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酒店少爷领着梁冬薇进门,年轻貌美的妈妈桑立即笑脸迎人的过来。“这位客人,第一次来吗?”很漂亮的“小正太”啊!是她喜欢的细皮嫩肉型,只是一细看……哎唷,是女的。

  “我和人有约。”

  连嗓音都偏中性,若不是阅人无数,只怕妈妈桑一时也难辨雌雄。

  “哪位?”

  “德利建设的赫总经理。”

  “啊,欢迎欢迎。”赫总找个女人来这里谈事?还是这位其实是个Gay?

  妈妈桑领着人来到包厢前,抬手叩了叩门。

  “赫总,你约的朋友到了。”打过招呼后,她将门推开,让梁冬薇进去。

  赫墨言正左拥右抱,穿着清凉的酒店小姐有人喂他吃樱桃,有人偎着他撒娇卖弄风情,拾眼看到来者是Leo,他怔了一下,坐直身子。“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梁冬薇大刺刺的在他对面位置坐了下来,装作没听到他在说什么,笑笑的说:“这么好的地方,赫总怎能独享?”

  他眯起眼。这声音很像一个人呐……“不管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不想在这儿和你谈公事。”

  “事实上,是赫总自己约我在这里见面的呢。”梁冬薇把发带抽开,再将黑框眼镜拿下。赫墨言目瞪口呆的表情让她想笑。“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谈‘私事’了?”

  “你、你、你……你是梁雪蔷?”

  瞧这男人对相亲这件事有多不上心,当初家里送去给赫家的资料和相片是她同父异母姊姊梁雪蔷的没错,可后来姊姊抵死不从,她才在外公的说服下,勉强答应出席。

  很显然,赫墨言连相亲资料中的相片都没仔细看,否则怎么会不知道她不是梁雪蔷?

  “事实上,我今天比较偏向以Leo的身分和你谈事情。”

  赫墨言有点恼怒了,硬着声道:“我说过,我不想在这里谈公事。”

  梁冬薇好整以暇的又笑,“这样也无妨,那咱们就约明天在你公司见面。”

  “如果你想讨论的是我要在‘玫瑰园’建案中加入新设计师一事,那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收回成命。”

  她仍是一派甜笑,“Leo无法和你沟通,那就换你‘论及婚嫁的女友’来和你谈事情。”

  “你以为用这层身分可以改变我的决定?”

  “你约我到这里‘约会’的事,想必赫老爷子不知道吧?”

  赫墨言的表情立刻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你在威胁我?”

  “你也可以选择不受威胁。”

  “你!”这女人……还以为是那种稍受刺激就泪水汪汪的软弱女,没想到他估计错误。

  “怎样?这事还有转圜余地吗?”

  他冷着表情。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威胁他,而且还是个女人,他真的很想、很想展现该有的气魄,可是……咬着牙,他说道:“我父亲身体不好,不要连这种芝麻小事都往他那里去。”

  “也对,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她知道他让步了。曾经听说赫墨言虽然形象负面,却是个孝子,看来传言不假。“明天我会去找你,今晚,你好好享乐吧。”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达成,可以功成身退了。

  看她不在乎的样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你倒是心胸宽大,看到自己要论及婚嫁的对象这样左拥右抱,一点意见也没有?”

  她一笑,没多加解释,答非所问的说:“对了,今天发现你生气时的眼睛更有魅力了,找个暗间我们再约会吧,这里的光线太弱,画起来不顺手。”

  这女人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赫墨言眉头间的皱痕更深了。

  “明天见。”梁冬薇推开包厢门,走了出去。

  他越想越生气,将杯中物一饮而尽。这女人要说她是对他有意思才允了交往的要求,鬼才相信!只是她干啥不直接拒绝他?到底在玩什么花招?不行!他讨厌这种有事情悬在心上的感觉。他起身追了出去,非要问个清楚明白不可。

  酒店包厢长长的通廊没看到梁冬薇的身影,赫墨言觉得奇怪,即使是他脚程也没那么快。他快步的要往门口方向走,经过某包厢之际,他耳尖的听到什么含糊的怪声音。

  一般有客人的包厢外头会有“使用中”的红灯,可那发出怪声音的包厢居然是没亮灯的,虽说这种声色场所什么情况、再暧昧的声音他都听过,但此刻才往前走一步他就止住了。他媲美野生动物第六感的直觉告诉他,那包厢里正发生的事不会太令人愉快。

  他果决的推开门,果然看到黑暗中有两抹黑影在缠斗,那样子绝对不是你情我愿。

  “你们在干什么?”他怒喝一声,里头的男人吓了一跳,衣衫不整的就想往外逃。他挥拳打得男人倒地,在地上爬了好几步,这才跌跌撞撞的跑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