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年后——

  德利建设五楼的第一会议室,主管们鱼贯的进入,大伙儿有志一同,很有技巧的觑向主位的位置,看到顶头上司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千年不变的中国式丝绸材质外套以及鼻梁上的墨镜,又很有默契的一起将脸低下。

  墨镜……唉,只要看到头儿脸上的墨镜,就像预告今天的会议将在枪林弹雨中度过一样,每个人的心情也会跟着紧绷,胆战心惊。

  头儿习惯戴墨镜,可在光线偏暗的会议室里,他心情好时也会摘下墨镜,显然地,今天他心情非常不好,非常非常的黑暗。

  也对,今天可是头儿在看到这次建案室内设计图后,第一次与室内设计公司开会,天晓得他对这一回的设计图有多么唾弃。

  德利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建设公司,公司内各部门各司其职,一般而言,头儿不会亲自参与和外头委任公司事务的会议,都是部门主管与会后再向他报告,可这回他却主动参与,因为设计公司的设计师是个难缠的狠角色,几经沟通不良又碍于合约无法退案,头儿只得亲自出马了。

  其实……实际的状况是公司内的主管们对室内设计没意见,人家设计师的设计颇有味道,只不过和之前德利的一贯风格有所不同,但话又说回来,这一回客户的诉求也和以往不同呀。

  头儿的眼光一向精准,可惜他并不客观,甚至有所偏好,不巧的是,这回设计的淑女风正是他所无法接受的。

  设计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头儿,公司主管又怕头儿,所以,综合诊断的结果,让设计师对上头儿也许是最好解决问题的方法。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他们将集体心悦诚服的服从活下来的那头虎……

  大夥都坐定后,设计公司的人员也入坐,气氛一下子冷凝了起来。

  对方为首的人员绑着马尾,一身中性穿着,开口道:“我是瀚海室内设计的代表,也是负责这次‘玫瑰园’案子的设计师Leo,对于玫瑰园的设计,我们虚心接受德利的建议,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坚持。我的话说完了。”语毕,Leo眼睛看向德利一字排开的大阵仗,等着对方发言。

  是听错吗?怎么好像隐约听到极压抑的抽气声?

  浑厚低沉的男子嗓音响起,在突然安静下来的会议室里更显宏亮威严。“你们的坚持是什么?”

  Leo说:“坚持自己的设计也是负责的行为。”

  坐在头儿两旁的德利主管正怀疑自己听到咬牙的声音,下一刻头儿的脾气果然爆了。

  “负责?你他妈的那设计是什么鬼!一个令人想吐的作品,让人吐到底就叫负责?”

  “……”

  “那些花俏设计像是女人的内裤缝了一堆蝴蝶结、加了一堆的蕾丝,看了直教人反胃,一点实际作用也没有。重来!那些设计图全部重来!”

  负责的设计师冷着脸不发一语。

  “你是怎么?哑巴了吗?我说了半天话你连个屁也不敢放!”

  深呼吸一口气,Leo说道:“我放了屁你的心情会变好、沟通会比较顺畅吗?如果不会,我干嘛丑化自己又吃力不讨好?再者,女人的内裤缝了一堆蝴蝶结、加了一堆蕾丝,那也是设计,你不懂得欣赏,不见得没人会喜欢。照赫总的说法,凡事只求实际作用不求美观,建设公司的建案也不必请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了,就泥沙和一和隔间隔一隔就好了。”

  两人对峙,情况有点失控,如果不是碍于逃亡会死无全屍,在场主管都很想逃啊!果然,观虎斗绝对要隔山,临场感太强,心脏会不够力。

  “你、你这娘娘腔!设计出来的图和你一样娘味十足!”

  “我本来就是女人。”

  “你—咦?”本来蓄足了火药量要再爆发,对方的话让赫墨言愣住,他看了一下旁边的主管,压低声音问道:“他是女人?”

  “是的。”

  “这设计师叫Leo?”方才他好像有听到“他”这么说。

  “是的,她叫Leo。”

  “这个设计师和之前‘绿岸禅风’的室内设计师是同一个?”那个室内设计师的风格他一直很欣赏,原本还想说要秘书为两人安排一个认识的机会。

  “是的。”

  “也就是这个Leo和那个Leo,是同一个Leo?”

  “……是的。”

  “他、他是女的”

  “头儿,她一直是女的。从前是、现在是,未来应该也不会改变。”Leo是女人的事给头儿的打击有这么大吗?一名德利主管心想。

  Leo这名字偏男性,她穿着打扮也偏中性,第一次见到她,他也以为是很娘的男人,没办法,这些搞设计的人还真有不少是玻璃圈的,然而只要再多看几次,就不会觉得Leo是男人了。

  通常给人中性感觉的女人都不会是美人,只能说有个性,可Leo……说实话,她很有可能是得天独厚的例外,而说“可能”,则是因为他也没见过她女性化的打扮。

  Leo的眉宇带着英气,那双美眸更是生得俊,五官中就数那对眉眼最吸睛,当她刻意打扮中性,又戴了副大黑框眼镜时,一般人真的会被她的“伪装”给唬了过去。但多看几次,就会注意到除了英气中性的眉眼,她的其他五官都细致柔媚,尤其是那张玫瑰色的樱桃小口,更是娇艳欲滴到引人犯罪……咳。

  “……”赫墨言第一次嚐到说不出话的感觉。

  他是个粗鲁汉子,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那套,可却也知道把女人当男人骂有多么不妥,光是用的字眼就不能随心所欲,不能随心所欲的骂,骂人就失去快 感。

  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Leo说:“赫总,这回建案是专为单身女性设计的小坪数套房,我放入了一些女性化的元素,自认不过于花俏,你若觉得不妥,我们可以再讨论,可是,我们真的还是希望能保留客户的主要诉求。”

  赫墨言仍皱着眉。

  “赫总也许对我的设计有意见,但你方才不也说了娘味十足吗?不管你喜不喜欢,我的设计都彰显出女性化的感觉,不是吗?”

  他正想着斯文一点的反驳词,可是……他奶奶的,他在会议上开骂,什么时候还得斟酌字眼了?

  “至少就你的‘内裤论’来说,我的设计绝对不会让赫总错认而买回家穿—当然,个人的特殊癖好,咱们今天就暂且不论了。”

  赫墨言一时语塞,第二次说不出话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