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二十七


  那看起来不是一次完成的刻痕,阿婆也说他来了很多次,是不是每一次,他都会顺著原来的字迹再刻一次?

  我把名字刻在上头,宣示它是有我罩著,要它别怕!我每年都会顺著原来的笔划再刻一次,还肉麻兮兮的告诉它,我爱它,每刻一次就等于说了一次我爱你……

  我曾经……真的很爱你。

  池馨莲抚著那桂树的刻痕,忽然感觉到一阵浓得化不开的心酸。

  为什么自己总是那么迟钝、那么笨?她……她也还是深爱著他啊!

  为什么他们总是在错过彼此?无论以前,还是现在,那未来呢?

  不,未来她不想错过他!

  这份感情她不要结束,不要结束!

  第九章

  洗碗槽里传来轻轻的玻璃杯相互碰撞的声音,纪若水将洗干净的杯子一个个放到杯架上,顺便拧干抹布把洗碗槽边的水渍擦干。

  身后的池馨莲几乎每分钟就叹一次气,连在苹果上画笑脸也不能替她抒压了。

  “我真的好笨。”

  “不用自责,这不是早已经众所皆知的事了吗?”纪若水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来到池馨莲对面的位子坐了下来,桌上有六、七颗苹果滚来滚去,每颗都有一张笑脸。

  这个有强迫症的女人,打从前几天回来就这样。

  看来知道她前夫曾爱过她的事,对她造成的冲击还真不小。

  也对啦,这情况就好像是看鸡汤上头浮一层油、不冒烟就以为它是凉的,一口喝下才知道温度破百,那种感觉绝对不会太开心,还会一再责怪自己的笨。

  “我是很认真的。”不满好友的吐槽,池馨莲噘起了唇。

  “你现在就算再认真的责怪自己笨、脑袋里装的不是人脑,是猪粪,或者直接承认自己是脑残又能改变什么?”

  她是知道自己笨,可有必要把她说成这样吗?“是无法改变,可是我……又不想和他就这样结束。”既然知道自己多年的苦恋不是一厢情愿,她说什么都不能放弃。

  “你当时是怎么和他结婚的?”

  她想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虽然很下愿意承认,可……也许就像是夏云白的妈说的,我是死缠烂打黏上他的吧?”

  一提到老妈的那位好友,纪若水长长一叹。有件事有点糟呢!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馨莲——

  她的前婆婆——倪可风,好像因为自己的关系而知道了小王子的存在!

  真是的,没事干啥跟夏云白说小王子是自己的儿子?一个要相亲的女人有个阿兜仔儿子,这种事不传出去才怪!

  结果她妈咪和夏伯母就来店里找她算帐了……

  算了,反正夏伯母到目前为止只是好像有点怀疑小王子的身份,还没证据让她演出什么可怕的戏码,而且这麻烦是她惹出来的,该由她自己来善后。

  这事先按下,还是先解决馨莲眼前的困扰吧!

  “既然你当年是这么缠上他的,那再故技重施不会?”

  “不好吧?”

  “怎么不好?我想夏云白也许是很吃这一套的,你不觉得像他那一型的酷哥冷少,通常都会栽在为爱往前冲的莽撞女手上,要不就是俯首称臣在少根筋、为爱打死不退的阿呆女的石榴裙下?”

  自己在心里对号入座,池馨莲的脸红了。“你可不可以简称那些女人为‘可敬的爱情至上勇气女’?”

  也知道不好意思喔?不错嘛,神经变得纤细了!“我说呢,每个男人喜欢的女人条件都不一样,也就是各花入各眼,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夏云白感觉上是那种不太容易动心的男人,也不是什么花花公子,这样的男人不轻易换‘口味’的,也就是说,你这棵萝卜他当年啃得下去,现在也不会讨厌吃。”

  “可是他……好像准备拒吃了。”

  “那是因为‘小男人’的关系吧?”纪若水直接点明重点。

  “不会吧?”

  啧!有够钝!“你不是也在意他有女朋友一事?你和他划清界线,除了怕他发现小王子之外,不就是因为这样?而且最狠的是,你还在他面前口口声声的说,你是如何如何的爱那个小男人。”

  “小王子是他儿子!”池馨莲不敢相信的惊呼。

  “他又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

  “那就让他知道。”

  池馨莲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她那样子,纪若水也知道她在不安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