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夏云白,我们离婚了,早就没关系了!在这种情况下重逢,你还处处刁难我,让我们连朋友都当不成!”

  “在离婚前我们结过婚。”

  “你在说废话,有人没有结婚需要离婚的吗?”

  “会结婚是因为你爱我。”

  池馨莲被他的话刺中伤处,当初为这男人伤痛、挣扎的心情一古脑儿回来了,她咬牙切齿,口气粗暴的吼,“就因为一直是我爱你,我才受不了!”

  “所以你就有了小男人?”车子速度缓了下来,最后停在路边。

  “你这是什么话!有了小男人难道是我的错?你要负一半以上的责任!更何况我可是离婚后才……才……反正,那家伙不会让我难过。”

  “等到你人老珠黄就被甩了。”

  厚!还诅咒她,夏云白真的不一样了!

  “那也好过我还年轻貌美就被当空气!”不只他嘴巴变坏,她积了数年的怨气也威力十足。

  池馨莲接著凉凉的说:“你说的我可一点也不担心,我呢,在我的小男人心中是古董,随著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只会变得更值钱、更珍贵!”

  “对男人而言,世上只有一种女人可能是古董,就是他老妈。”

  “我就是……咳……我就是不同!”真是的,害她差一点说溜了嘴。

  这个她的小男人可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的得意之作,到目前为止她把他藏得很好,连职场上的同事都不知道,因为她担心夏云白,也担心他那群天鹅家人发现。

  像他们那种豪门大户,怎么会允许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跟著“下层阶层”的妈妈生活降低身份,所以一旦他们知道了,一定会把她的小男人带走。

  她……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你这么相信他?”

  “当然。”

  听见她这么笃定的回答,夏云白心里不太舒坦。“你爱他?”

  池馨莲一想起长相漂亮得像小王子的儿子……咳,好吧,除了那双水蓝色的碧眼和金发外,儿子根本和他爹是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过最最重要的是儿子很会撒娇,和他那全身钢铁制造的老爸是全然不同!

  “当然。”怎能不爱?她儿子欸!

  “比当年你爱我还爱?”

  “你……”她看著夏云白,而夏云白也看著她在等答案。

  都已经离婚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他还要这样问?是想证明他在她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吗?

  空气里弥漫著一触即发的诡异气氛,池馨莲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下来电显示,她选择了下车讲电话。

  电话的一端传来儿子可爱的甜软声音。“妈咪~好想你喔~”

  刚才被夏云白气得发白的脸,像是突然拂过了春风,表情一下子柔和了起来。

  “我也是啊!香一个,啾~”听到身后传来甩上车门的声音,池馨莲小声的要儿子把手机拿给好友。待好友的声音传来,她才说:“若水,发生了一些事,今晚我可能要失约了,明天我尽量过去……没事,只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家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嗯,好,我知道了。”纪若水是池馨莲在洛桑管理学院时的室友,两人情同姊妹。

  前阵子纪若水被父母下最后通牒不得不回台,而池馨莲考虑到儿子该好好受几年正统的中文教育,因此也打算一道回去。

  “若水,对你真不好意思。”

  “怎么会,小王子可也是喊我一声水妈妈呢!”纪若水一低头,看见坐在腿上的小王子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像是自己巴著他心爱的东西不放似的。“等一下,小王子还有话要跟你说。”接著把手机凑到他耳边。

  “妈咪,小王子爱你噢!啾~”

  听见爱儿子的声音,池馨莲热情的回应,“我也爱你,啾~”还没和儿子道再见,她手上的手机一把被夏云白抽走。“喂,你干什么?”

  下一刻,她的手机已飞往身后的大树干,然后——坠机!

  池馨莲被他突来的举动吓得当了一秒的木鸡,当她重拾心魂快速奔过去想抢救时,只来得及捡起雪地上的手机残骸。

  “SIM卡呢?”完了,卡夹里的小卡可能弹出去了!她慌乱的在雪地里找著……

  夏云白来到她身后,一脚踩住了那还没被她发现的小卡片。“坏了就算了。”

  池馨莲气得头昏,大口大口的喘著气。“你这男人疯了是不是!”

  “我再买一支新的给你。”他一点也不愧疚,反而很高兴那手机显然是修复不了了。

  “你这可恶的暴发户,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得到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