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女人,非诚勿试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夏天真的好热,热到让人受不了。

  暑假的第二天,梁棋英和二房母女一家三口便到美国度假,体弱的大老婆和年方七岁的小女儿,反而是在外公家度假。

  美其名是度假,有一住就几年的吗?明眼人都知道,所谓的度假其实是分居。

  梁棋英从不掩饰对大老婆的冷落,毕竟利益联姻没有感情做基础,他又碍于父母之命和公司当时的难关不得不娶这个正妻,只是这桩婚姻同时也是他向父母争取让外头子女得以认祖归宗的筹码。

  这个婚结了,梁家的难关过了,梁棋英外头生的孩子认祖归宗了,他便很理所当然的把大老婆踢到一边。所幸他碍于女方家族的势力和父母的压力,没胆让外头的女人正名,也不敢把人带回来,可他几乎长年住在为外头女人买下的别墅那里,放长假也是带着那一家子去外国旅行。

  小女孩年纪还小,却是很清楚明白的把这些属于大人世界里的爱恨情仇看在眼里,那些其实和她无关,可她却从里头学到好多教训。

  妈妈曾经告诉过她:爱情,谁先动心谁就输了,最大的赢家永远是那个不爱的人,不爱了最大。

  爱情是什么?动心是什么?这些她都不知道,不过,赛跑的时候不都是先跑先赢?吃东西的时候更是这样,就连选礼物不也如此?爸爸送的礼物她都是捡阿姨那边的姊姊选剩的,她心里晓得,真希望哪天礼物是由她先选。

  可是,为什么谁先动心谁就输?她不懂。

  不过她知道,妈妈是输家,也就是说,妈妈和爸爸,是妈妈对爸爸先动心喽?

  因为输了,妈妈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房间里,像是惩罚自己的失败似的,她多想陪妈妈,想要妈妈抱抱她。

  妈妈的怀抱好香好温暖,有时候会亲昵的抱着她、亲亲她,说她是妈妈的小公主。可是大部分的时间,妈妈看着她,看着看着就哭了,总说为什么她要长得这么像妈妈?如果她多像爸爸一点,他就会对她们多点关注。

  妈妈后来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外公把她们母女接回来同住,这也就是为什么她住在外公家的原因。

  大人的世界烦闷,小女孩只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变成大人后,她一定不让自己过得这么不快乐。

  外公虽然疼她,却是个很严肃的人,用的佣人也很严肃,唯一不严肃的是她的“输家妈妈”,可是妈妈宁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不愿意陪她玩,所以她只好自己打发时间。

  她爱画图,喜欢观察东西,例如一张桌子,当它正面看是这样、侧面看这样,踩在椅子上由上俯看时又不一样。她甚至会躺在桌子下由下往上看,看到的样子又不同,很有趣、很好玩。

  而且她不但看,还会动手画。

  外公家大房子旁边的大空地在建房子,外型已经慢慢显现出来了,她会偷偷的在工人上工前或下工后跑到工地玩。

  她喜欢站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想像,这里要布置什么、那头要放什么……想像不用花钱,却可以得到很大的开心。

  这一天,她又起了个大早,然后跑到隔壁的工地玩,她前些日子打量过房子的外观,想了一下就坐在一叠高物上用铅笔画下来,接着再把之前想到做隔间的方式也画出来……

  她上过画画课,本来和同龄的小朋友一起画,后来老师说她是天才,外公就把她丢到他的朋友那里学画,还高兴的请人订制了只属于她的铅笔给她当生日礼物。

  她手上的绘图纸很快出现了房子的简单透视图,画得正起兴,忽然有道大黑影盖住了她要的光线,而且有个大嗓门喝道—

  “小鬼,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女孩整个人几乎跳起来,急忙回头看,这一看又是另一个惊吓—是一个黑抹抹的大个儿!他头发是黑的,脸也黑抹抹的,脖子是黑的,连奶奶都是黑的……等等、等等……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看到他的两点?

  小女孩惊吓过度的直盯着大个儿胸前高高贲起的两点看……

  “喂!”看什么看?

