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三十四


  倪可风还是背向她,不过隐约可见她由口袋里掏出手帕。“迟钝的家伙。”

  这几天……不,不知道是从近期的哪一天起,各部门的主管,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轻易接近董事长室。

  奇怪了,公司业绩长红,投资也顺利,在各方面出锤状况等于零的情况下,为什么董事长还是臭脸,而且像是随时准备要发飙的样子?

  既然公事上没问题,那就是私事有状况喽?

  “嘿咩、嘿咩!一定是相亲多次还没被相中,所以不爽啦!”茶水间一向是女人喜欢聊八卦的好地方。

  “像这样的顶极帅哥会没被相中喔?”

  “这年头外表不能当饭吃啦!”

  “可他很有钱,绝对可以用来买饭吃到饱。”

  众女一回头,果然又是邱副理的天兵秘书刘明传。

  “厚,相亲是要找未来的老公欸!你也不希望嫁给一个供吃供喝却给你照三餐打,消夜也不会放过的男人吧?”

  “可是我没看过董事长打人。”

  “他没出乎,一群主管就都得内伤了。”

  “这招叫隔山打牛吗?”

  “……”众女一阵沉默。和这女人说话真的很累,永远捉不到重点,而且扭曲得厉害。

  一群女人做鸟兽散后,刘明传端著一杯热咖啡走出茶水间,准备回自己办公室时,有人叫住了她。

  “你好,请问……”

  一回头,是个长相清秀甜美的女生,是公司的新职员吗?“有什么事?”

  “董事长室在哪里?”池馨莲是和一群员工混进来的,没有透过柜台指引,所以迷了路。

  她事先打过电话找夏云白,可他不是不接就是关机,不得已之下,她只好直捣黄龙。

  “你要找董事长吗?”刘明传偏头看她。

  “嗯。”

  “公事还是私事?”

  池馨莲一怔,觉得这员工很有趣。“私事。”

  “你和董事长是朋友?”

  “算是吧!”前妻二字太敏感,她不想引起太多注目。

  “如果不急的话,你要不要隔一段时间再来?现在董事长有点恐怖,像是头暴走中的狮子,每个主管都不太敢靠近那里呢!”她好心的给予建议。

  “啊,是吗?”

  “你不怕?”

  “习惯了。”

  “你真是勇敢!”刘明传说:“我带你过去好了。”好人就当到底吧。

  搭电梯上了楼,在长长的通廊的某间门板上写了“董事长室”四个字,两人一步步靠近,不久就听到从里头传出恐怖的咆哮声——

  “这是什么东西,你不要命了吗?”

  刘明传缩了缩脖子。“你、你确定还要进去吗?要不要改天?我要先走了!”说著她脚底抹油的先开溜了。

  池馨莲站在门口等夏云白发完飙,等里面那个“不要命”的出来再进去。不然要她站在里头看夏云白修理人,实在有些尴尬!

  里头接著又传来另一句咆哮。“你为什么要收下?这是你的赡养费吗?!”

  赡养费?池馨莲心口一跳。她汇还给夏云白的赡养费今天入帐了吗?

  心里一急,她连敲门都没有就推门而入了,正巧这个时候,夏云白扫落一只瓷怀,那声砰啷的巨响令众人都怔了一下。

  这对前夫妻隔著约莫十步的距离对望。

  而秘书则是慢半拍的询问池馨莲,“这位小姐,您是……”

  “来拿回我的赡养费的女人。”池馨莲的心跳得好快,她看得出来夏云自在盛怒中。她对著一旁的两位闲杂人等一笑。“不好意思,我有些话想和贵公司的‘暴君’先生谈谈。”

  两人互看一眼,又怯怯的看了老板一眼,见他似乎没有反对,才偷偷的吁了口气,加快脚步离去。

  “我以为我们没有什么好说了。”待部属离开后,夏云白瞟了她一眼。

  “我来要回我的赡养费。”

  他咬著牙冷笑。“有本事还钱给我,又何必来要回?”

  “发生了乌龙事件,我汇太多还你。”强迫自己无惧的对上他像要将她烧成灰似的眸,池馨莲若无其事的找了个位子坐下来,“我后来算了算,全还你的话,我可亏大了。”

  他额上的青筋在跳动。“你不是很有骨气,何必在乎亏不亏的问题?大话谁都会说,可得先衡量一下自我的能力。”

  “先别这么凶,我又没说不还你,只是还得比较少而已。”

  她居然敢找到公司来讨钱,他倒要见识一下,这几年她的胆子练大了多少?夏云白大步的走到她面前,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

  “更何况……我们曾是夫妻,你有义务照顾我的生活。”

  “你的生活有其他人照顾,不缺我这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