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三十一


  听见这句话,她觉得自己像在寒夜里被人泼了一桶冰水,好冷,冷到身体像是要结冰了,冷到身子不受控的发抖。

  她也是他用钱解决的……是啊,离婚的时候,他给了好大一笔赡养费呢!

  池馨莲木然的看著他,随即垂下眼睑一笑。“是啊,我怎么会忘了这个。”她站了起来。

  夏云白看她眸子里的怒焰和泪水,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却倔强的无法开口道歉。

  深呼吸冷静下来,池馨莲语气有些僵硬说:“你今天的相亲被我搞砸了,我非常的抱歉,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发生了。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少爷,真的要找个一样有钱的大小姐,别再找个像我一样的蓬门孤女了,免得娶了个老婆,人家当你家又著了小偷!”说著她头也不回的朝著门口走去。

  夏云白想伸手拉住她,可抬高的手只是悬在半空中,终究无力的放下。

  他和她……真的就此结束了吧?

  第十章

  “咦?若水,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啦?”

  倪可风在温室花房里享受著下午茶,当佣人说纪若水来访时她还有些讶异,因为年轻人是不会单独来看这她老太婆的,要来也该是和她母亲一道来。

  “春风。”纪若水笑吟吟的回道。

  “丫头,现在是冬天,距春天还有一段时日哩!”这时她发现由纪若水身后探出一张漂亮得像天使的脸。“啊,这小家伙也来啦!”

  一看到小王子她就眉开眼笑,这金发碧眼的小家伙就是深得她的缘,因为他像极了云白小时候,不,该说他和云白的外祖父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他的外祖父是个金发碧眼的英国绅士。

  这叫小王子的小男孩,是上一次自己和若水的妈到她开的咖啡店找她兴师问罪时看见的,当时小王子一句“水妈妈”还叫得好友血压一度飙高,以为女儿啥时候和哪个老外生了一个小老外,而她居然不知道。

  后来才明白是误会一场,这小男孩是若水一个好朋友的孩子。

  倪可风看见小王子,忙叫佣人去准备饼干和蛋糕,还要了一杯热可可。

  抱起小王子看了又看,她忍不住偷香了一下,连他那白胖胖的小手,她都爱不释手。“呵呵呵,这手胖嘟嘟的,活似秋收的莲藕,好想咬一口。”

  她心情大好,一向锐利的气焰都消散得连白烟也看不见了。

  “瞧这小王子比电视上的小童星都漂亮!若水啊,你那个好朋友想必是个很优秀的人吧?我听你妈咪说,她是你在洛桑管理学院时的手帕交,是不?”

  “嗯,不过是不同系的。”

  “若水……你今天来找我一定有事情吧?”

  纪若水赞许的一笑。“好像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夏伯母呢!”

  “但愿你来找我的事,和我、心里想的是一样的。”她叹了口气。

  “伯母对我今天来有什么期待吗?”

  佣人把热可可和蛋糕端了过来,倪可风要喂小王子吃起士蛋糕,可他却说——

  “谢谢,但妈妈说过要先洗手才可以吃东西。”

  “去吧。”她要佣人带小王子去洗手,目送一大一小的背影离去,直到没入转角看不见,她才抬起头来正视纪若水。“小王子……是不是云白的儿子?”

  她果然早就怀疑了。“伯母怎么会这么以为?”

  “记得我第一次看到小王子就对他特别有好感,而且承诺还会去看他吗?”她的心里有点激动,因为若水没有否认,那答案几乎是呼之欲出了。“有一天我去逛百货公司看到一件好可爱的童装,觉得穿在小王子身上一定很适合,于是我买下后就叫司机把车子开往到的咖啡店。”

  “在停车的时候,我看到池馨莲正要走进咖啡店,而小王子开心的由里头奔出来,直嚷著‘妈妈抱抱’。”如果没记错,池馨莲离婚后就出国念书了,她念的正巧也是瑞士的洛桑管理学院。

  “原来你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她倒是好奇,依夏伯母的性子,看到了这一幕后,接著不是该请征信社调查,然后来个监护权抢夺战吗?

  可截至目前为止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这究竟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抑或是……

  “看到那一幕,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就这样掉下来了。我曾经那么讨厌那丫头,那么巴不得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可是……当我看到那一幕,我忽然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行为感到抱歉。”

  云白之前说的话已经松动了她一些想法,只是她死鸭子嘴硬的拉不下脸。

  如同儿子问她的,池馨莲除了出身不理想外,她真的没什么可以挑剔的。

  自己待她不好,也不曾见她顶嘴或不悦,她甚至没有向儿子告过什么状……这样子的熄妇,说真的已经不多见了。

  还记得有一次自己洋洋得意的告诉丈夫,自己又对池馨莲做了什么事时,一开始也和她一样站在同一阵线上的丈夫,在长长的一叹息后,只说了一句话——那孩子没什么不好,别再鸡蛋里挑骨头了。

  她也知道自己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甚至曾经因为儿子为池馨莲所做的决定而愤怒得近乎发狂,可她却忘了,逼儿子做这样决定的又何尝不是自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