  “啊~啊~色、色色狼!”小女孩吓得手上的笔和绘图纸全掉了,脸色铁青。“你你你没有穿衣服,奶、奶奶还那么大!”

  大黑个儿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拜托,他从四点多就来帮工头处理一些较粗重的工作到现在,拜托,热得要死,打个赤膊有什么关系?“什么叫奶奶大?我又不是女人,这叫胸肌!”不是很多女人都觉得汗流浃背的猛男很性感?果然是小女生,不懂得欣赏。“你来这里做什么?偷东西呴?”

  这次的工程建的全是高级别墅,用材都是一流高档的,无论钢筋石材或是进口地砖,全都是小偷眼里的好货,可以卖到好价钱。

  前几天工地才丢了些东西,主任气得跳脚,扬言非要抓到小偷不可。

  “我才没有!”

  “地上的地砖少了一堆,你把它偷渡到哪里了?”

  “才不是!”

  “要不天刚亮,不是来偷东西,你来这里做什么?”

  “那你也是来偷东西的吗?天刚亮,你还不是在这里?”

  小小年纪倒是伶牙俐齿。“我是这里的工人,我来工作。”

  “我、我也是来工作。”

  “果然是小偷。”他撇了下嘴。小女孩长得清秀,像是出身极好,可是七早八早出现在这里真的很可疑。“你家在哪里?我要联络你的家人。”见她身形微动,果然是作贼心虚的想逃走,大个儿早一步要抓住她,但手才触及她的手,她洁白锐利的牙就往他手臂上狠咬。

  他吃痛得手一松,小女孩就身手敏捷的往前跑了好几步,顺手扒起地上一把沙往他脸上招呼,当他回身一躲,她正好得以拉开彼此的距离。

  看不出来,这状似乖巧的小丫头很有当混混的素质。

  大黑个儿接着拿了根木棒要吓唬她,小女孩拼命跑,眼见逃不过就往高处爬,结果怎知那“高处”竟是空的,只是用帆布盖住的器材,帆布一掀,真正的小偷居然现身了!

  小偷眼见逃不掉,恶向胆边生的抓住了小女孩。“喂,你别过来!”

  大黑个儿眼一眯,“放了那个小孩。”

  “那你也放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我把东西带走。”

  大黑个儿注意到外头停了部车子。“偷东西是犯法的,那小孩也是无辜的。”

  小偷的三角眼鬼祟地打转,更加扯紧小女孩的衣领,令她快不能呼吸似的拼命挣扎。“放下你手上的棒子,退到房子的二楼。快点!”

  忽然,车上接应的人急急忙忙的说:“大哥,有人来了!”

  小偷头子分神了三秒,大黑个儿紧抓住机会便用木棒往他头上猛地一击,被击中的小偷头子昏了过去,大黑个儿连忙把小女孩扯过来护在怀里,“别看,你赶快回家。”

  “他、他会死吗?”女孩吓得连说话都在抖。

  “死不了,你快回去。”他控制了力道,且那人看起来皮粗肉厚的,死不了。

  小女孩乖乖的不敢回头,跑到一定的距离后才转头说:“谢谢你,黑肉叔。”

  大黑个儿闻言脸部抽搐,差点没扑倒在地。“快回家—”

  “喔。黑肉叔,谢谢。”

  这小女生是怎样非得对恩人这样一再的言语侮辱吗?黑肉叔?听起来像哪里的名产!他是黑了点……好吧,可能因为身材高大,看起来比较“臭老”,可有到“叔”字辈的程度吗?

  他他他才十七欸!是真的青春少年兄,他以为十来岁顶多被叫“大哥哥”呢。

  约莫一个小时后,经过一番折腾,送医的送医、送警局的送警局,大黑个儿再回到方才和小女孩拉扯的地方,地上的纸笔像是她忘了捡走的。

  他拾起一看,浓黑而霸气的眉一扬。

  这丫头,很不简单呐!

  地上还遗落下一支铅笔,白色的笔身有着烫金边的蔷薇图案,那朵小蔷薇很可爱,让他想到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是美人胚子,假以时日长大后,会比盛放的蔷薇更美吧?只不过,这朵小蔷薇年纪小小,眼力却不好—

  黑肉叔?有够○○××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