,等了几秒,她却没有下车的意思。赫墨言看了她一眼,她才向他点了点头,慢慢的下车。

  他觉得她的背影看起来十分无助,但这跟他没关系吧?

  两人的交情又没有多好,甚至称得上互看不顺眼,他管这么多干什么?现在他该做的事是叫司机把车开回家,明天要出国的行李他还没准备哩,可是……

  他心里想了一堆,却输给一句“可是”,下一刻他便推门下了车。

  该死的!就当他今天突然嗑错药、善心大发好了。

  他快步的来到她身边,她有些茫然的眼神忽然燃起一抹光采。“你……”

  “反正我很闲,又刚好有这机会顺道参观论及婚嫁女友的香闺,所以我得把握机会喽,是不是?”

  梁冬薇犹豫了一下,彷佛意识到自己的软弱,连忙说:“我没事,你——”

  “你有没有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要参观你家。”赫墨言第一次见识到这个女人的倔强,眼神还透露着惊魂未定,却急着要伪装自己够坚强。

  啧!对这种人不多些心眼,还真不知道她真正的心意。

  她看了他一眼,沉默的没说什么,又低着头望向映在地上的影子。她常常都是形单影只的,如今地上印着两条长长的影子,她不习惯,可是,她真的不是一个人了。

  她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此刻却有股想哭的冲动。

  搭上电梯、按了密码,直到刷卡进门,他这才注意到她胸前的扣子被方才那畜生扯掉了几颗。“你要不要去换个衣服、洗个澡?”见她犹豫,他又说:“放心,在你还没带我参观房子之前,我不会离开啦。”

  梁冬薇进了浴室一会儿,突然叫唤道:“赫墨言?”

  他正在看茶几上的几张室内设计草图,忽闻她的叫唤,他怔了一下,不知道她叫他做什么。“我在。”在他回答之后,却只有莲蓬头的水声哗啦啦持续着,她并没再说什么。

  隔了几分钟,她又唤道:“赫墨言?”

  “是,我在。”这一次他终于弄懂,她唤他只是要确定他在,她不是一个人。心里浮现难以言喻的感受日巳聿夕,他说道:“喂,女人,我唱歌还不错听,唱几首给你崇拜一下。”他的歌声可是有口皆碑的咧!在KTV练出来的。

  第一首,他唱的是伍佰的歌,有些草根性的粗犷低沉嗓音很适合诠释这位歌手的歌。第二首,他又选唱了伍伯的歌,再来则是林俊杰的“原来”,第四首他说是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

  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只好强悍

  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

  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一久也习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