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女人!这下他算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吗?不怕,使出最后一招,他就不信没办法让她离得远远的。

  如果不是老爸那关难过,他直接说清楚讲明白就好,也不必累得让女方主动拒绝了。奇怪的是,这女的有这么中意他吗?莫非他太小看自己的魅力?

  梁冬薇打开抽屉要拿出文件时,忽然看到常随身携带的素描簿,于是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上一次帮你画的素描有部分还要修一下,你有时间吗?喝杯咖啡的时间就够了。”

  “好啊,时间地点我选,到时候联络你。”正好,这个约会后,只要是女人绝对会离他离得远远的。

  结束通话后,梁冬薇凝视着素描簿里的双瞳出神,出神到有人走了进来她都没发觉,直到手上的本子忽然被抽走。

  “哈哈,被我发现了。”Maya忙把本子翻过来看。“只有一双眼?不过好漂亮的眼睛,神情很骄傲、不可一世……哗~会勾魂呐!这是男还是女?”

  “你不是说被你发现了?我也想知道被发现什么。”

  “哎唷,就是最近发现你私人的那支手机常响起,我和小丽才在猜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我吗?还有个人以为我是男人呢,我这型的没人要啦。”

  “你是说德利的那个猪头喔?拜托!那种只能戴墨镜遮丑的男人懂什么美感?Leo可是宜男宜女的美人呢。”言归正传,“这双眼究竟在画谁?呵,我知道了,在画罗先生。”

  “谁?”

  “罗政宇先生啊,不是吗?”Maya是梁冬薇大学直属学姊,对于学妹曾经的那段恋情记忆可深了。

  “他?”梁冬薇将素描簿拿回来,端详了一下。怎么会突然提到他?有这么像吗?“不是他。”那人一样有双好看的眼睛,可少了赫墨言那股特殊的神韵。

  罗政宇是高她多届的学长,在室内设计界是个赫赫有名的人物,两人曾经短暂交往过,后来分手了。分手的理由对外人而言一直是个谜,对被要求分手的罗政宇来说也是个谜……不,也许他早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没想到自己劈腿的事会百密一疏的被她无意间知晓。

  那段情说她被伤得很重,也不尽然,只是印证了母亲生前说过的话,而她,不想再爱人了。

  “不是他,那到底是……”

  梁冬薇笑了笑,无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个路人甲乙丙,瞧你认真猜的。对了,你找我有事吗?”

  Maya回道:“差点忘了,德利真的很过分欸!今天他们负责的孙经理打电话来说,这次建案他们打算再加入另一个室内设计师,实在是欺人太甚。”

  德利建设和瀚海室内设计有签约,因此设计费才得以压低,如今他们对设计不满意,却没有说不用他们的设计,而是另找设计师,这算是另类毁约,重点是很伤人。

  梁冬薇皱了皱眉。“知道了,这件事我来处理。”关系到她作品的问题,她不会轻易妥协。

  她不是不能沟通的人,也不是个活在自我感觉良好中的天兵,这一次的室内设计作品她自认尽心尽力,连德利参与此次建案的几位主管都十分中意,偏偏赫墨言一句话,其他人就都不敢多说话。

  看来这个男人,真的需要再教育。

  看了眼豪华气派、富丽堂皇的建筑,梁冬薇依约前往和赫墨言约会的地方。她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身上的穿着一如平常工作时。

  这是酒店吗?她好奇的扬着眉。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约论及婚嫁的女友在酒池肉林的地方见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呐,她若猜不出来就枉叫梁冬薇了。

  这个赫墨言真有趣,明明就对这桩相亲百般不愿意,却似乎为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而屈就,而她高度怀疑那个“不可抗拒的因素”,就是德利的赫老爷。她对赫家了解不多,却也多少听闻过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父子的事。

  后来他又“以进为退”的出奇招,用一个月为期限,想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要求吓退她,逼她当场拒绝。

  但她当然不会如他所愿,有好戏可看,她干嘛舍弃机会?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她还用得到“赫墨言论及婚嫁的女友”这个身分。

  其实,她对这位赫先生也没兴趣,同样是被半逼着来相亲的,她大可拒绝后一拍两散,终结这场闹剧。可她想,一旦她拒绝,老爸一定很快的又替她物色对象,除非雪蔷找到了金龟婿,得以替扬鼎补资金缺口,她的相亲警报才能解除。

  她向来与父亲不亲,应该说,对于他明明不爱母亲却又想利用外公家资源、婚后更没善待母亲一事,她一直无法谅解,所以即使她碍于外公的情面无法拒绝和人相亲,也不希望自己被父亲当成一颗棋子。

  看了眼豪华气派、富丽堂皇的建筑,梁冬薇依约前往和赫墨言约会的地方。她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身上的穿着一如平常工作时。

  这是酒店吗?她好奇的扬着眉。有哪个正常的男人会约论及婚嫁的女友在酒池肉林的地方见面?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呐,她若猜不出来就枉叫梁冬薇了。

  这个赫墨言真有趣,明明就对这桩相亲百般不愿意,却似乎为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而屈就,而她高度怀疑那个“不可抗拒的因素”,就是德利的赫老爷。她对赫家了解不多,却也多少听闻过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父子的事。

  后来他又“以进为退”的出奇招,用一个月为期限,想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要求吓退她,逼她当场拒绝。

  但她当然不会如他所愿,有好戏可看,她干嘛舍弃机会?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她还用得到“赫墨言论及婚嫁的女友”这个身分。

  其实,她对这位赫先生也没兴趣,同样是被半逼着来相亲的,她大可拒绝后一拍两散,终结这场闹剧。可她想,一旦她拒绝,老爸一定很快的又替她物色对象,除非雪蔷找到了金龟婿,得以替扬鼎补资金缺口,她的相亲警报才能解除。

  她向来与父亲不亲,应该说,对于他明明不爱母亲却又想利用外公家资源、婚后更没善待母亲一事,她一直无法谅解,所以即使她凝于外公的情面无法拒绝和人相亲,也不希望自己被父亲当成一颗棋子。

  赫墨言是个在商言商的聪明人,扬鼎是个大坑,有没有挹注资金的必要他绝对会仔细考量,不会因为即将成为姻亲就顾及情面不拒绝,这也是当初父亲手中的名单上,他第一个被删除的主因。

  一开始,她对他说实话相当不以为然,他工作上的专制独断让她不满,相亲当天又看见他脖子上布着几枚近似吻痕的红痕……这样不断被扣负分的男人,她怎会看得上?

  虽然谈一场愉快的恋爱、因为爱对方想和他共组家庭这样的事,不是她人生中的必要,可是她也不可能找个全然不对盘的人,来让自己的生活变得乌烟瘴气。

  总而言之,赫墨言是她相处个一年半载也发展不出什么情感的男人,而她又暂时需要一面稳固的挡箭牌,三不五时无聊的话,还可以旁观他使计想脱离当她“论及婚嫁男友”的计划,或画画他那双妩媚动人的眼当娱乐……

  所以喽,赫先生意外的符合她目前的需求。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