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拜托、拜托,一次,就这一次就好,当我欠你一次人情。”

  “开什么玩笑?”赫墨言紧锁浓眉。他没事干嘛当雕像供人作画?

  眼见他就要拂袖而去,简讯再度出现—

  人家都拜托你了,配合她,要摆什么奇怪的姿势都摆给她,下一次讨人情,直接要她嫁给你。(你们的谈话内容我都听得到!)

  赫墨言再度傻眼。这臭老头!是在哪里安了窃听器吗?

  他深吸了口气,压低的声音带了些咬牙的语气,“有型的眼到处是,你看过什么‘无型的眼’吗?”

  “可是你的眼睛真的很特别。”

  “我……”简讯震动又来了,赫墨言不必看都知道八成是威胁的话语,咬了咬牙,他说:“请问,我要配合摆出什么奇怪的姿势吗?”

  梁冬薇一愣,讶异他态度的转变。“可以吗?那你侧过身去,脸转个三十度,然后视线往下压,用不可一世的眼神看向我。”

  “你确定这种眼神看起来不会很欠扁?”

  “是很欠扁啊,但很适合你。”

  也就是他看起来很、欠、扁这个女人好像一点都不怕他呴……

  仔细观察一番后,梁冬薇就开始动笔,大饭店的咖啡座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对赫墨言投以好奇的眼光,当他是奇怪景观,害他有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催感。

  “咳,久仰赫墨言先生的大名……”一面画,她决定还是出声才不会太尴尬。

  “你是指我是上流社会‘毒瘤’的这个名声吗?”他早麻木了,要引起他的自惭形秽门都没有。明明是健康的正常细胞,却被一些不正常的人说他是毒瘤,啧啧啧,误会可大了。不过光凭这第一句话,他就可以断定她是梁棋英的女儿没错。

  “是不是毒瘤,得要多找几个人诊断过,我说的‘久仰大名’是指你的相亲纪录。”

  喔?这女的很有趣啊。“我很恶名昭彰吗?”

  梁冬薇画了一会儿后说:“有兴趣听吗?”她暂时停笔,想了想而后答,“粗鲁不文、态度恶劣,根本不知道‘斯文’是何物,‘女士优先’对你来说,就像外星语;长得像男版‘卡门’,人家是横的卡门,你是直的卡门……听说你还混过道上,身上的刀伤、枪伤族繁不及备载,多达几十处。”

  有那么多伤喔?对方拿的是无影枪、无影剑吗?还有,几十处刀枪伤都还杀不死,到底是他太厉害,还是对方太肉脚?

  赫墨言似笑非笑的说:“我这么赫赫有名,你还敢来?”

  不急着彰显胆势,梁冬薇说:“还有更有趣的传闻。听说你看女人的品味异于常人,槟榔西施女友有一卡车,酒国名花情妇少说有四、五人,和多位美艳女星也有牵扯,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一样。”

  这点赫墨言扬眉没否认,喜欢他的确实都是这些女人。“那又怎样?”才这样说,他的手机又有简讯传进来—

  梁冬薇接起手机,等着对方开口。

  “那个……”低沉的嗓音犹豫再三,和平日的快言快语有很大的出入。

  “你想约我吃个饭吗?”她扶了下工作时常戴的大黑框眼镜,没发觉自己脸上有着许久未见的顽皮笑意。

  “不是、不是,你……”

  “嗯?”

  深呼吸一口气,赫墨言再也受不了这样娘们似的自己,一鼓作气的说:“梁小姐,我觉得你怎么看都不像是会答应来和我相亲,而且还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的女人,是不是你们家给了你什么压力?或者我家老爸对你施了什么压力?没关系,你老实告诉我,我来处理。”他的头很痛啊~最近为了相亲成功这码事,他真的吃不下、睡不着。

  为什么一切和他想像的都不一样?之前他相亲屡战屡败、屡败又屡战的丰富经历,在这回的相亲中怎么压根没半点“参考价值”?

  他相亲成功了冒着被打枪或是打人枪的想法来相亲,他却有了个相亲来的、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女朋友

  厚!这比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更惊悚。

  最恐怖的是,他本来要吓女方的话全都给老爸听了去,成了最佳证人,每天盯进度似的问他小俩口进展。

  “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这人可是你们那什么上流圈的毒瘤喔。”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就是我们一点都不配!”这女人不会是玩真的吧?老实说,他对她这种千金小姐最没辙了,两人站在一起,他活似被请来保护她的保镖。

  “没关系,才子佳人、郎才女貌这些世俗评价本来就不是我看重的。更何况,对于任何事情我一向有自己的评断,你是不是毒瘤,也该是我说了算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