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失婚暴君 >
二十四


  “不是邻居啊?”她的心又往下沉了一些,但倏地像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大眼睁得像要爆开。“喔喔喔……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小绵羊被她没义气的抛弃,甚至来不及停好它,她拔腿就跑……

  有什么好可伯的?

  因为车上有个人!

  废话,如果车上没人,车还会走那更可怕好吗?

  不是啦!因为车上的那个人是……是……

  夏云白!

  我的妈呀,太可怕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星期假日他不是该和哪个客户约打高尔夫,要不也该上健身房运动,再要不也该关在他那间数十坪大的书房搞自闭……总之他要怎样都可以啦,没事干么出现在这里吓人呐?

  他一定也发现自己了,不行,她得甩开他!没问题的,她国中、高中都是学校的短跑健将,一定可以跑掉!

  她跑、没命的跑、用力的跑~可惜车子不断的接近、再接近,只差没辗过她,宣告结束这个愚蠢的游戏。

  池馨莲一面跑还一面往后看。啊是怎样?法拉利跑赢她这“11号公车”有这么得意吗?要是靠两条腿能跑赢法拉利她就红了,那辆车也可以退休养老——

  不对,她干么跟它硬拚啊,让法拉利养老又不是她的毕生职志!

  灵机一动,她往比人还高的牧草丛跑去。

  就不信法拉利能跟得上来,呵呵呵……她真是太聪明了!

  不过,她的得意在几秒后就宣告结束,因为法拉利是没法子追上来——

  可是法拉利上的男人可以。

  牧草一片片拂过池馨莲的脸、手臂、身体,这种感觉绝对称不上舒服,而且还奇痒无比,可为了能成功甩掉夏云白,她、拚、了!

  两条细长的腿快步奔跑在比人还高的草丛里,她活像女蓝波似的披头散发狂奔著,更可笑的是,她头上还戴了顶小王子坚持指定瓢虫造型的安全帽,从后头看去,活似后脑勺停了只超大只的瓢虫精。

  跑著跑著,她的速度越来越慢,和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停~”

  池馨莲大口大口的喘著气,起伏得厉害的胸口仿彿在下一刻就要炸开似的,她转身和不到十步距离的夏云白对峙。

  “你……你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不公平?”

  咽了口口水,她气喘吁吁的继续说:“这些牧……牧草都比我高,我要在……在牧草丛开出一条路很不容易耶,而你却只要跟在我后头捡现成的走就好了!”

  还有空抱怨?“没人要你这样开疆辟土。”

  “我不想坐以待毙!”

  “在我看来,你只是在做无谓的挣扎。”他逼近了一步,霸道的命令她,“过来。”

  才不要哩!而且他那是什么态度,当作在叫阿猫阿狗啊?

  池馨莲身子未转,但脚步悄悄往后挪,就在她准备要转身再跑的同时,脚下意外踩到了个窟窿,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倒。

  “啊啊……啊……噢!”

  夏云白以为她又想逃,跨出一步要逮住她,结果就是——两人惨不忍睹的跌在一块。

  被个大男人压在底下,她痛极的推著他。这男人当她是肉垫子啊?他看起来瘦瘦的,可还挺重的!

  “喂,起来,重死了!”

  他撑起身子,没把全部的重量加在她身上。“你干么跑?”

  “那你干么追?”

  “人家都摆明心虚的逃了,我总要逮住对方问个明白吧?现在很多社会案件被侦破的契机,不就是由于小偷看见警察就跑的心虚心态吗?”

  “我不是小偷。”

  “那就不必作贼心虚。”

  她努力的挣扎著,想和夏云白保持距离,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她可以清楚感觉到他的体温,和他身上淡雅的柠檬香气,薰得她的脑袋里活似被注入了汞,根本没法子思考!

  而最最尴尬的是,她今天穿的是裙子欸,他就置身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裙子下摆又撩高到大腿上,交叠的两人置身在一大片杂草之间——

  真是有“野合”的Feel~啊!

  呃,她、她这脑袋有问题的女人,没事干啥做这种不正经的联想?

  一定是上回在情趣旅馆的那一夜余毒未消,害她脑袋装满了一堆乱七八槽的东西,一想到那一夜的事,很多令人脸红心跳的感觉全都回来了……这男人的表现还是无庸置疑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