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二十六


  池馨莲向他挥了挥手,转身要进屋子时,夏云白忽然叫住她。

  “馨莲!”

  她停下了步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下车,彼此距离了七、八步远的距离凝视著。

  “我曾经……”

  “嗯?”

  “真的很爱你。”

  池馨莲瞪大了眼,感觉呼吸像暂时停住了。

  夏云白仔仔细细的审视著她,像在做最后的巡礼,末了他满足的笑了,像是在心中为她留下最好的一幕。

  “不过,那已经过去了。”又看了她一下下,他才转身上车,很快的开车离开了。

  池馨莲一直回不了神,呆若木鸡的立在原处。

  他方才说了什么?

  他说……爱她?!

  他爱她?

  隔壁邻居的阿婆看到陌生的车子跑出来看看,正好看见刚才那一幕,她慢慢的走向池馨莲。“阿莲啊,就是他啦!刚才下车和你说话的那个年轻人。”

  “他怎么了?”她的心还在狂跳著,不敢相信夏云白刚才说的话,“阿婆,你见过他吗?”打从她父母死后,因为怕触景伤情,她就很少回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即使自己曾带夏云白回来过,可阿婆应该是没有见过他才对。

  “那个年轻人每年大概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走走,问他是谁,他只说是你的朋友。”

  “他?”

  “你确定是他?”

  “哎哟!别看我六十好几了,我的眼睛可利著,见过一次的人我都记得住,更何况我见过他少说也有三、四次了,还有啊,他是不是什么大企业家?我好像在电视上看过他哩!”

  “他来这里做什么?”

  “不知道,只是每一次都会跑到那棵桂树下不知道在干什么?”

  桂树?

  池馨莲慢慢的移动脚步走到那棵桂树下,绕著树走了一圈,然后惊讶的发现树皮上有一些刻痕,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上头刻著——

  B.T.

  那是夏云白英文名字——柏特的缩写!

  她忽然想起唯一一次带他回这里时,自己带他去看山后的一棵大樟树,然后很神气的告诉他,这棵树是她的最爱,而且是她的。

  “为什么是你的?”

  “因为这上面有刻我的名字。”池馨莲拉著他看她刻上的名字,字很小,却颇深。

  “这棵树原本生病快死了,它的主人不要它,请来挖土机要把它刨起来丢掉,是我吵著我爸请人把它移植到这里,还请来专人把它治好的!我把名字刻在上头,宣示它是有我罩著,要它别怕!我每年都会顺著原来的笔划再刻一次,还肉麻兮兮的告诉它,我爱它,每刻一次就等于说了一次我爱你。”

  “你很喜欢这些植物?”

  “是啊,尤其是这棵树,我最喜欢它了。啊,忘了介绍,它叫阿樟。”

  “树也有名字?”夏云白用奇怪的表情看著她。

  “当然有,我家前前后后的树都有名字的。”

  “那你家门前的那株桂花树呢?叫阿桂?”樟树叫阿樟,桂树就是叫阿桂喽?

  他特别注意那棵桂花树,一来是因为桂花少有姿态这么优美的;二来……它的花香淡雅馨甜,那种舒服暖甜的感觉很像她。

  “才不是!”池馨莲笑骂,“它叫馨桂啦!”

  “为什么叫馨桂?”

  “我爸爸说,那桂花的香气很像我,所以就叫它馨桂。”

  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吗?“馨桂是谁的树?”

  “静待有缘人。”

  池馨莲抚著那个B.T.的刻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