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瀚海的人马有人不小心笑了出来,德利的主管没人敢笑,脑海中却不约而同出现了铁铮铮的赫墨言身上穿了件蕾丝内裤的合成图,主管群几乎全憋红一张脸,一时间咳声四起。

  会议又进行了近半个小时,瀚海的人员先退出会议室,等一下他们还要和“玫瑰园”建案的人员开一个小会。

  德利建设的每个楼层都设有一个提供员工、访客歇脚的咖啡座,落地窗、舒适的座椅和自助式的咖啡机一应俱全。

  “真羡慕德利的员工,环境好、福利好,光是这免费的咖啡座就让人觉得幸福满满。地下室的员工餐厅菜色也好好,每顿饭票十块,一年以上的员工还免费。”瀚海的助理设计黄小丽羡慕的表示。

  另一名设计师Maya不以为然的说:“才怪!要是我,才不要在这里工作咧!老板长得像黑道,脾气又那么恐怖,方才多亏是Leo与他应对,要是我,大概结巴的被骂哭了。厚,那个人超恐怖的。”

  “可是我觉得他长得很有型欸。”

  “有型?”Maya赶快用手在黄小丽眼前挥了挥,“你看得到我吗?黄小丽,你是眼盲了噢?那款的叫有型?除了体型异于常人的高大,他连穿着都异于常人,厚!那身‘寿衣’不是躺进去棺材的人才要穿的吗?”

  “小姐,一堆好野人都喜欢那种中国风好吗?”

  “那是老或死好野人,年轻的不会这样穿。”

  “我就看过。”

  “黄小丽,你今天是和我杠上就是了?”

  “反正我就是觉得他又高又酷的,超想看他摘下墨镜的样子。”人一高穿什么都好看,她觉得不错看呀。

  “小丽,别发花痴了,你当戴墨镜的男人都像偶像剧的那些贵公子喔—戴着墨镜是型男,摘下墨镜是花美男?现实生活中的墨镜族,无非不是想掩饰自己的缺陷啦。”

  “缺陷?”

  “墨镜下搞不好藏着一双眯眯眼或是三角眼,也许还是‘目光如豆’的两点族呢。”

  “真的吗?”

  “没错。Leo,你说啊,看我说得中不中肯?Leo?唉,又来了。”得不到回应,Maya似乎也习惯了。

  Leo随身会携带一支铅笔和素描簿,一有空就画,她不爱画景物,常常是锁定一个物品为对象,如咖啡杯、一朵花或一张桌子,然后就着该物的各种角度画,现在八成专心素描,没听到她们在说什么吧?

  正当两人都放弃Leo会加入她们的话题时,手上仍进行着咖啡杯构图细部修整的人突然开口了。

  “那一位墨镜下的眼睛长得怎样我不知道,但是,他是上流社交圈赫赫有名的人物。”

  黄小丽开心的问:“他在上流社会很有名吗?是不是那个圈圈里的F4?”

  “拜托,有名气分很多种好吗?丑到出名、坏到出名、花到人神共愤、垃圾到让人想吐口水……这些都是出名。”

  黄小丽横了Maya一眼。“Leo,你快说是哪种出名?”

  “这个嘛……毒瘤,他是上流社会里的毒瘤。”

  “毒、毒、毒、毒……”黄小丽瞠目结舌得说不出话。

  “毒瘤。”后头接着的却是Maya的狂笑声。

  较之这两人南辕北辙的反应,Leo却在心中叹息。

  她是有苦说不出,在公事上不对盘,没想到私事上和那人还得有交集……

  真是的。

  宾士S600平稳的行驶在东区宽广的道路上,司机不断的由后照视窥视后头高大的老板。

  赫墨言皮肤黝黑,五官称得上端正俊美,可惜脸上的“非善类气质”很难让人把他和贵公子、出身良好做连结,否则光凭身材高大和眉宇轩昂,一般人是绝对不会把他归类成混混或地痞流氓的。

  大哥……没错,赫墨言给人的第一个印象,活脱脱就是电影里那种走出来很有气魄的黑道大哥,一身中国风服饰使他显得更深沉难捉摸,而今天他才上车,就把外衣上的两颗扣子打开。

  贴心的司机把冷气一再调大,到了第四回,他忍不住地问:“老板,还是很热吗?”他知道老板非常怕热,但有怕到他都感觉“畏寒”了,老板还觉得热吗?

  赫墨言继续打开里头的绵麻衬衣。“不是热,是痒,痒到我不只想扒光衣服,连皮都想一并剥下!”痒啊~痒到受不了。

  “你又吃到……”

  “不要讲那两个字!”会更痒。

  “不是在开会,怎么还会吃到那东西?”真的欸,过敏得好明显。

  “这种热得要死的天气,出现的甜品怎么可以少得了它?”

  “不要吃就得了。”

  “没办法啦,它对我有致命吸引力,没看到还能说算了,都端到你面前了,不吃觉得对不起自己。”

  厚!老板脖子上的过敏很显眼耶……“要不要先去看医生?”

  “不用了。这样一来一返,时间上会来不及。”赫墨言看了眼腕上的表。“你待会在饭店外等我一下,不会太久。”

  “老板,你今天是去相亲吧?不会太久?”司机糊涂了。老板要他等一下,可是老板的爸爸却要他把车开走,现在他要听谁的?

  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真的很宝。

  “你看过哪一回我相亲超过半个小时的?相亲这码子事不就是彼此碍于无法出口的难处得见上一面、互打一枪,然后就可以俐落乾净圆满落幕的事?”

  他—赫墨言,素有上流社会“毒瘤”之称,是上流人士口中粗俗无文的暴发户,别人在后头怎么说他的,他又不是没耳朵!

  但话又说回来,他是父母不详的孤儿一枚,平民出身的他国中就到工地打杂,天生高头大马,国小就有一百七的身高,在男同学还没开始抽高时,他就开始长,别人开始长了,他当然也在长,别人停止长了,他还在长……别问他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总之,拜高头大马之赐,他在建筑工地打工还算顺利,加上自身勤劳,工头在薪资上也没亏待他。高中毕业后,他就到建筑工地工作,一路由工人、工头、工地主任往上升,之后还上夜校补学历,自学考上建筑师,受到现任老板的赏识成为左右手,甚至接班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